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李忠庆而言,到了9月底,秋茶季就已临近尾声,他要开始为来年的工作做些准备了。关注当年茶界的报道,了解病虫害防治、生产技术、消费者喜好,了解不同地区不同省份的茶人对新工艺、新品种的研究等最新信息,是他的喜好,也是份内之事。“不管基地里的鲜叶是如何采摘,如何下树,最终都要进入消费群体,所以必定要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来制定鲜叶采摘计划。”整个冬季,就是茶园补充能量的最佳时期。耕锄、施肥、养护,治虫以及人员培训等,以使来年的春茶达到品质最佳,这一切都在李忠庆的掌控之中。

  闲暇时间,他也会去动一动,打打篮球、乒乓球,让自己出一身汗,好好的放松一把。做该做的事,尽职尽责,这就是李忠庆多年来的信条。“尽最大努力做好每一件事,不好高骛远。”李忠庆说,他做的事说出来无非就是一句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因此,他常常会主动提出一些建议,关乎产品的走向、人员的管理、体系的建设……

  作为龙润茶制茶大师的李忠庆,拥有30年从业经验,每年在龙润茶各个茶区巡视超过26000多公里。从茶园管理到茶叶初制、精制,他都在其中细细的钻研过。从一片茶叶的种植到采摘、从茶园的管理到认证,事无巨细,他都全力以赴。李忠庆已近50岁了,他的一天从茶叶开始,他开玩笑说:“每天第一口新鲜空气吸进来的时候,我就在喝茶了。”

  李忠庆是茶学专业毕业。1988年,他从临沧技工学院茶学专业毕业,是第一届茶学专业毕业生。那时候临沧主产是茶叶和糖,凤庆的茶尤其出名。“当时大家宁可进茶厂,也不当公务员,茶厂工人的工资是公务员的2倍以上。当时茶学专业只有城镇户口的才能读。”上学的时候,李忠庆的老师要求他,每天必须在学校的茶园里采够15斤茶叶,作为当天作业。回到家里的茶园,他的“作业”变成了40斤。

  毕业后,李忠庆就进入原凤庆茶厂,继续学习和实践茶园管理和生产加工,同时身兼工人和管理职务。回想起那个年代,他只感慨,“那时候苦啊,汗水洒的多!”把茶叶按时按质交出来,就是他心中全部所想,也是他对自己的肯定。他用2年时间,把制茶这条线上从初制到精致的所有环节都摸熟了。

  从茶园的选址,到土壤肥力、坡度和光照,到茶苗的培育,到耕锄、松土、施肥,到病虫害防治,再到修剪、采摘,茶园里一切的农事活动都归李忠庆管。站在一片茶园里,李忠庆就可以根据面积大小、山行走向、日照程度,大致判断出这片茶园的单产量。

  每年的4月到5月,是春茶的采摘期,5月到8月是夏茶的采摘,再到10月是秋茶。往后的日子,茶园就要“封园”了。“封园以后,松土、修剪一结束,茶树就进入休眠期。”李忠庆说,茶树在经过一整个冬天的休眠和积累后,从土壤中吸收的肥力在春天释放,这也是为什么春茶品质最佳的缘由,“茶叶中的内含成分,茶叶碱、氨基酸等在这个时候的活性最高。”

  采茶的诀窍,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李忠庆说,采茶有“三采三不采”:采高不采低,采芯不采边,采芽头不采老叶与马蹄。鲜叶的大小和采摘的时间很有些关系,采摘的及时,叶片来不及伸展,鲜嫩度就更好,“一芽一叶就优于一芽二叶。”茶园里,他细心的指点采茶女工,“不能掐,要折,否则断口会变红,老一点的叶子用捋采。”年轻的后辈们要学习的还有很多,技艺只是其中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如何根据不同茶叶的工艺特点调整采摘重点。“茶梗不是绝对不能要,如果是做普洱生茶,揉捻的时候茶梗不好揉,与叶片的干湿程度不均匀。如果是做CTC红茶或普洱熟茶,就可以要。”他随手揪下手边叶片间的一枚茶果,“一颗茶果吸收的养分,足够长出四个芽头了。”

  参加工作进入茶行业,是他人生的一个起点。

  做茶的时候,他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人,接触了复杂多变的市场,技艺在提升,他的视野也一步步变得宽广。他还学习了经济方面的知识,“现在没有什么地方能难得住我”,他对自己很自信。他还做过三年的评审,在那段时间,他评审过10000多吨的茶叶。

  与刚参加工作时的体力劳动相比,李忠庆现在更注重于管理,“现在我把基地当做工作重心,专门来管理,我们的茶园国内国际的权威认证都有。”“遵循时令,更追寻原生态”,这是他的坚守。他更深刻的认识到,品质,决定了你在这个行业能走多远。他更加严格的管理茶园里各项农事活动记录,随时根据市场的反馈调整茶叶的种植。从最初的技术岗位到现在的管理岗位,李忠庆感叹,“责任不同了,原先只是管一个点,现在要掌控一个面。”

  吃茶叶这碗饭的人都说,茶树在地面上有多高,它的根在地底下就有多深,有了足够深的根,春季才能够在顶端释放。

  “该下树的时节,茶叶必须下树,否则就是我的失职!”他遵守的,是几代人实践出来的标准。他领悟到的,是技艺以外的责任意识,是品质意识。

  (来源:云南龙润茶业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