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来自有“玉出云南”之说,玉石玛瑙原产地版图点亮云南滇西环线,保山隆阳南红集散地、腾冲翡翠玉石集散地、龙陵黄龙玉集散地历史上商贾云集、贸易繁荣,而今也依旧繁盛。以云南保山为中心,辐射方圆百里范围内,遍布着全国公认的数种宝玉石品类。

  其中南红作为后起之秀,若出水芙蓉,深得收藏者之心。

  一块璞玉,在院派珠宝创始人和泉手中,幻化出新生的力量。这块红色的石头,改变着一批筑梦者的命运,互为因果,玉雕人和泉正在把出自保山的这块“赤玉”推向全新的市场。

  鉴往知来,方能格物致知,造万物印象。

  和泉生长在大山,对玉石珍宝的概念全来源历史。云南保山南红在清朝时期就已经被大力开采,是皇家的御用玉石,和泉对出产南红的宝地情深,“我喜欢山,喜欢山的胸襟”,他如愿把山的理念融入作品,打造万物印象系列玉雕,成为创意云南2019文化产业博览会上的一大亮点。

  自然而然、顺其自然是和泉所打造系列玉雕产品的主题词,用历史的明灯照亮南红,在岁月沉淀的绯红之间,似乎能窥见历史的文化印记。

  南红自古以来就有着使用记载,在距今3000年的成都金沙,中国最为灿烂的青铜文明之一古金沙国。制造出了当前存世最早的一件南红制品——南红贝币,这枚贝币现在被保存在古金沙博物馆。保山南红远在明朝的时候,就开始被开垦运用,直到清朝时期保山南红广受皇家贵族们的追捧,清代朝廷的标志产物——朝珠,大多就是利用保山南红制作,可谓皇家御用。

  2016年正式将南红以独立的品种列入国家标准《珠宝玉石名称》,从此南红告别了通俗所说的“南红玛瑙”身份,进入地位更高的玉石行列,其收藏热度也随之高涨。原石价格从最初的几十元一斤,涨到现在的几十元一克,一块拳头大小的精品原石价格近百万,几年间几乎疯涨数百倍。

  文创市场的一抹红,产业赋能洞见新的连接点。

  十年前,和泉从珠宝学院开始接触到南红,后创立院派珠宝,十年磨剑,至今已经成为行业出色的佼佼者。这位90后创业者捕捉到了行业里藏着的机会,从一捧碎石料中,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世界上没有谁对红色的喜爱可以和中国人相媲美,南红极讨巧,它有着令中国人魂牵梦绕的一抹红色。雕件和首饰配珠是南红的主要应用场景,而面对部分废弃的碎石料,和泉洞见了新的市场。

  近期,和泉在文创板块发力,用南红碎料点缀文房、茶器、香器,不断挖掘南红在文创上的开发空间,告别曲高和寡的传统定位,让南红融入生活。

  于是,颇具特点的文创生活方式在材料再利用的前提之下,赋予了器具和文创新的蕴意。“让南红走进生活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和泉做出了兼具识别性的文创产品,同时找到了新的连接点。

  2016年,保山市南红文化艺术馆开馆。建成了集南红历史文化、南红雕刻艺术、南红销售和青年大学生创业的平台,网络直播、大学生创业群在这里找到了新的起点,和泉或许从未想象自己会在云南的西南疆开拓一片市场,却身体力行带动整个行业的市场转型。

  “我们通过校企合作,跟学生一起来参与研发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创作真正能进入生活空间的作品,让宝玉石除了佩戴以外的想象,与生活有关。”南红市场热度不断提升,产业资源聚集趋势愈加明显,南红雕刻作品加快更新迭代,和泉的院派珠宝依旧表现出不俗的竞争力。(文/永兆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