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个碧石铁路的最后一站,石屏虽没有像个旧那般历经沉浮,却自有一段与个碧石铁路难解渊源的故事。听闻石屏的人,多半先是知晓袁嘉谷的名字。石屏自元朝以来,重教兴文,人才辈出,于清朝年间得“文献名邦”之名。济济人才之中,要数袁嘉谷最为有名。袁嘉谷,云南独一无二的全国状元。从封建王朝的状元,做到现代高校的教授,古今唯一人,天下亦唯一人。

  石屏人文底蕴厚重,灵山秀水,有“西看秀山,东看异龙湖”之说。异龙湖素有“高原明珠”之称,碧波浩渺几十里。夏季时,异龙湖畔可看荷花亭亭而立。初秋的傍晚,更是绝佳的景色。夕阳西下,余晖绚烂,倒映在湖面上,分不清何处是水色,何处是霞光。水草轻漾,芦苇微荡,偶有鸟儿掠过。正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另外,湖畔边的“洄澜叠翠”、“龙湖锁钥”等历代名胜古迹就是不可错过的景致。

  个碧石铁路出建水后,继续西行经过乡会桥、坝心镇,最后经过的正是异龙湖。经过异龙湖后,个碧石铁路沿湖水北岸而行。若登高而望,款款而来的列车仿佛畅行大海之滨,全无云贵高原的气势,反增添了一丝江南水乡的柔美与俊秀。

  石屏并未经历太多动荡,石屏车站修建完成后,个碧石铁路成为石屏人往来建水、蒙自等地的主要交通方式。老老少少乘坐着慢慢悠悠的小火车前往远方,曾是无数石屏人心中温暖的记忆。个碧石铁路退居历史幕后,石屏站成为蒙宝铁路的一个站点。2010年,此线全面停止运行,目前只剩下售票大厅等主要建筑。走近一看,石屏老车站立于一隅,犹如历经沧桑的老人,静默不语,洞察世事。法式的车站,站台上的棕榈树依旧挺拔,以不屈的姿势守护着这座老车站。明黄色的车站外墙,已有些许脱落的痕迹。绿漆铁柱剥落裂开,反而像绽开的花,露出红色的花纹。轨道下的枕木依次排开,呈现出暗棕色,托着两条铁轨直到远方。窄轨列车消失了踪迹,但这段故事却凝结成实物的模样,穿过时空距离娓娓道来。

  如今来到石屏的人多前往石屏古城,探访石屏古州衙、袁嘉谷故居、文庙、玉屏书院、石屏风、企鹤楼、准堤阁等古建筑群落,或是尝尝远近闻名的石屏豆腐,但仍有不少人总要前往石屏火车站,重温那段温暖记忆。

  文/李雪  图/石屏县委宣传部

  (来源:红河州旅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