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生态旅游公路”思小高速 | 打通“云咖”出滇重要通道,乡村旅游发展迎来新机遇)

  全长97.7公里的思小高速(思茅至小勐养)公路,是昆明至曼谷国际大通道上的重要路段,也是我国第一条穿过热带雨林的生态高速公路,被称为“生态旅游公路”“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之路”的典范。4月12日至16日,“沿着高速看中国·走进云南”主题宣传活动采访团走上思小高速。驾车在该高速上,一路映入眼帘的是望不到边的热带雨林,郁郁葱葱,赏心悦目。一直以来,绿色就是思小高速最明显的“底色”,并延伸到了沿线的经济社会发展中。

  思小高速公路的连接点宁洱县同心镇那柯里村,知名度和美誉度不断攀升,成为一个以茶马古道、马帮文化、民族风情文化为特色的乡村生态休闲旅游地。随着交通的不断完善,普洱咖啡也因为人流、物流、资金流快速通道的打通而飘香世界。

那柯里村特色小镇建设中保留了部分稻田景观那柯里村特色小镇建设中保留了部分稻田景观

  产业

  云咖”飘香世界

  思小高速通车后,普洱、西双版纳等产区的咖啡豆通过高速公路汇聚到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以下简称咖交中心)。经过多年的建设和发展,咖交中心已经成为了“云咖”出滇的重要交易平台。2018年云南咖啡豆开启快速精品化后,这里交易出的云南精品咖啡豆每公斤价格已超百元。

  走向国际

  出口到美国德国等30多个国家

  在普洱市4.5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中,热区面积超过2.3万平方公里,是世界咖啡种植的黄金地带。目前,全市咖啡种植面积77.68万亩,采摘面积63.68万亩,产量5.8万吨,综合产值达到24.4亿元。其中农业产值9.8亿元,工业产值9.6亿元,第三产业产值5亿元。共有咖农6.1万户24.58万人,咖啡企业73户。雀巢、星巴克、沃尔等国际知名咖啡企业长期入驻普洱开展经营合作,爱伲、北归等一批企业已发展成为本土引领企业。

  经过多年的发展,普洱已成为全国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品质最优的咖啡主产区,并带动缅甸、老挝等周边国家种植咖啡30余万亩。近年来,普洱市通过以奖代补、示范户带动等方式,引导全市咖啡园有机转换。目前普洱市30余万亩咖啡获得了4C认证,10万余亩获得了CP认证,2.8万亩获得有机认证或进入有机认证转换期,2万余亩获得了雨林联盟认证和UTZ认证。

普洱茶制作手工技艺——用石制模具压紧成型普洱茶制作手工技艺——用石制模具压紧成型

  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建成后,通过发布新华·云南(普洱)咖啡价格指数、推动线上交易、建设标准仓库等高效手段,为普洱咖农咖企提供全方位服务,为普洱成长为亚洲咖啡交易中心奠定了良好基础。在进入交易环节之前,所有咖啡豆样品都要通过人工质检、烘焙、杯测,交易完成后,每一批咖啡豆都会进行仓储留样。

  咖交中心建成以来,累计完成咖啡豆交易量33万吨,交易额63.45亿元,实现咖啡生豆质押收储20万吨。主要交易覆盖国内咖啡消费城市,并出口到美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乌克兰等30多个国家,逐步成为云南咖啡产业面向国际的重要产业平台和窗口。

  通道打通

  助力亚洲咖啡贸易集散中心建设

  在咖交中心总经理舒洋看来,作为中国最大的咖啡主产区,普洱有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区位优势。咖交中心落地云南后,一方面能服务好中国的产区,同时,还有条件往老挝、越南、缅甸这些咖啡主产区覆盖和延伸。

  目前,咖交中心已拥有种植商(供货商)客户1千余家,涉及种植面积163万亩,涵盖了云南咖啡产区95%以上的咖农、咖企、合作社、加工厂。越南、老挝、缅甸产区的种植者也在积极申请成为咖交中心的会员。在买方市场,咖交中心国内购买商会员3千余家,国外购买商900余家,分布在北美、日韩、欧洲及中东等地。同时,咖交中心还在美国、加拿大、德国、日本、马来西亚设立了海外办公室,作为云南咖啡销往海外的窗口和通道。

