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

  巴拉格宗在穿越千年的时光里,始终只有一个村庄——巴拉村,它座落于云雾缭绕的峡谷山腰,大小不一的藏房错落有致地洒落在这片土地上,每天,当暖暖的晨曦透过雪山的云霾,大自然律动的音韵唤醒了远山的瑰梦,炊烟袅娜的村庄显得格外的宁静与安详。

  巴拉为藏语译音,意为自巴塘而来的藏族村。相传,很久以前,格萨尔王手下一位大将厌倦了常年不断的战争生活。一日,梦见三位神女把他带到一个神山林立的仙境般的峡谷,那里没有战争,没有烦恼。第二天,他向佛教师讲述了这个美好的梦,佛教师告诉他,这是雪山山神的旨意,要你去寻找和谐宁静的家园。于是,大将带领家人和手下走了九九八十一天,为寻找梦中乐土跑遍了康巴地区的山山水水。当他们翻过崩波岗格宗雪山时已是深夜,断粮缺水、精疲力竭的人们一一昏倒在地,第二天醒来不禁惊喜万分,眼前这个山峰环绕,隔离尘世,依山傍水的地方,正是他们要找的理想家园、梦中的格宗(白色堡垒)雪山。于是,他们在此定居了下来。由于大将一家是巴塘人,所以把这里起名为巴拉村,村后面的雪山便被人们称为巴拉格宗雪山。千百年来,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世世代代过着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巴拉村原有居民60多户,因多种原因,现有居民仅10余户,共90多人,全为藏族。由于巴拉的祖先来自康巴重镇巴塘,所以巴拉村的藏语和周边的藏语方言有所不同,更接近于现今巴塘地区的藏语,文字使用藏文。有朋自远方来,村民们总以最高贵的礼仪,献上青稞美酒、奶茶和洁白的哈达,载歌载舞,把你邀进云上的村庄。

  巴拉村的民房为纯藏式的土墙碉房,一般为三层,建筑风格别致,底层做畜厩,二层当伙房、宿舍、仓库,三楼为经堂、客房,房顶都插有象征祈福的经幡。巴拉人世世代代在这里居住,他们在这里留下的每一道痕迹,回应着历史的回声,古老的土墙、沧桑的玛尼堆、斑驳的古寺遗址、雄奇壮丽的神山、险峻奇绝的峡谷……诉说着一个个动人的传说和故事。

  巴拉村还有一个有趣的习俗——村民不养狗。相传早在数百年以前,巴拉村主要以狩猎为主,户户养狗,即使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仍然食不果腹,生活极为贫寒。村里住着一户三兄弟,一天三兄弟出门狩猎,穿越峡谷的时候,在谷底发现了一坛闪闪发亮的银子,三兄弟在拜谢神山的恩赐后,老大和老二分别买了寺庙的僧侣名额,开始研习佛法,老大通过几年不断的努力学习,最终成为松赞林寺的堪布(主持),多年的佛学让他找出巴拉村贫困的根源,村民们将太多的时间都花费在狩猎上,荒废了农田,唯一能改变现状的就是改变生存方式,将耕种田地作为主要的生存来源,同时也响应了佛法不杀生的教义。于是,某一天他回到巴拉村,召集所有的村民进行讨论,村民们一直赞同,结下盟约,立下重誓,从那以后,家家户户不再狩猎,不准养狗。

  巴拉村的烧香台地,名“思康”(心愿达成之意),村民们又称“招安台”,从巴拉不远千里迁徙至此,为使周围的神山吉祥,护佑巴拉,每逢节庆,村民们都会在此举行隆重的煨桑祭祀仪式,叩拜祖先和神灵,风雨侵蚀的玛尼石堆上,依稀可见斑驳的古藏文,据说它跟现代的写法不一样。从湛蓝的天空高空俯身鸟瞰,八座神山就像盛开的八瓣莲花,巴拉村安详的端坐在正中央,年复一年,虔诚膜拜的桑烟通向神灵的世界。在村东头的神山有一个山洞,据说就是藏传佛教噶举派(俗称“白教” )的创始人米拉日巴大师在此修行过,米拉日巴是玛尔巴祖师的嫡传弟子,是西藏“实践佛法”的代表人物。他是一个彻底的出世主义者。他从维护佛教的立场出发,反对和抨击那些借佛教之名以图富贵、贪鄙虚伪、欺世盗名的宗教上层人物。

