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

千年傩戏,演不完的关索传承经久不息。

历史长河,数不尽的非遗文化熠熠生光。

一角一生,关索戏绽放山水澄江风韵。

周如文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走进澄江百年傩戏,见证关索薪火相传。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们演绎了一个个令人动容的故事。

作为历史见证的参与者,谱写出了熠熠发光的民俗文化盛宴……

关索戏,是云南省澄江县阳宗镇小屯村所独有的一种地方戏曲剧种,并于2009年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一个古老而稀有的傩戏剧种,关索戏主要演绎三国故事颂扬蜀汉功绩,有着“中国戏剧活化石”之称。


从爷爷到父亲、二哥,再到周如文,千年前的三国猛将“张飞”就这样与老周家结下了不解之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周如文6岁的小孙子,已经在爷爷的耳濡目染下把关索戏唱得像模像样……

一角一生,傩戏的传承在艰难而努力的发展中不断壮大。像周如文、龚自成、李余辉、李德飞一样坚守着的人们,让世界看到不一样澄江韵味。





第三期

写生云南,画家把对故土的热爱,用画笔呈现在画布上。

山地、坡坎、田园、河流,这些看似平凡、日常景色,在陈晓鸣的笔下,却

绘出了别样的云南!

陈晓鸣

画家、云南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4月15日—5月6日,山地回响——陈晓鸣油画作品展在昆明市博物馆展出,《山地回响》、《后山》、《晚秋》等以云南山地、田园、河流为主体的油画作品在此展出。

陈晓鸣在30余年的油画创作实践中,对云南故土的深情早已浸润在每一笔画之间。

陈晓鸣多年来把写生的方式、中国传统写意的精神融入到油画创作的实践中,在行走世界30余个国家,在欧美众多顶尖美术馆漫淫、学习后,千帆过尽,却依然对故乡红土高原的苍莽大地情有独钟。


山地,是云南地理特点和当地人文历史的时空记录,它养育着这方土地上的祖祖辈辈,是不能忘怀的乡愁,它孕育出了云南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同时也为艺术家提供了无限的灵感和无限的可能。

陈晓鸣的作品立足本土,写生云南,把对故土的热爱之情,用画笔呈现在画布上。山地、坡坎、田园、河流,这些看似平凡、日常熟视无活的景色,在画家情感色彩的驱使下,通过写生创作,呈现出了风格多样,面貌多姿多彩的作品,一幅幅意境如诗般的亘面,在折射出文化传承的同时,体现着作者对故土的热爱之情,流溢出家乡不同凡响的生机,同时表征着画家的文化身份和文化选择。 了解更多






第二期

我们记录这个时代的美,我们诠释不一样的女性人生。

职业绽放,个性魅力,我们参与、见证不同的女人范儿。

杨婷婷

中国女子拳击队运动员

少年时的热爱,开启了她16年的拳击生涯。

4次亚洲拳击冠军,12次全国拳击冠军……

她站上万人高台,诠释了女性的无限“力量”。

新浪云南独家对话拳击冠军杨婷婷,聊聊女拳手眼中的女人范儿。

一头短发,一身黑色作训服,甚是帅气飒爽。女拳手的身份自然会招来偏见与误解,但“女人范儿”从不该被他人来定义。


受伤,是运动员家常便饭的事,却也是噩梦般的存在。在26岁拳击手的黄金时代,一次重伤让杨婷婷走下“战场”,也曾自暴自弃、灰心痛苦……

“我以为我真的要离开这个拳台了,曾经躲一个楼道里,把训练用的垫子扒开一个洞,把头藏在里面,就使劲哭,那是第一次因为训练掉眼泪。”杨婷婷身上的刚毅与不服输的劲,依旧藏在心里。


生活轨迹或许会改变,但人生路却不会止步。走下赛场,如今以教练员和裁判员的身份重回拳台,热爱和初心不变。

她回来了!依旧是勇敢的少年模样!





第一期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山,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她说要翻山越岭去山顶看这世界模样,山脚的人说她梦话连篇。

她追着日月星辰,用最好的年华,诉说着一个自带光芒的灵魂。

何昌娟

四次登陆8000米绝命海拔

“对!我怕死!”面前是8848米的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云南文山姑娘何昌娟深知生命之重,更对自然心存敬畏。

攀登雪山,绕不开的一个话题,那就是死亡。只是那些未知的、不曾谋面的“死亡恶魔”并未吓退她。

在今年4月中旬,何昌娟和21名外国队友一同出发前往珠穆朗玛峰营地进行前期拉练,准备挑战珠穆朗玛之巅。


感冒、牙痛、紧张的情绪伴随着她的整个攀登前拉练期,在高原地区感冒可能引发的肺水肿、脑水肿等一系列恶劣情况她都清楚……终于,在出发前身体获痊愈,5月16日,何昌娟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

在珠峰队伍中,她是一行22个登山队员中唯一的一个中国人,她是云南第二位成功登顶珠峰的“女蜘蛛侠”、她还是连续攀登两座高海拔山峰的“体能王”。


她是中国第八位登顶乔戈里峰且最年轻的一位女性,同时也是云南唯一一位登顶乔戈里的攀登者。所有标签之下,她还有一个圈里同行者的昵称“奔奔妹”。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