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锋是个性子很柔和拘谨的人。他喜静,平日里有空无非就是在家里种点菜,散散步,和老伴打打羽毛球。他家有老母亲需要照顾,所以最大的心愿就是家人健康、平安,“不生病,平平淡淡就好。”这样稳妥的性子最是适宜茶叶拼配这种细致活。做茶38年,在毕锋的手上,前后“调制”出了几百款产品,他的两手起落之间,都是龙润茶叶的核心技术。

  如今,他是“龙润茶业”人人敬服的拼配大师。他手头的所有活计都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取长补短。每到茶叶生产时节,所有干毛茶收购进厂以后,都要根据不同茶叶的品质、不同的产区、不同的季节、不同的级别进行定级、分类,这个时节,就是毕锋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春茶得益于足够长时间的休眠期,茶叶叶片中内含成分高,香气足、外形好、色泽光鲜;到了夏季,茶叶的香气凝聚不足以媲美春茶,外形也略孙一筹,但耐泡度高;而秋茶的香气和外形皆与春茶相差无几,美中不足的是耐泡度低。

  毕锋说,在云南的几大茶叶产区中,临沧素来是“山有多高茶就有多高”,临沧茶的内含成分高,其产量也占了云南茶叶的48%。隔壁茶区勐海的茶叶品质在各方面接近临沧,普洱茶区的茶叶内含成分则要低一些。“勐海有着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湿度大、温差大,发酵出来的茶叶香气和口感更好,所以很多临沧的茶叶都拉到勐海去发酵。”说起茶叶的地区、季节差异,毕锋如数家珍。这是他多年的经验所得,也是工作需要。

  所有茶叶按照五个级别收进厂,毕锋要做的,就是根据不同级别茶叶的特点,计算出合适的比例,将不同品级的茶叶搭配在一起,以使同一批次的每一饼茶都散发出同样的香气和口感。

  将不同的口感拼配、调和,使涩的绵软,使单薄的富有余韵,其中诀窍全在毕锋的眼、口、鼻、手之间。手摸,判断茶叶含水量;眼观,看条索是否整齐,看茶叶的整碎程度,看其净度;以鼻闻之,以口尝之,品味其香气、口感。只有对每一片茶叶足够了解,才能充分发挥其优势,回避其不足。

  毕锋的“实验室”坐北朝南,采光充足。窗户上做了特别的设计,玻璃从窗户上沿平伸出去,再斜向下连接到窗脚,光照时间和角度大大增加。靠下的窗户涂上了黑色的涂层,又避免了阳光直射损伤茶叶。窗台上,整齐的摆放着待拼配的茶叶样品,和需要用到的“道具”,不同规格的天平,和各样的开汤瓷杯。窗台后面的阴影里,高到天花板的架子上,摆放着各种不同颜色、形状、香气的茶叶。这个空间里,浓缩着云南省境内所有茶区的茶叶。

  经过反复的称重、计量、品味,毕锋在这间“实验室”里开好拼配“处方”以后,真正的大规模生产环节随即展开。拼配车间是“大试”车间,也是批量生产的地方。不同产地,不同品质的茶叶,根据不同的比例混在一起,按量称重,压制成饼。每一饼茶在压制之前,都经过了15秒的高温熏蒸,水汽和高温,使得干脆的叶片变软,茶叶中的果胶质散发出来,为压制做足准备。

  毕锋说,“初制环节,茶叶的好坏基本就定型了,精制只是更加精细的整理茶叶的外形。”所以,要想进一步改变茶叶的内在品质,让那些“先天不足”的茶叶“咸鱼翻身”,搭上品质较高的茶叶的“顺风车”,拼配,是最后一个机会。如果说有人追求茶叶里“万里挑一”顶级品质,那毕锋的追求,则是反其道而行,让每一片普通的叶子都不被辜负。

  毕锋17岁开始参加工作,从那时起,他就和茶叶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他说:“每一片叶子都要珍惜,要让它物归其位,物尽其用。”

  (来源:云南龙润茶业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