  越新鲜的咖啡豆越能保持良好的风味。在产业发展过程中,物流流通效率对于咖啡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放眼肯尼亚、哥伦比亚、印尼等全球咖啡产区,虽然云南咖啡豆算不上最顶级,但在中国市场上,一定是最“新鲜”的。“普洱很多产地都在边境县份,这些地方生产出来的产品,要想更快地覆盖到国内的消费市场,公路的便捷性至关重要。”舒洋说,随着以思小高速为代表的昆曼大通道的建设,有效降低了云南咖啡交易中的贸易成本,提高贸易效率,在助力普洱成为亚洲咖啡贸易集散中心和产业中心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咖交中心根据咖啡行业的需求,运用“产业+互联网”的思维,建立了精品咖啡的线上交易体系,大宗商业咖啡的订单式交易、撮合交易体系,形成了完整的、合规合法的交易制度和供购管理制度。同时,除咖啡生豆外,还可实现咖啡器具和设备的交易,实现了交易产品的多元化。

  追求品质

  精品咖啡豆已是“一豆难求”

  过去三四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以普洱为代表的云南咖啡豆,主要还是依赖第一产业,也就是原料及粗加工交易。从生产种植、科研、交易、质量检测等方面,奠定了云南咖啡产业发展的良好基础。从单价来看,目前,普洱咖啡平均单价16.9元/公斤,平均亩产量91.08公斤。

  但是由于第一产业附加值不高,让很多人产生了“云南咖啡不怎么样”的认识误区。“以前,很多云南咖啡都是低价销售,庄园主和农户也不喝自己的咖啡,不知道自己种的咖啡怎么样。”咖交中心市场部经理刘海峰介绍,目前,普洱市小粒种、中粒种持证的国际咖啡品鉴师已经超过了100人,这两类品种的国际咖啡品鉴师全球总数也不过1万出头。值得注意的是,在咖交中心每年举办的国际咖啡品鉴师培训中,本地咖啡庄园主和农场主的身影越来越多。“他们系统学习咖啡品鉴后,可以自己进行杯测,品尝自己的咖啡,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进而进行改良。”刘海峰说。

  有了不错的品质,云南咖啡豆如何才能卖出好价格?从2018年起,云南咖啡豆开始了快速精品化的过程。刘海峰介绍,因为技术处理相对容易,过去云南最多的就是水洗咖啡豆,近年来推出精品咖啡后,日晒咖啡豆在市场端受到了不少咖啡馆和消费者的追捧。每年在咖交中心举办的“云南咖啡生豆大赛”可以说是云南咖啡的“年考”,普洱、临沧、保山、德宏、西双版纳、文山等几大产区都会把最好的咖啡豆送到咖交中心,邀请国际咖啡品鉴师进行杯测。

品鉴师对咖啡豆进行杯测品鉴师对咖啡豆进行杯测

  从商业价值来看,精品日晒豆的价格是水洗豆的一倍甚至更多。在常规咖啡豆卖20元/公斤的时候,云南日晒豆的均价达每公斤100元以上。“普洱孟连产出的一些精品咖啡豆已经是一豆难求,明年的豆子今年就已经订完了。”

  未来发展

  一二三产业充分融合提高附加值

  在刘海峰看来,不是所有的云咖都要走精品化路线。“云南咖啡一二三产业没有很好的结合,咖啡附加值最高的是在二产的烘焙上。”刘海峰举例说,1公斤生豆能够烘焙出800克咖啡豆,可以冲煮出40~50杯咖啡。从国际大宗贸易来看,大型的烘焙厂不可能只做单一产区的咖啡豆,需要对不同产区的咖啡豆进行拼配,但从普洱到北京,1公斤咖啡豆的物流成本还保持在1元左右。“因此,咖企和咖农要有抱团发展意识,共同打出普洱咖啡的产地品牌,吸引烘焙大厂入驻,进一步进行资源整合,提高产品附加值。”

  其次,随着云南咖啡走精品化路线,不少咖啡庄园发展起了庄园经济,接待七八人为一个团的“寻豆之旅”。庄园经济的发展,不仅是对精品咖啡单价的又一次提升,同时,也能带动当地第三产业的迅速发展。

云咖产品多元化云咖产品多元化

  下一步,普洱市将根据咖啡行业发展需求,充分运用“产业+互联网”的思维,建立“以交易为核心,以金融服务为支撑,以产业上下游为重点,搭建咖啡产业供应链体系和服务支撑体系为核心,做大咖啡交易平台,实现咖啡产业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为目标”的全产业链服务模式。

