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是徐霞客最后的抵达地,最后一次抵达是1636年,他在这里前前后后考察了40天,对火山、地热、物产、民情等做了详实的记述,并留下了3万多字的游记。徐霞客的雕像,伫立在腾冲的环岛路口。

  徐霞客是江苏江阴人,1607年的3月29日,他从家乡的胜水桥头第一次出游,畅游无锡惠山,泛舟太湖。那一年,他20岁。之后的34年间,他走遍了当时中国除四川之外的两京十二省,按照现在的行政区划,至少涉及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北、天津、北京、江西、福建、广东、河南、陕西、湖北、山西、上海、湖南、广西、贵州、云南19个省、市、自治区。在国务院颁布的第一批44个重点风景名胜区中,有25处留有他的足迹。他先后登过140多座山,考察过376个岩洞,可谓“亘古以来,一人而已”。

  徐霞客一生花了大量时间奔波于中国广袤的国土,北抵燕赵,西南踏及腾越。北京大学教授、博导吴必虎曾指出,徐霞客的旅行活动开始于22岁,结束于去世前一年的55岁,具有出游记录的年份前后计达20年。也就是说,他超过1/3的生命是“在路上”度过的。他的出行方向主要集中在南方诸省,向南方诸省出行的记录年份达15年,占其总出行记录的75%。以51岁为分水岭,他的出行记录的“数据量”有了巨大的增长。他游记的记录主要集中在生命的最后4年,即51~54岁期间。其间记录的游记日数达总量的86.28%。而且绝大多数的游记集中在南方,关于北方的记录仅有游历嵩山、太华山(今华山)、太和山(今湖北武当山)、五台山和恒山的少量文字,总计为33日,在他1057日的篇幅中,只占3.12%。在南方各地,尤以云南、广西记录最丰,其次是江西、湖南和贵州。

  明崇祯九年(1636),徐霞客经过缜密的安排,开始了他的西南之行。1639年,他来到祖国的西南端——腾越州(今腾冲),这是他人生旅行的最后一站,也是他游历最远的一站。他在这一带考察地热资源和火山群,还用大量的篇幅来描述当地集市、少数民族等人文景观。但云南边境的“瘴气”摧毁了徐霞客的健康,他终因“头面四肢俱发疹块”、“两足俱废”,于1640年返回家乡。第二年,他就去世了。

  1639年4月11日,徐霞客翻越了高黎贡山,两天后抵达了腾冲县城,在腾冲一共游历了40余天。腾冲是他一生中到达过的最西的地方,他详细记录了三宣、六慰、八关、九隘等边疆形势,也记录了傣族、景颇族聚居区的民族风情和土特产;考察了明光六厂的银矿、腾冲赶街的习俗和古道上各式各样的桥梁。即使今天在腾冲旅行,仍可以找到徐霞客所记录的很多地名。

  其实,一直以来被徐霞客称为“极边第一城”的腾冲仿佛是远离尘世的“世外桃源”,静静地偏于一隅。她真正被大多数人认识,还是通过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其实,包括腾冲的和顺古镇、火山热海、北海湿地、国殇园等都是值得一去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