  从水庄村到巴拉不足二十公里的路程,过去的年代需要几天几夜的时间,悬崖峭壁上人工凿出的“人马天梯”,往往让人望而生畏。听老人讲,过去的马帮不敢独自出门,除了山路险恶,经常会与大山里出没的豺狼虎豹遭遇,因此,如果带上小孩,就要在孩子的腰间拴一根绳子,另一头拴在马脖子上,紧紧拽住马尾慢慢行走,防止小孩不慎摔落悬崖。从山外驮来一袋百十斤的大米,一到山下,就要分成三等份,每一份再套上三个口袋,防止沿途上的刮裂和磨损。每逢夏天雨季,到了山脚往往遭遇河水暴涨,千辛万苦下山,又要历尽艰辛爬到村里;有经验的大人会说,如果马帮驮运物资到了河对岸,最好马上过河,你在烧火喝茶的功夫,突然暴涨的河水会把你隔离在对岸几天几夜……一年中的三个月里,村民们才能吃上几顿大米,平时主要以洋芋、蔓菁、青稞糌粑为主要食物,连初一、十五这样隆重的节庆,全家人也只能靠吃斋度日,一直到九十年代初,人们还在以剁碎的蔓菁搅拌上荞麦粉熬成粥打发清寒的日子,虽然七十年代这里通了电,但火把、蜡烛和电池,还是不可或缺的必备照明工具。因此,多年来,很多来到这里的教师,很难留住一颗心,过去曾有家人对不听话的孩子说:“你如果不听话,我就让你去巴拉!”

  站立在如今的香格里拉大峡谷入口,从“呀咱”谷底向上瞭望,只觉万壑悬崖像天上的巨型陨石,随着飘移旋转的云层摇摇欲坠,很多人会失去这种站立的胆魄和勇气。这座笔直的悬崖自古以来就是巴拉村民进出山外世界的唯一通道,逼仄陡峭的旋梯烙满了古老的马蹄和村民的印痕,我想“自古华山一条道”来形容此时的心境,再也恰当不过了!十多年前,在开发巴拉格宗景区的时候,人们面对“呀咱天梯”时望而却步,一次次无功而返!此时,一位致力于改变家乡清贫日子的康巴汉子——斯那定珠,力排众议,发下誓言:“我要把山路修建到巴拉村!”一言既出,一片哗然,村民们曾嘲笑他说:“你是个疯子!”老年人郑重其事地告诉他:“如果修通了路,你就是我们的活菩萨!”今天,一座十多公里长、来回于悬崖间四十多个弯的“云梯”,像七色的虹霞架到了巴拉村,天涯咫尺,云上的巴拉不再遥远,不再沉默!这是一个惊人的奇迹,是一个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奇迹!如今,在巴拉村头,还修建了停车场,竣工当天,正是中国航母成功试航的日子,人们从高处发现,停车场恰如微型航母的的造型,沉静的远山沸腾了,人们亲昵地称它为——“巴拉航母!”

  有一位导游欣慰地告诉我们,他是土生土长的巴拉人。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在景区就业,公路养护都由村民来做,过去田地少,靠天吃饭,如今土地租给了公司,种下的粮食和蔬菜,都让游客来采集,让来到这里的客人都来感受农家的生活,接下来还要修建原生态酒店山庄,这天上人间换了容颜,醉了心中的日月,换来远山的幸福康宁!

  正所谓:“而今从头跨马骑,唱尽思古发幽情”。

  暮然回首,巴拉端坐在高高的云朵之上,让人浮想联翩,唤醒了过客沉睡的记忆。

  此时,怀着一颗透明的心,绕过水庄的白塔,一棵有着千年树龄的菩提树,与你不期而遇。它穿越千年时光,在巴拉格宗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傍倚峭壁,栉风沐雨一千多年,依旧郁郁葱葱,生机勃勃,仿佛在与历史对话。据《金光明最胜王经》所载,菩提树有守护神,谓之菩提神树。上师说凤凰乃是此树的守护神。凤凰是人世间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它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于熊熊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和幸福。因此此树又名“凤凰菩提”。

  万字佛前,惟妙惟肖的佛手印,诉说着浴火重生的涅槃与轮回,释迦牟尼、莲花生大师俯视人间,这佛途的彼岸,芸芸众生的期许与美好,把来往与尘世的心境都擦亮了。 

  宁愿把一颗释怀的心,慢慢沉淀在云上的巴拉,久久不愿老去!( 洪耀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