  旅游

  特色旅游小镇的蝶变

  从茶马古道到上世纪50年代的昆洛公路,再到昆曼大通道高速公路的通车,三条道路交汇的交通要道——普洱市宁洱县同心镇那柯里村,见证着不同历史时期交通的发展和社会经济的变化。曾经的那柯里是普洱茶走向东南亚的第一站,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现在的那柯里,磨思二级公路和G8511昆磨高速公路、玉磨铁路穿境而过,更是成为了昆曼国际大通道上的重要站点。

  从窄险小道到“幸福大道”

  青青石板路 悠悠古道风 浓浓民族情

  宁洱自古以来就是云南通往东南亚地区的交通要道。作为普洱茶原产地之一,历史上众多茶商云集于此,茶叶交由马帮通过驿道运往四面八方,久而久之形成了闻名天下的茶马古道。茶马古道于宁洱县城起始,有东北路、南路、西北路、东南路、西南路5条出境驿道,那柯里村就是当时茶马古道重要的驿站,也是普洱茶走向东南亚的第一站。

  “那柯里”为傣语发音,“那”为田,“柯”为桥,“里”为好,意思是桥旁的好田地。

  2006年,思小高速公路通车后,作为连接点的那柯里村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同心镇党委政府整合恢复重建项目资金、脱贫攻坚项目资金、新农村建设项目资金和旅游产业发展项目资金共1亿多元,集中力量实施民房重建,道路硬化、亮化、美化等民心工程。随着特色旅游小镇建设的推进,那柯里的茶马古道从窄险坎坷小道,渐渐变成了平坦宽敞的“幸福大道”。

  车行至昆曼大通道那柯里停车区后,沿着栈道上到半山腰,昆曼大通道、昆洛公路、茶马古道从近到远依次排开。这个以茶马古道文化为特色的小镇,经过多年的打造,重现了“青青石板路,潺潺溪流水,袅袅炊烟舍,绵绵风雨桥,悠悠古道风,浓浓民族情”。

  从茶马古道到立体交通

  村民日子越过越好 生活越来越幸福

  74年前,18岁的李明珍嫁到了那柯里村。在那个交通不便、食不果腹的年代,李明珍一家开起了“马店”。“当时都是茅草房,每天也有六七个人来歇脚。”李明珍说,马匹身上驮的最多的就是茶叶、粉丝、豌豆、盐巴这些生活物资。如今92岁的李明珍,又依托高速公路开起了“茶店”。

  上世纪50年代,昆洛公路通车,结束了宁洱无公路的历史。1985年,20岁的傣族妇女张春芝每天做10个包子,5个自己家吃,剩下的5个拿到公路边上,以5毛钱一个的价格,卖给过往的路人。“公路通车后,思茅和宁洱有了班车,但是一天只有两趟。”张春芝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伴随着昆洛路的几次翻新,往来车辆越来越多。1997年,她在自家的房子里开起了饭店,服务来往的货运车辆。“一辆货车连吃带住收60元,20多个床位几乎天天爆满。”

  依托昆洛公路、昆曼大通道的发展积累了不少客流后,张春芝的饭店已经走出了那柯里,以“马帮菜”为主打,落地普洱市区。张春芝说:“思茅的两个店每个月毛收入加起来30多万元。日子越过越好,生活越来越幸福。”为了不让马帮文化失传,张春芝还让儿子、女儿学做马帮菜。

  从普通乡村到网红打卡地

  乡村生态休闲旅游品牌知名度不断攀升

  那柯里村的“农家乐”由2007年前的3家发展到现在的26家,民宿客栈9家、特色小吃6家、民族手工艺品店5家、茶庄4家。2020年接待游客61.37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53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85万余元。

  “马帮时代,我们的驿站人来马往、商贾林立;到现在发展起乡村旅游,老百姓就地城镇化,靠着自家的房屋就可以发家致富。”宁洱县文化旅游局副局长唐春丽说。

  依托优美风光、茶马古道和茶马驿站资源打造乡村旅游经济,将那柯里蝶变成网红打卡地和百姓创业的新“洼地”。如今的那柯里,民族特色浓郁、民族文化厚重、民族风情醇厚,打响了以茶马古道文化、马帮文化、民族风情文化为特色的乡村生态休闲旅游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不断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