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宜撒欢。

  我幻想着在四季如春的西盟佤山里探访春天。

  记忆中作文本里的春天,总是跟随着“春姑娘”的脚步款款而来,以春天为题的作文铁定逃不脱春暖花开、风光无限的形容词。儿时的春天伴着明媚和简单,春天的意义于孩童而言,莫过于春游踏青,一次集体春游足以回味四季。

  后来渐渐明白,春的意义更多在于付出和给予。春天饱含着人们对生活的种种期许,暗藏着一年的规划和计算。播种、春耕,撒下希望、孕育生机,年复一年、周而复始。

  比如,冬麦田里翻腾着波浪的麦穗、树木枝头徐徐发出的嫩芽、花盆里争相生长的新叶、菜园里摇曳风姿的葱花,绿意盈盈,透露着佤山农家春的讯息。

  等春来,不如踏春去。

  佤山何处是春天?

  佤山无处不春天。

  比如,去往新厂永广路上的一树繁花,芳华难掩。烂漫樱花倔强地长出了梅花的傲骨和姿态,胭脂万点,占尽春色。

  比如,佤山天池边一株高冷的棠梨花,一朵朵一丛丛一簇簇。春风拂过,片片花瓣飘飘洒洒,吹落一地“梨花带雨”。

  比如,佛殿山脚下蓬蓬自荆棘中开出的木瓜花,燃尽热情。乍浓还淡的红色,开得朴实亲切,别有一番韵味。

  等春来,不如踏春去。趁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魏琳霞  文/图)

  (来源:西盟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