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外:阳春三月的保山,窗外春风呼啸而过,让我想起那个叫龙陵的温润小城,还有小城里那些怀念的地方。

  当太阳越过老东坡,向小城射出第一缕晨光,临近北回归线的阳光是如此温暖,穿过寂静的街道一路向东,东坡森林公园的台阶如天梯般没有尽头,付出汗流浃背的代价,穿过青石小路后站在山顶,温柔的春风拂面,小小的城一览无遗,坝子早已不是往昔的模样,高楼林立,街道阡陌,一切都是娴静美好的样子。

  站在东坡森林公园的最高处,对着拂面而过的春风,轻声说,龙陵,你好。

  在高黎贡山脉茫茫群山中的龙陵,连绵不绝的山峰交错耸立直到天边,丰沛的雨水成溪成河从高山流下,在峡谷奔腾,最后汇入龙川江、怒江奔赴印度洋,所以水在龙陵人心中都是川流不息的模样,平静的湖泊水面,那是不存在的。

  (当然这里忽略了二关、八0八、茄子山等等水库,毕竟是水库而不是湖泊)

  在传闻多年以后,2017年的夏天,一个叫龙山湖的小小人工湖终于出现在龙陵坝子。

  沿湖漫步,从杨梅山引来的清澈泉水日夜流淌不停,绿树红花,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粼粼水波倒映的五彩灯光,这才是一个城市应有的样子。

  在龙山湖的岸边,对着平静如镜的湖面,轻声说,龙陵,你好。

  温泉是上天赐予龙陵人的温暖礼物,邦腊掌、黄草坝、三关、蚌别、老梨树、大河边等等,还有许多山谷小河边不知名的地方,大大小小数不胜数,清明前后是传统温泉除病的泡澡季,在年幼时,依稀记得在邦腊掌,住在自家搭的窝棚,山坡边流淌的温泉小溪里泡脚。

  经过开发的邦腊掌,虽然没有了旧时的原始韵味,但多了优雅和精致,温泉里洗去初春的寒意,泡到微微出汗,偷得浮生半日闲。

  躺在树荫下享受暖阳,眺望葱绿的连绵群众,轻声说,龙陵,你好。

(以上图皆来自姜同学)(以上图皆来自姜同学)

  世界第二大怒江峡谷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仿佛在高原耗尽了气力,进入龙陵境内后江面开始平静流淌,二、三月正是木棉花开的时节,在峡谷山间的田边地头,一树树炽烈盛放的红花耸立,树下的甘蔗、香料烟刚冒出点点绿色,和绿如蓝的江面相映成趣,碧寨、勐糯这时已经进入夏天。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真实的写照。

  在跨越苏帕河汇入怒江河口,仰望火红木棉映衬下的诸葛碑,轻声说,龙陵,你好。

(来自朱昌维老师)(来自朱昌维老师)

  龙江在与怒江相对的另一边,没有怒江那么愤怒和险峻,于是温暖的气候,平缓的山地,成就了龙陵的鱼米之乡“龙江”。

  龙江梯级电站修建后,江变成了湖,沿江一层层的梯田层层叠叠,丰沛的物产带来了舒适的生活,蔚蓝的天空下,山青水绿,红砖青瓦,一切都是美好的模样。

  一直想按照网络上的样子在这里建一间民宿,大大的玻璃窗户,原木地板,沏一杯热茶,岁月静好。

  也只能是想想了。

  在龙江的岸边,面对恬静美好的田园,轻声说,龙陵,你好。

(来自磊哥)(来自磊哥)

  龙陵的立体气候十分明显,2884平方公里面积内,有怒江边热带气候的勐糯,也有冷凉山区,号称小香格里拉的勐蚌。

  距离不过几十公里,感觉世界都变了样子,墨绿色的阔叶乔木,冬日枯黄的草场,清澈的溪流缓缓流过,清晨植物上结满冰晶,晶莹剔透。

  经过低温考验的蔬菜隔外香甜,包菜、菜花,首选的是火腿焖洋芋,简单的加点草果和新鲜花椒叶,香气四溢,食指大动。(写到这里偷偷的咽了几下口水)

  在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迟到的春天里,轻声说,龙陵,你好。

(来自网络)(来自网络)

  还是回到龙陵小小的城,变化日新月异,拆迁的阵痛已慢慢消退,电影院、新街子、董家沟……那些我熟知的地方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宽敞的街道和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

  虽然已经不是我长大的样子,但我依然热爱这里。

  面对新的小城,还未拆除已经荒废的老屋,轻声说,龙陵,你好。

(来源:龙陵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