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凝艳万山丛,胜似朝霞比彩虹。杜鹃,很长一段时间都作为一种意象活跃在古诗词当中,以至于很多人在三四月份看见漫山遍野的杜鹃花都会心有戚戚焉。

  无端端的,杜鹃花艳丽的色彩却透露着浓烈的伤情,传说总是给杜鹃平添了神秘的色彩。似乎正是饱受人们异样的眼光,杜鹃渐渐逃离了繁华的城市,再也不能欣赏到开到荼蘼的杜鹃,看不到怒放的生命。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杜鹃始盛开。春日繁华,寻不到杜鹃的踪迹,然而却有一个地方安放了杜鹃。有人说:这里是每个西方人的梦想,有人说:这里是每个中国人的天堂。但是,无论是梦想还是天堂,这里已经成为了杜鹃的家乡。

  香格里拉,这里有神圣的雪山,幽深的峡谷,飞舞的瀑布,被森林环绕的宁静的湖泊,徜徉在美丽草原上的成群的牛羊,净如明镜的天空,金碧辉煌的庙宇,太阳和湖泊都住在你的心里。可是此时,这些都不重要。这时的香格里拉,杜鹃烂如云锦绣球郁李,点缀风光。说不尽千般花卉,数不了万种芬芳。

  如果文艺地说,这个时候的香格里拉是人间四月天,这里的杜鹃花值得我们跨过山、跨过海去拥抱,那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去往香格里拉的脚步。

  在这个不温柔的世界,香格里拉温润了烦躁的空气。当你走过香格里拉—白水台杜鹃长廊,空气都起了些许的变化。

  听花开,闻风声,在杜鹃长廊上杜鹃花次第开放的声音比露水敲打在叶子上的声音更大。在踢踏踢踏缓缓前行的脚步声中,还夹杂着不知名鸟儿清脆的啼鸣。偶尔看向地上一洼水,表面映着杜鹃花的嫩粉、多行树皮的褐色,以及各类树木的翠绿,还有藏族姑娘在远处高声歌唱。

  你闻,现在香格里拉的风就是杜鹃花香。凡世的热闹与明亮,世俗的快乐与幸福就在轻嗅香格里拉的风时充盈在了心中。我想,应该用香格里拉的杜鹃花将岁月过成诗。

  九江三月杜鹃来,一声催得一枝开。江城上佐闲无事,山下斫得厅前栽。烂熳一栏十八树,根株有数花无数。千房万叶一时新,嫩紫殷红鲜麴尘。古人赏花,有心者闲情逸致在家中种满杜鹃,而今,无需你亲自动手,香格里拉的杜鹃花已为你撑开了一整座春夏,往常杜鹃盛开的风光再现,胡不归?

  (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