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的高原水乡,蒙古族在悠扬的马头琴里,怀念着北方的草原……

  “南陲开边苦,滇域埋忠骨,驰骋七百载,北眷草原土。”云南距离草原千万里,尽管离开草原已经七百余年,但时光并未磨灭他们血液中的民族记忆,兴蒙的子孙,至今仍深情地怀念着自己的祖先。

  今天,就让我们听听他们的故事。

  蒙古族的到来

  兴蒙乡是云南唯一的蒙古族自治乡。1253年,忽必烈率10万大军平定云南。1381年,元朝在云南的统治结束,无力返回大草原的元军隐姓埋名散居于云南各地,融入其他民族。只有镇守曲陀关的部分蒙古族官兵躲过明军追杀,不改姓,不换装,逐渐散居到杞麓湖西岸,成为云南唯一保持蒙古族特色的小群体,繁衍生息至今。

杨正吉摄杨正吉摄

  700多年来,生活在兴蒙乡的蒙古族后裔,由骑马弯弓过渡为撑船荡桨,由逐草而居的牧民变身下海捕鱼和屯垦的农民。

  兴蒙乡村落风情

  走进有五千多蒙古族人聚居的兴蒙乡,俨然一幅山清水秀的鱼米之乡风光。他们似乎已与南方的世居民族没什么不同。

花果山猴王 摄花果山猴王 摄

  然而,数百年的时光却并未磨灭他们血液中的民族记忆,在与当地民族融合,发展的过程中, 他们一边以开放的心态吸收先进文化,一边坚守和传承传统,并创造出独特的南方高原蒙古族文化。

花果山猴王 摄花果山猴王 摄

  兴蒙乡民族服饰

  过去蒙古族男子穿的是长袍,腰间扎腰带,与北方蒙古族相似。建国后,男子服饰已与汉族一样,而妇女服饰和头饰则很有特色。妇女上装一套共三件,第一件是贴身衣。高领、袖长至手腕,衣长及臀;第二件衣服居中而无领,手袖衣长与第一件相同,穿着时衣袖反卷至肘和臂之间;第三件外衣是无袖无领,衣长只及腰部的对襟小褂,小褂左右两边各钉一排大小不一样的圆型银扣,腰间扎一条布腰带,在衣袖高领和腰带两端都绣着精美鲜艳的图案和花边,三件衣服长短搭配,穿上 后颇为美观大方,这种衣饰的高领、弯尖、袖口及花边图案还保留着北方蒙古族服饰的一些风格。过去的蒙古族妇女都会做自己的民族服饰。她们按照老一辈传下来的式样做,立领和胸襟上镶银扣,但也有了一些变化。过去的蒙古族衣服要长得多,一直到膝盖,后来因为要下水打鱼捞虾就短了,衣服更是越来越短。她们认为这是时尚,穿着方便劳动干活。

花果山猴王 摄花果山猴王 摄

  妇女的头饰,在青少年时戴凤冠帽,两条发辫绕在帽边上,辫尾扎红缨,成亲后的妇女不戴帽子,用包头围在头上,生过孩子后头发要全部盘绕在头上,用包头帕盖起来。

花果山猴王 摄花果山猴王 摄

  传统节日那达慕

  一直以来,北方蒙古族习俗和传统文化在兴蒙得到了传承和发扬,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1981年还恢复了“那达慕大会”,那达慕由最初的庆祝胜利演变为现在庆丰收的盛会,流传至今,节日时间是每年12月13日至15日,共三天。1992年改为三年一届,节日期间全乡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

nssr301 摄nssr301 摄

  忆祖节

  每年的农历6月20日,是兴蒙蒙古族的“忆祖节”。2018年8月1日,兴蒙乡白阁村在三圣宫举办“忆祖节”,纪念成吉思汗诞辰856周年。

  当天上午9点,“祭祖”仪式正式开始,村民们早已身着节日盛装齐聚到“三圣宫”。仪式由德高望重的老人主持祭典,追述蒙古族落籍通海的历史,通过这种怀念祖先的方式,教育子孙传承蒙古族优良传统!

  通海蒙古族的传奇经历。形成了当地独特的民族文化,体现了南北交融的文化特征,书写着从烈马到平川的传奇,高原水乡静谧的生活中,隐隐流淌着空旷草原的气息……

  (来源:玉溪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