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底,临近年终,在评审工作之余,于从武还要做一些资料统计,同时为秋茶的审评工作做准备。没事的时候,他也会关注一下茶叶市场的动态,看看相关的资讯信息。尽管公司同事对他的能力已经足够认可,他却总是觉得过去学习的知识不够,欠缺还很多,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脚步,“电脑操作这方面我还是很欠缺的,还需努力学习。”

  闲暇时分,于从武喜欢到处去走走。他喜欢看茶山,喜欢去有山有树的地方,这与多年来的制茶经历分不开。他内敛、随和的脾性与茶叶相得益彰。

  用天平秤称取3克重的茶叶,以90℃以上的沸水,注满150ml的瓷杯,计时3分钟。于从武说,如果时间超过3分钟,冲泡过头,茶汤的滋味就会过浓,而时间不够,茶汤又太寡淡,两者皆品不出茶叶的最佳质感。若是审验茶饼成品,冲泡时间则需要更久一些,“压制过的茶叶更紧实,不容易出汤。”

  51岁的于从武今年入行已30年。保山昌宁产茶,他的家里也种茶,学习茶学专业,对他而言,是理所当然又顺其自然的事。学校毕业进入原昌宁茶厂以后,他先去茶叶初制所跟着老师傅学习茶叶加工,学习如何收茶。

  “当时做红茶很严格,收茶的时候都要审评,要开汤。”于从武指着面前的评审台说:“收进来一百袋茶,就要开一百杯汤,场面比现在这个大多了!”于从武记得,当时茶叶多的时候,一天要收十几拖拉机的茶叶,“几百碗茶汤,闻味道都闻到晕。”于从武的一身本事就是从这些闻到晕的经历当中历练出来的,“最早的时候,闻十多个样就会晕,到后来,四五百个样都没问题。”

  说话间,计时器已经响了。3分钟一到,茶汤就要立时出杯。闻,辨别其中有无异味,通常是烟味,或者焦味,问题往往处在炒青环节。品,茶汤入口停留五六秒,让汤汁在口腔里打个转,舌尖最先感受到茶汤滋味,其次是口腔壁,最后才是舌根,茶汤或生津、或锁喉,后味都由舌根感知。

  外形是制作工序的直观体现,晒的好不好会在颜色上体现出来。茶叶的内在好不好,则会在香气和汤色上有所体现。

  冲泡过的茶叶摊开放在叶底板上,从茶叶的颜色、条索、观感上,于从武便可大致知道其年份、杀青揉捻等工序好坏,并据此评出相应等级,“好的茶叶外形润泽有亮度,条索分明,茶汤汤色鲜亮,香气纯正,滋味醇和、回甘、浓厚,叶底鲜亮无杂质,叶片完整。”

  审评茶叶,失误也是会有的,“有时候品的太多了,就品不出来了。”经过长时间的揣摩,于从武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我一般开两次,第一遍品评一道,第二遍要与参考样对比。”有时候,同一款茶叶于从武要反复开两三道,早上一道中午一道,反复斟酌。他的鼻头舌尖,可以敏锐的探知茶叶所经历过的一切,车间里筛分的精细度、存放的温湿度、压制的松紧度等,这些,都会影响成品的审评。

  和许多久经磨砺的师傅一样,于从武也到了带徒弟的年纪了。在这一点上,他的要求可谓严格,“要有上进心,要聪敏一点,要有茶叶知识基础,要了解育种、栽培,所有的加工工艺都要涉及到,视觉、嗅觉要好……”

  时至今日,于从武的嗅觉、味觉还是比较敏感。平日里,他保持着清淡的饮食习惯,以免影响味觉。现在的他,每天都喝茶,他的工作、生活都已离不开茶叶。“把茶叶做好。”这就是他最简单的,也是全部的追求。

  (来源:云南龙润茶业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