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

  早就听说属都湖的鱼美味传名,深得雪山圣水的滋养,远远近近的旅人更是络绎不绝。而周末神游属都湖,则成为高原人一道亮丽时尚的风景线之一。

  潺潺的山涧时隐时现地掩隐在翡翠色的灌木林里。沿途的土路保养得甚好,不时地有道班的工棚和养路工在眼前闪过。约摸一个多钟头,车最后一个弧弯,天突地放亮,黛色的冷杉林近在咫尺,心随那瞬间闪现的阳光明朗开去。斜坡下的坦林地,秀水涓涓,树木葱郁。车还未停妥,狂欢的人潮已冲向目的地。

  牧狗的吠声早早地彻应过来,木棱房里的炊烟渐行渐近,袅袅的像一首古朴的童谣。捷足先登的游人,已在开阔的草毯上拉好帐篷,一朵朵彩色的蘑菇便与缤纷的野花相映成趣,云雀的鸣唱牵引着畅游的牧群,一群红领巾的歌声喧沸了宁静的景致,我们的狂傲不羁已随辽阔的湖海荡漾,相机的快门应接不暇。还算老师心细,备置的帐篷抵御了无常的天气。女孩们一个劲地张罗起捎带的美食来,男孩们则在固定的地点搭锅起灶。便有迫不及待的人流三五成群各奔向湖岸,不染纤尘的湖水微波鳞鳞,汲岸的水草像一根根绢丝绸带,微岚之外,掀动起绿色的狂澜,不知名的水鸟或嬉戏或斜飞或久久地盘翔,绝色的鸟音此起彼伏,充盈着这片清澈的世界。极限的对岸草原朦胧,成群的牛羊像泼墨中的静物,原始丛林倒映水中,牧场上的木棱房三三两两依山而居,傍秀水而临,我深谙的雅士诗人是否在此独对吟诗作赋呢?红尘中的淑女是否年复一年斜倚琴瑟,冥望这湖光山色,无法拨动那沉寂千年的佳音。南来北往的故人,掬一捧圣水,深深祈祷吧,让尘缘御下此生唯一的祝福,独浆泊舟,禅释的灵魂随明净游走,水纹之处,诗行已经诞生。

  随意歌一曲,豪情并现;姿肆舞一段,蜜意顿生。

  已忘来时之路,不经意踏向虚拟般的草径。南山的白桦林婷婷婆娑,蝶舞花丛,牧人若即若离,牧狗跟随其后,同行的一位长者深谙此湖的传说。他说“属都”意为酸奶汁凝固的白石头。很久以前,南山就有两次山体爆发,一次在白天,一次在黑夜,震天的轰鸣摇醒了梦中的草原,随即人们见到这里已是一潭幽幽的圣水,很多树木都被埋葬其中,在此玩耍的游人如果忘情大喊,总难免会淋一阵小雨。他又指指东南雪山垭口,翻过这座山,更是绝美的风景,斜坡上常种有蔓菁、洋芋、青稞等,还有住在那里的长寿人家,沿那个村庄爬到山头,便是一块平平整整方圆几十公里的大草原,使你无法想象上天的造化。

  谈兴正浓,一股股纯正的鱼香味扑鼻而来。鲜红、翠黑、青灰色的属都湖鱼肥硕体壮味美名扬,翻滚的锅里早有竹筷落下,原先的那顿排骨烧烤像经不住饱似的,呛人的龙巴辣椒使你不顾及去停顿,倾刻之间,军用大锅便—洗而空,五十来人的聚餐,真有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感慨。据介绍,它有滋阴补阳等许多功效呢!来过的游人一脸遗憾地指手划脚,若遇艳阳高照,整个属都湖水都会变红,那又是属都湖观鱼的又一大景观。

  游过世界的名城暗堡,领略过祖国的名山大川,再来看看迪庆香格里拉这片神奇的土地,无处不惊呼迟到的遗憾。而碧塔海和属都湖可谓高原的两朵姊妹花,碧塔海的“杜鹃醉鱼”,属都湖的“红鱼闹湖”,一个神传怪秘,一个景致壮观。碧塔海是诗是画,属都湖是歌是舞……那是一九九九年夏天的一次野炊,距云南省人民政府在迪庆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香格里拉在云南迪庆才时隔两年,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公园的建设才刚刚起步。那时,脑海中有这样一个真切的念想:假如渴望美好的人们仅仅只是为个人的私利而盲目地捕杀这些珍稀的物种,那将是未来世纪的悲哀!

  现在,在全州23870平方公里的地域上,包括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公园在内的各类野生濒危动植物得到全民的关爱与呵护。属都湖里的高原裂腹鱼,栖居在属于它们的瑶池里,木棒子打鱼的传奇成为现实;第四纪冰期遗留下来的活化石——高原重唇鱼,繁衍生息,把“杜鹃醉鱼”、“老熊捞鱼”的珍藏版演绎得淋漓尽致。

  由此,我们深深地祝福着这片赖以我们生息繁衍和诞生记忆的土地!(洪耀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