卫宗成,云南省临沧人,龙润茶技术总工程师。1978年开始参加工作至今,一直从事茶叶工作40年。在身边人的眼中,他就是专家。他也确确实实担得起这个名头——2018年8月26日,在“第十三届中国云南普洱茶国际博览交易会”上,龙润茶技术总工卫宗成荣获“普洱茶传承工艺大师”称号。“我最高兴的就是评到这个奖。”卫宗成说,这是每个做茶人一辈子的追求,亦是最高褒奖。

  大家对他都很服气,他除了有丰富的实操经验外,还时刻关注着当下最新的业内动向。“学无止境,活到老,学到老,我是一边做一边学”,他的话间时时伴着爽朗的笑声。他喜欢与人聊天,喜欢与人分享好喝的茶饮,于他,茶叶已不是工作内容,而是生活之不可或缺。

  卫宗成是云南制茶行业的名人,在CTC红碎茶生产方面经验十分丰富。

  凤庆龙润茶厂的CTC生产线,是云南省内最大的一条线。整个车间里仅茶叶萎凋区就有2000平方米,新鲜的叶片从车间入口进入,一个小时后就会变成成品。这条线一天可以生产40至50吨左右鲜叶,80%左右出口,全年可生产CTC红碎茶成品1000吨。

  生产出来的产品全部出口,机器却是进口的。卫宗成说,生产机器是从全球红茶大国印度引进的,2010年购入以后,由他牵头前后进行多项改良,仅用时一年就达到了最佳状态。“印度的茶叶品种比较单一,内含物质也比较单一,机器是按照这种特点研发的。云南茶叶品种多,发芽期、生长期都不一样,叶片大小不一,内含物质更加丰富,需要调和。”说起来简单易懂,但如何“调和”,卫宗成和团队可是费了相当功夫,“两条CTC生产线,安装、调试及产品的生产加工、销售,我都全力参与。”

  除此之外,龙润普洱茶357g饼形模具也是由卫宗成2014年负责带领团队研发,并于2015年由公司申报专利,用于大生产,每年为公司节约数十万成本,而且大大提高了产品质量。

  参加工作后不久,卫宗成曾在中日建交10周年的时候,代表云南前往日本交流制茶技艺。“去到那里大吃一惊,他们管理的相当好。日本人做茶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他们可以几代人只做一件事,一个很小的私人茶厂,年产值就相当于一个临沧茶厂的产值。当时云南只有几辆丰田车,他们一个小厂就可以买数十辆。”卫宗成说,当时的日本茶厂已经实现了流水线作业,捡茶梗全用机器。这段经历给了他莫大的影响,回国以后,他就开始参与引进茶树新品种,规划茶园发展,推广标准化种植。

  今年,卫宗成入行已整整40年了。高中毕业后,他即进入原临沧茶厂。“一个月工资30块零5毛,收入算高的。我每个月有7块左右就足够基本生活了,茶厂里另外还有六七块的伙食补贴,我每个月都能存30元。”一开始,卫宗成进入的是筛分车间,慢慢的,栽培、茶园管理、初制、精制、拼配、销售等等这些环节他都开始学习。

  多年的经验让卫宗成知道,相比精制,初制才是关键所在,“茶叶内在的好坏,在这个环节基本上就定型了。精制,只是改变茶叶的外形。”

  卫宗成说,“揉捻,就是‘搞破坏’的艺术。要让茶叶在揉捻时发酵,就通过手上的动作,使茶叶叶片细胞破碎,叶细胞破碎的越多,发酵的就越快。”揉捻的时间和力度,与茶叶的品质息息相关。“揉捻的轻重,影响茶叶的耐泡度、外形的匀整度、出汤的快慢”,这门“搞破坏”的艺术,他拿捏的十分到位。

  炒青和揉捻不分家,揉捻大师,必定同时也是炒青大师。只用手一摸。卫宗成就知道铁锅里的温度是多少,适不适合茶叶下锅,“白天看,锅底发白温度就差不多了,晚上,锅要红通通的才行。”当然,揉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团、拢、抖、搓、拉”,揉捻的手法,就像八卦一样,富于流动,精于变化,“要根据不同的原料不同的后期处理工艺进行调整,嫩茶要晾冷了揉,老茶要趁热揉。”炒茶的时候,火候是顶要紧的,卫宗成半开玩笑的说:“烧火的人,才是大师傅。”

  鲜嫩的茶叶放进锅里,高温灼烤之下,噼里啪啦作响,一股草香味当即散发出来,“青草味要散发掉,熟香味才会出来。”不过十分钟左右的功夫,站在锅台边的卫宗成已是满头的汗水。炒好的茶叶要一鼓作气揉捻好,他的双手在揉茶的竹匾里前后搅动,初入茶界的后辈们静立一旁仔细观摩。卫宗成的手掌翻覆之间,他掌控着的,是属于他的茶叶好坏的“乾坤”。

  (来源:云南龙润茶业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