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寒起处,漫山红遍;湖光山色,碧波浩淼。仿佛一夜之间,白露霜降结伴而来,秋的原色在瑟瑟的寒风中,经受住雪霜的洗礼,在滇西最北的高原站成一树树斑斓的风景,匆匆的过客似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跟随着低吟浅唱的牧歌,流落在烟波浩渺的湖岸之畔,谛听山水清音,感悟人生百味,这就是纳帕海如梦如幻的秋韵!

  又一年的秋天,雪山依旧,莺飞草长。

  湛蓝的天空像一块蓝手绢,悬挂在高高的苍穹,飘渺的白云装点了美丽的真实,好像草原上奔跑的牧群,一不小心,就游到了天上,这种美轮美奂的魅影,在纳帕海的秋天,总是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草原上的狼毒花一棵棵、一丛丛、一片片……像一簇簇燃烧的火焰和满天的彩霞,从草原一直蔓延到神山的脚下,再美的语言也荡然失去了抒发的意义。

  寥落的村庄,炊烟袅袅。远远望去,它们的色彩青青的、淡淡的,朦胧得像一幅丹青的泼墨。

  最是那金波翻涌的青稞地,是藏家的画师们用手工精心研磨的金箔,涂抹在草原上最华贵的色彩,它们又到了收获的季节,藏家人手握镰刀,把丰收的喜悦和节庆的欢乐,倾诉给雪山草原,倾诉给蓝天白云、高天厚土。

  高高低低的云雀也按捺不住激越的心情,一个劲地唱着最动人的旋律。于是,绵延跌宕的远山醉了,竟把万顷碧波当成窖藏了千万年的陈年老酒,一个劲的匍匐在纳帕海里,不知今夕是何年,红彤彤的脸颊沸腾了清凉的酒海。纳帕海依旧微澜不惊,掀动着欢快的浪花,一次次拍打着醉汉的面庞,希望酒神们醒了以后,再跟着痛痛快快的醉。

  此时,你才发觉,一个人的旅行并不孤单,携手同游也不凡鲜亮和精彩!

  站在神山的脚下,向上瞭望,那满目的秋色别具一番风韵。聘聘婷婷的白桦林舞动着金色的风衣,山风徐来,它们哗啦啦的叫嚣着,一呼百应,似乎要盖过所有的音韵似的,在若即若离的雾岚里,恰似一群在国际舞台展示秋装的时尚模特,素净而又典雅,成为圣山最华贵醒目的点缀。

  雪山之上高大挺拔的落叶松、云冷杉、雪杉,就如精气十足标致帅气的小伙,毫不示弱,此时也改变了发型,系上一条条素雅温馨的围巾,走在T型台上,与端庄美丽的女模遥相呼应,相得益彰,松涛阵阵,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隐于密林深处的野山藤、五角枫、灌木林、野杜鹃、山花野草……或盘根错节,或藤树相恋,或挺拔俊秀,或遥相呼应。

  一片枫叶的灵动唤醒了远山的寂静,随着丹青画家的恣意挥洒,山地之间一下子敞开了娇艳的情怀,纷纷穿出最时尚流行的服装,大花大紫的貂皮裘衣;橙黄翠绿的羽绒夹克;蓝得透亮的水晶宝石;黛青色的眼影……不知名的野果红得诱人,一串串像晶莹剔透的玛瑙……

  层林尽染,大山是这个季节最威武的男子,而这些穿着秋装风韵十足的姑娘们,就是它最幸福的梦中情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袅娜的柏烟萦绕于密林深处,三两声牧歌牵引着啁啾的鸟鸣,涓涓潺潺的山涧隐匿在厚厚的腐殖土里,滋润着圣山上的万物,静待着初春最动听的萌发。

  情不自禁就吟咏起杜牧的《山行》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而云上的村庄,不正是我们多少年来生生不息栖居的这一方山水么?祈愿它的风华依旧,绿色依旧!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场不经意的雪,说来就来了。皑皑雪峰倒影湖中,黑颈鹤、斑头雁、野鸭等候鸟,纷纷从遥远的北方飞来在这里过冬,这里又成了一个鸟的世界。纳帕海水草丰茂且少有人迹,气候适宜,因此,成了能为黑颈鹤提供黄蚬、小鱼、植物根茎、水草、蝌蚪等食物最理想的家园。

  每年9月至次年3月,黑颈鹤在此栖居半年左右。千百年来,成百上千的黑颈鹤不远千里,飞临纳帕海,在这里宁静闲居。湖周围的草甸上,牛羊像洒落的星星散布其间,丰收的青稞,架满了高高的青稞架。

  半湖青山半湖水,聆听风月的回声,自然界一切和谐的原声,在这里达到了极致,远离尘世的喧嚣,宁静的心又回到久远。

  躺进大自然的怀抱,闭上双眼,静静地想象碧澄如玉的天空里,掠过的那一朵朵变幻的云絮,怎样在纳帕海的心窝里,一遍遍的荡漾开去。

  此时,冥冥之中有一曲骊歌似天籁传来,在天地的大美之颠,久久萦绕!

  天边飘来一幅七彩的画

  画的名字叫香格里拉

  呀拉索  香格里拉

  呀拉索……

  (洪耀辉)

  (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