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有句俗语叫:“现打野鸡现钳毛”。

  意思是现时拿来的食物现时即可入口,也喻示某种物品勿须复杂的过程直接可变成现金。今天,在海拔1600余米的山区一一建水县甸尾乡马黄田村委会水泥公路边的收购点,笔者就见证了“现打野鸡现钳毛”的好事。不过,这句话,现在要换成现卖洋芋现拿钱!

  这是立夏后的5月9日,中午11点至1点多钟,气温在雷达表上显示为28摄氏度。可装载几十吨洋芋的大型货车停在路边,来自马黄田各自然村的芋农们,有的挥汗如雨在装卸洋芋,有的刚把挖好的洋芋用三轮摩托运到收购点,还有的在忙着按购销老板的要求将洋芋装入纸箱,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40岁左右的马黄田一组村民兰绍有,正与妻子诺成丽在自家的三轮电动摩托前忙碌,满车的洋芋个大皮薄,甚是惹人喜爱。他跟妻子诺成丽笑得合不拢嘴,尤其是从石屏嫁过来的诺成丽,更是笑靥如花儿,喜不自禁。她是乡人大代表,经常去乡上开会,她说她家栽了10亩洋芋,产量大概在30吨左右,今天老板给的收购价格是每公斤2.2元,收入不错。最主要的是老板给的是现金,洋芋按要求装箱过磅后即可领到现金。

  石坝糯村民小组的芋农杨忠成和妻子张玉兰也在一旁忙碌,他们家种了3亩洋芋,16岁的儿子也跟来了,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将一篮篮洋芋分捡装箱,尔后过磅、拿钱,又匆匆忙忙地往回赶,因为吃过午饭还得趁早去地里挖一趟洋芋。

  今年40岁的杨世昌也来自石坝糯村民小组,他家种了4亩洋芋,产量大概有十几吨。他的妻子一一今年38岁的杨艳辉性格很开朗,此时头戴白色遮阳帽、穿一件黄色衬衣的她正坐在电三轮上分捡洋芋,她说大儿子在昆明东方烹饪学校上学,两年就花了十几万学费,小儿子在甸尾民族小学读六年级,为了两个儿子,不多苦点钱不行。兰自元、兰艳辉夫妻俩系马黄田二组芋农,他们家也有两个儿子,18岁的长子在开远技校上学,16岁的次子在建水十中读书。夫妻俩今年栽了两亩洋芋,产量在6吨左右,虽然栽的不多,但按目前的价格,收入也还是令人欣慰的。

  碰巧的是,马黄田村委会党总支书记、家在石坝糯村民小组的杨宝成也跟妻子向永琼来交洋芋。杨书记头戴草帽,额头上爬满了汗珠。他与妻子忙得不亦乐乎,一个分捡洋芋,一个将洋芋装箱。他毫不隐讳地告诉我们,他家今年种了5亩洋芋,收入大概在4万余元。这不,今天装好箱、过完磅的洋芋卖了一千多元。他笑咪乐呵地从购销老板手里接过钱数了数,启动电三轮载着妻子踏上了回程。

  同样笑得合不拢嘴的,还有来自湖南衡阳的购销商张老板和周老板。周老板身板壮实些,忙着在路边招呼芋农装洋芋,由于风吹日晒,皮肤也变成了古铜色。他说他们目前已收购洋芋70余车,总量达两千多吨,主要发往广州。身板略瘦一些的张老板着一件喑格短袖T恤,此时,身挎一个黑色挂包的他,正在仓库里一边忙着为装好箱的洋芋打包,一边又暂停下来给芋农付款,他说他和这几个同乡从2004年开始,就到马黄田来收购洋芋,已经有十几年历史了。

  有购销商,当然就需要季节性员工。今年40岁、上着一件红色长袖衬衫、下着一条黑色长裤的马黄田二组村民兰秀丽,正蹲在地上为洋芋套袋装箱。她说,手脚麻利的人一天可套袋装120箱,按每装一箱1.5元的工价,有180元现金收入。她昨天装了95箱,收入142.5元。与兰秀丽同一个村民小组、55岁的村民李美珍说自己昨天装了90箱。一旁的马黄田一组村民、62岁的施美英说自己年岁大、脚手慢,昨天只装了30箱,今天要多干一会儿,争取多从老板手里“抠”点现金。

  三人最后乐呵呵地说,这个季节可以打工十多天,家门口的钱不挣白不挣,挣点零钱买些油盐酱醋什么的补贴家用,何乐不为!

  相比挣点零钱补贴家用的老婆婆和家庭主妇们,来自离马黄田不远的隔壁乡邻一一曲江镇甸鲁坝观音庙村的小商贩文富源就更会抢商机了。

  瞅准洋芋购销旺季的时机,他拉来一车包括吃和用的小百货往路边一摆,交完洋芋拿到钱的芋农和手里攥着一大把钞票的收购商便被吸引过去,看到需要的日用消费品便会毫不吝啬地出手,一部分钞票也自然进了他的衣兜。

  洋芋收购季,客商、芋农、小商贩,以及当地的季节工,他们各取所需,辛勤劳动,如同剧院的乐队,按分工协作,演奏着一曲美妙的田园交响曲,在这明艳的夏日,格外地生动而惹眼!

  (来源:建水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