迤萨古镇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红河县,它是红河南岸一座山梁上屹立着的“城堡”。上世纪初,这里被人们誉为“江外小香港”。

走进青石板的小巷,寻找远行的马帮,曾经的繁华又浮现。

  走进青石板的小巷,寻找远行的马帮,曾经的繁华又浮现。

  明清式的四合院雕梁画栋,法式的洋楼拱门圆窗,石堡壁上有着枪孔,中西合璧的庭院里有着彩色玻璃窗子和阳台……这一切无不诉说着迤萨古镇的历史。

  何为“迤萨”?

  迤萨这个名字,原来是当地彝语“干旱缺水”的意思。

  迤萨古镇形成于清朝乾隆年间,人们在迤萨发现了铜矿,矿业的发展使迤萨古镇逐渐繁荣。后来铜矿枯竭关闭,迤萨古镇又陷入贫困之中。为了寻找新的生财之路,迤萨的商人们便相约合股赶马帮、下南洋,来回贩卖各式商品,俗称“下坝子”。

  历时百年艰辛,迤萨人共打通了11条通往东南亚邻国的跨国商道“马帮之路”,走出了滇南旅居国外的第一代华侨。

  由于当时东南亚邻国属于英法殖民地,受西方文化的影响,马帮人家把西方的建筑风格融入到了当地的建筑中,在这样一个本身不生产建筑材料的地方,马驮来了砖、瓦、木材……迤萨山城中,一栋栋中西合璧的城堡建筑,特色鲜明的青砖瓦四合院拔地而起。

  迤萨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中西建筑风格的欧式古镇,不仅被称为“滇南侨乡”,亦有“江外建筑大观园”的美称。同时迤萨也是红河南岸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中西合璧连片建筑群。迤萨人走南闯北不少人留在了异国他乡,现在迤萨镇的侨胞散布在亚、欧、美等16个国家,成为云南仅次于腾冲的第二大侨乡。因此被称为“马帮侨乡”。

  马驮来的城市

  在迤萨,你见不到马,但这座城市的诞生的确与马有关。在迤萨古镇到处是陡坡,而迤萨古镇的镇中心,竟然位于一个孤零零的山峰顶端。在这样的地形上,如何建起房子?

  行走在迤萨,窄仄的街道上拥挤着许多老屋,这些老屋显现着各自不一般的个性与逝去的繁华。东门古建筑群是迤萨古镇的一个缩影,东门古建筑群包括东门楼和17幢迤萨民居,总占地面积9900平方米,当地人又把它叫做马帮古城。东门古建筑群是侨乡红河的标志性建筑,到迤萨东门古建筑群,就找到了解红河马帮侨乡的窗口。

  在东门古建筑群,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个清瘦的老人,手拿照相机,背一个画架,一个人站在小巷深处或拍照、或绘图,他是不为大家熟知的建筑达人——王存成。他不仅努力留住红河建筑的乡愁记忆,也曾经为红河交通、民俗文化村落的保护作了不懈的努力。

  据王存成介绍,东门古建筑群的“东门楼”,始建于民国36年(1947年),占地面积56平方米,建筑面积为168平方米,是民国时期由东进入迤萨古镇的唯一通道,由迤萨的乡绅捐资新建。

  而东门古建筑群内的“姚初基住宅”,由马帮大老板姚初基于1944年投入巨资兴建,其建筑风格既继承中原建筑文化的特点,又吸收中世纪欧洲建筑风格特色,建成了中西结合的古堡式三层楼房,是迤萨民居建筑的典型代表。

  姚初基住宅坐北朝南,占地面积528平方米,建筑面积980平方米。据说建房时,主人对质量要求甚严,凡支砌的基石、挡墙石均使用经过石匠细穿细打、规格一致的青石和暖色沙石,石材耗量极大,都由骡马从红河河谷地带和更远的地方驮运而来,水泥由马帮商队从越南河内运来。

  与姚初基住宅紧邻的几栋建筑是姚氏家族建筑,而姚氏家族建筑是红河县城现存规模最大的古建筑群,即使在省城昆明,也很难找出能与之相媲美的类似建筑。

  王存成,为古建看病的人

  由于历史的原因,东门古建筑群曾经伤痕累累。为了保护好东门古建筑群,红河县决心下大力气对这一历史遗存进行修缮,但由谁来负责承担技术总监的工作,指导修缮工作如愿完工?

