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昆明1月2日电(彭雪薇)“现在来采摘草莓的人越来越多,最多的一次家门口来了近30辆车。”30亩地、40个大棚,这是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西畴县贵相维草莓基地,也是张贵相的家。

  “贵相是我的名字,‘维’就是维持、坚持的意思。种草莓是我喜欢的事,下一步,我想把草莓种植扩大到文山市、砚山县,同时开始销售草莓苗。”张贵相笑开,眼里有光。

张贵相夫妇在草莓棚里采摘(2020年12月15日摄)。新华网 彭雪薇 摄张贵相夫妇在草莓棚里采摘(2020年12月15日摄)。新华网 彭雪薇 摄

  “只要死不了,就想办法站起来”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西畴县兴街镇,过去的张贵相和丈夫吴兴荣一直过着普通的务农生活,虽不富裕,却也不乏滋味。

  而命运的考验却从安宁中悄然而至。

  2010年,张贵相的女儿在期待中降生,却因出生时缺氧罹患脑瘫。为女儿求医,张贵相夫妇变卖家产,辗转四处。3年后,在一次就医途中,张贵相遭遇车祸,成了一个肢体二级残疾人。

  “医生和我说,即使手术,下地走路的希望也几乎没有。”张贵相斩钉截铁,“但我不相信。”

  没有钱去医院做康复,就在家用绳子锻炼。买不起药,就琢磨民间方子熏洗、按摩。张贵相卧床期间,丈夫吴兴荣承担了生活的全部重担。一年半后,张贵相奇迹般地站了起来。

  接连变故将家底掏空,见周围有人种植草莓赚钱,张贵相萌生念头。2015年,丈夫用东拼西凑的万余元在网上购买草莓苗,收到发现全坏了。

  张贵相决定自己到基地选苗,躺在丈夫的面包车后座,一整个昼夜过去,总算颠簸到四川。老板见张贵相情况特殊,请人帮助张贵相挖苗,张贵相拒绝了。“我想靠自己的双手。”

  同年,面对村里多次将她选为建档立卡户的提议,张贵相的回答也是一样的。向银行贷款的5万元、向兴街镇安乐村委会岜基村小组租的5亩地,是张贵相“草莓梦”的起点。

  带回了种苗,张贵相扎根田地。别人干一天的活,她要干五天。站不起来,她就跪着种。

  第一年15元一斤,次年20元一斤,到第三年,张贵相的草莓每斤能卖25元。

  跪着种地,站着做人。贵相维草莓,种出来了。

  “我要种出更好的草莓”

  2016年到2018年,张贵相的草莓地连续遭遇水灾,损失20余万元。看着浸泡在水里的果子,张贵相意识到,只是品种好不能形成长久产业,技术也是关键。

  再次“出征”,四川、浙江、贵州……丈夫吴兴荣的面包车载着张贵相走遍各地。“吃住都在车里,我一心只想找到种草莓更好的办法。”

  直到学习考察途中接触了无土栽培,张贵相又看到了希望。

  无土栽培的草莓口感好,产量高,更避免了水灾影响。2019年,贵相维草莓利润约20万元。

  西畴多“愚公”,心喝一声,就与天叫板。“搬家不如搬石头、苦熬不如苦干”的“西畴精神”在张贵相这个巾帼的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张贵相喂女儿吃自家草莓(2020年12月15日摄)。新华网 彭雪薇 摄张贵相喂女儿吃自家草莓(2020年12月15日摄)。新华网 彭雪薇 摄

  “今年不好,明年再来”

  2019年种出的草莓是张贵相最满意的,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只卖出了三分之一。张贵相主动联系县妇联,为西畴县防控工作一线捐赠爱心草莓。

  对生活,张贵相总是不抛弃、不放弃,同时也把这份勤勉乐观带给身边人。

  草莓地忙时,张贵相都会雇佣附近有一定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前来务工。聋哑人负责给草莓地除草、施肥,肢残人则做起称售、包装等工作。

  如今,张贵相夫妇成立了西畴县贵相维草莓种植专业合作社,吸纳了50余名社员,每年支付工人工资10余万元。此外,张贵相还不时到西畴县白石岩、龙潭坡、坪坝等村小组开展草莓种植技术培训。

  草莓红艳,日子也红火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