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统文化里,春天是美丽又浪漫的季节,一片新叶、一朵鲜花、一根小草、一只鸟儿,都能成为一首美丽的诗。提到春天,人们想到的首先就是踏春、赏春。但在云南滇西山区的昌宁人看来,春天不仅好看,更是好吃,是一场充满诱惑的盛宴。

  子曰,“不时,不食。”食物也有自己的时节。万物萌发的春分到了,不如走进昌宁的大山深处,赏春、踏春,把美美的春天吃进嘴里,融入血液,用吃这种最“俗”的方式,不负时光不负春天。

  昌宁人吃春天,源于过去的食品短缺,人们为了吃饱肚子,就拿山里的嫩芽、鲜花来充饥,没想到吃着吃着,竟然吃出了一些特色美食。食材有花有叶有茎有根有果,吃法有煎有炒有炸有煮有拌有腌,每一种“春天”都能做出不同的菜,吃出不同的感觉。

  白花羊蹄甲

  花是春天的主角,也是昌宁人吃春天的主要食材之一。在昌宁人的眼里,许多美丽的花儿都是可口的食材,能做出各种美味的菜肴。当然,也不是每一种花都吃,昌宁人最爱吃的,是颜值很高的“小白花”——白花羊蹄甲,一朵漂亮的花儿,经过不同的做法便是一桌白花宴。

  树头菜

  花儿的味道带着甜香,很多树芽却会泛出些许的苦味。但树的嫩芽,同样能被昌宁人吃。人们最爱吃的,是被有些地方称为“刺包包”的树头菜。经过一个冬天的酝酿,树梢上长出一个肥肥嫩嫩的芽头,这可是许多人的最爱。虽然吃起来有点淡淡的苦味,但无论煮汤、炒菜、凉拌,人们都能吃得不亦乐乎。因为许多人爱吃,树头菜也身价倍增,刚上市时甚至超过了猪肉的价钱。

  香椿

  香椿,也是人们喜欢吃的芽。它是经过一代代人的驯化后,种在房前屋后、园边地角的。春天来了,头茬香椿慢慢地萌发出嫩芽,人们便也开始吃香椿尝春天。吃香椿只需要用水焯一下,然后加入食盐、辣椒等简单地腌制一两天就能吃,也有人等不了,拌好调料就开始吃的。还有香椿煎鸡蛋,也是一绝。

  大树腌菜

  还有一种叫大树腌菜的树芽,也是驯化种植的。树很高,发出的嫩叶采摘下来后,一般用来腌水腌菜。等腌菜腌酸后,加入点芫荽、大蒜、酱油、辣椒、花椒等佐料,就是一道可口的美食。如果有小蜜蜂仔拌一起的话,那更是叫绝。

  鱼腥草

  草芽同样是好食材,许多略带腥味刚从土里冒出来的草芽,还未长大就成了人们口中的美味。鱼腥草连芽带茎连根,可以凉拌、清炒、煮汤,还可以作为调味品,不仅美味可口,还祛火消炎。

  打苦菜

  好吃春天的昌宁人,不仅能吃“腥”,还非常能吃苦,有一种叫打苦菜的野菜,吃起来如其名般有些苦味,却是许多人的最爱。农村人最常吃的方式,是用来烩洋芋,当苦苦的菜味遇上洋芋的香甜,就成了人们喜欢的一道可口的下饭菜。

  马鹿菜

  还有一种叫马鹿菜的草,不太苦也不腥,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却也是人们常吃的。据说古人是因为见到麂子马鹿喜欢吃,知道它吃了不会中毒才开始吃的。吃的时候,一般喜欢与青蚕豆米一起煮汤,清清爽爽的特别新鲜。

  荨麻

  昌宁人吃春天,不仅不怕苦不怕腥,还不怕刺,平时看到都得绕着走的荨麻也能成为可口的食材。荨麻其实是一种中草药,连李时珍也将其收录入《本草纲目》里。这种嫩芽用来煮鸡,鸡汤香气里会有一股淡淡的青草香味,这大约便是春天的味道、自然的味道吧。

  蕨菜

  植物的茎杆,也逃不脱被吃的命运,许多蕨类植物尤其受到欢迎。山蕨、水蕨,大蕨、细蕨,刚发来的茎杆还来不及长出叶,就被人们炒、晒、煮、腌,每一道菜都诱惑无限。

  山胡椒

  小果子也是食材来源。昌宁人最喜欢吃的春果叫山胡椒,大约因为它像胡椒的样子,圆圆的、细细的,刚结出的果子还没来得及成熟,就被人们拿了回去,当成菜来吃。山胡椒不仅外形像胡椒,味道也像胡椒一样有些辛辣,最传统的吃法就是用酱豆或卤豆腐的汁来拌。也可以用来炒牛肉、炒猪肉,味道也非常好。

  茶菜

  昌宁是千年茶乡,在昌宁吃春天,怎么能少得了茶。昌宁人最常吃的茶菜,主要有茶叶煮鸡、茶叶炒火腿、茶叶煎蛋、酥茶叶、凉拌茶叶几种,煮、炒、煎、炸、拌齐全,荤菜素菜、热菜凉菜、干菜汤菜兼备,细细品尝,就能感受到华佗《食论》所说的“苦茶久食,益意思”,清脑醒神、和谐身心。

  春天,昌宁能吃的野菜还有很多,但并不是所有的“春天”都能吃。许多老辈人都会告诫晚辈:吃熟不吃生,这既是说食物的生熟,更是说食材的陌生与熟悉。作为普通人,既不用学神农尝百草,也无需学勾践卧薪尝胆,只需要按照一代代传承下来文化,来选择和加工野菜,既吃得新鲜,又吃得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