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之后的春天,在云南最早到来。春暖花开,春光明媚,春意盎然,这些饱和的词语,都可以等同于此时的云南。

  1600米海拔的腾冲,春天来得更早,等不及过年,就已经山花烂漫,春回大地。这片丰沃的土地上,世代春耕夏长秋收冬藏——阳春三月,田野复苏劳作之始,一年中的美景从此时写就。

  我们的小镇生活,离自然很近,有多近呢?一月,看见路边、窗外的田野里有人播种,油菜都埋进蓬松的泥土里,闭眼就能闻到太阳下泥土散发的味道。二月,它们渐渐长高开了黄花,一天天眼看着油菜花连成一片。

  油菜开起花来,是不管不顾的。色泽愈发艳丽,花朵愈发繁多,花香也一点点渗透进空气里,到了三月,整个小镇,就全是油菜花的天下了。

  被小镇保留下来的广袤田野,一些散落在住宅、建筑之间,一些成为独立的景观。春天,是金黄的油菜,夏天,田野里一片翠绿,油菜收割之后重新种上水稻,夏秋时节,又是一次翠绿、金黄景观的交替。这是来自大地的艺术。

  这些田野,其中一片,是复耕的土地。陶渊明诗云: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小镇把这片荒地开垦后,即命名为“南野际”。复耕后,今年春天,南野际第一次种上了油菜,油菜开了黄花,和其他的土地连成一片。它将和小镇其他田地一样,四季里春耕夏长秋收冬藏。

  小镇的自然生活,就在年复一年的耕作里。四季耕作,归园田居,田野有作物,有智慧,有美,也有心之喜悦与自由。

  阳春三月,记得来小镇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