“这个人必须通晓侨乡迤萨的历史文化,在建筑上有一定的造诣和独到之处。”

  “这个人必须通晓侨乡迤萨的历史文化,在建筑上有一定的造诣和独到之处。”

  2012年,红河县住建局退休职工王存成受聘担任东门古建筑群修缮工作技术总监。王存成又名晴程, 1943年6月生于红河县迤萨镇,1961年高中毕业参加工作,1965年从事建筑工作。生于斯,长于斯,数十年推广红河建筑文化的王存成的出现,为东门古建筑群修缮工作的顺利实施带来了希望。

  在修缮工作中,王存成深入研究红河迤萨侨乡中西合璧古建筑建筑特色精随,遵照修旧如旧的原则,严格监督施工,指导技术人员修复东门古建筑群。2013年,迤萨东门古建筑群经过专家评委的严格筛选,将“中西合璧”的迤萨古镇建筑群列入国家级历史文物保护单位。

  除东门古建筑群外,散落在迤萨古镇里的一众老民居也极富特点,大多是建于清代的木结构楼房,以走马转角二层四合院楼房居多,周围门窗、木板墙壁上多有精美的彩绘及雕刻装饰,小而精致的生活情趣得以体现。

  马帮红颜多  出门汉子多  金银珠宝多

  杨朝伟是红河县侨乡文化研究会会长,同时也是马帮第16代后人。在杨朝伟家,收藏了清朝到明国约160多件与马帮相关的物件,这里也成了他的私人收藏馆。刚进入他的收藏馆,一幅家训就映入眼帘,墙上还有迤萨马帮古道的介绍。往屋内走,有绣花鞋、磁水壶、虎头枕、彩绘瓷盘等不少老物件,整整齐齐地放在柜子里。

  “我是马帮第16代,400年前,祖先们从广东来到云南,刚开始在西双版纳经商,后来去了越南做起生意,最后到了红河县迤萨古镇。”48岁的杨朝伟每天都在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们介绍着当地的马帮文化。

  杨朝伟说,对于早先的迤萨男子而言,要实现“成家立业、置田起屋、为父母养老送终”的梦想,“下坝子、走烟帮”是唯一且快捷的路径。迤萨古镇地处哀牢深山,既无良田沃土,也无手工作坊,除了外出经商,迤萨人别无他选。

  在户数不足300户、人口不过2000人的迤萨,但凡家中有年轻男子的都自愿加入马帮的队伍,10岁出头便随马帮赶马闯天下,走上那条山高水恶、处处荆棘的马帮路。事实上,“下坝子、走烟帮”充满凶险和变数,财源滚滚、富甲一方的背后,也隐藏了许多悲情和哀伤,其中,“马帮红颜”十分典型。

  按照现代人的理解,“马帮红颜”这个词显得高雅而富有情意,但在它背后,却蕴含了旧时当地女人苦等丈夫回来的心酸与无奈。简单来说,“马帮红颜”就是指那些一直盼望丈夫回到家园而苦等一生的妻子们。或者,也可理解为马帮汉子忠诚的妻子们。

  在迤萨,每当赶马出门,马帮汉子都会对娇妻承诺,多则一冬一春而回,少则一年半载即归。然而,山遥路险、吉凶未卜,有的赶马人从此一别音讯杳无;有的甚至客死异乡。

  岁月悠悠、光阴荏苒,迤萨古镇里,多少赶马人的娇妻在长年的企盼中蹉跎了大好年华,任红颜尽成枯槁。  

  文:李亚  图:方之舟  李明  汤宇

  来源:云南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