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换个角度看高山湖泊草原;带有科考性质的观赏高原植被旅行;有在地管家设计并带领的个人化定制旅行,等你再出发,来看看重新被定义的香格里拉旅行。

  时间过去了一个世纪,喜玛拉雅边缘的香格里拉依然隐秘,但不再是那么神秘。茶马古道上的远行者,最早的探险者带着马帮的旅行成为了传奇。

  19世纪到20世纪,青藏高原是探险者乐园,植物学家、人类学家,藏传佛教的虔诚信仰者,这些最初的外来者,一旦踏上过这片土地,他们的心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上世纪法国著名的探险家、藏学家大卫·妮尔是一位神话般的传奇人物。她在1923年到1924年的旅行中,在梅里雪山的外转经道上,无意闯入有着别墅,小城堡,花园的仙境,窥探到隐藏在雪山、草原、森林中的秘密。

  1966年,她在98岁的生日时写道:“我应该死在羌塘,死在藏区的大湖畔或大草原上。那样死去多么美好啊!境界该多高啊!”

  骑行自驾,也许是最早抵达香格里拉的旅行者,三江并流的青藏高原大美风光,丰富的民族传统文化,换个方式接近香格里拉这片净土。

  直升机旅行

  人类自诞生之初,便是在地表移动行走的生物。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所知所感,也基于这种移动方式带来的视角和视野。而飞行器的发明,击穿了人类作为直立动物在地面行走的空间感,如雄鹰般以一百多公里每小时的行进速度飞翔在海拔4000-6000米的高空,与雪山白云比肩而行。

  身处高出地表数千米的云雾间,俯瞰奔腾不息的金沙江大峡谷、丰神俊朗的白马雪山和气势磅礴的澜沧江,以平视或者稍微仰视的角度观赏延绵不绝的雪山之巅,天高云淡,人与群山默然相对,是脚踏实地的日常所无法想象的感动。在与大自然的对峙中,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对自我的执着,让自己能和自然宇宙和谐相融,从而离快乐的源泉就会越来越近。

  松赞“Eagle Trek——空中滇藏线”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开通长距离低空民用观光航线,能够低空俯瞰三江并流的唯一方式,也是能够亲眼见到青藏高原东南部从横断山脉到喜马拉雅几百座雪山和上千条冰川的唯一方式。
这条“空中滇藏线”为整个青藏高原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同时也是继汽车、民航、火车、徒步、自行车、摩托车之后,诞生的一种全新进藏方式。其意义并不只是使用直升机作为交通方式,而是通过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角——鹰的视角,去观察和欣赏这片纯净的高原。

  从三江并流到梅里雪山,从雅鲁藏布到南迦巴瓦,区域海拔落差最高能达到6000米以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区能同时拥有干热河谷、热带雨林、草原牧场、大江峡谷……当然,还有一望无际的雪峰冰川。

  天蓝得通透,云层挂在山巅,梅里雪山连绵不绝,云聚时,便仿佛是浮在四海之上的须弥山,,以现代航空器——直升飞机的力量,将自己提升到与之相对峙的高度。眼看旭日初升,金光普照,卡瓦格博峰金顶如佛像金身,逐渐显露神颜,那一刻,天地无我,心中震撼,言语无法表达。耳畔本应只有螺旋桨转动的声音,但砰砰的心跳声却好似响彻天地。

  定制松赞的Eagle Trek——空中滇藏线,你可以关注松赞旅行的公众号。

  野生植物观赏旅行

  香格里拉的地理景观,有壮美的大江,大山,大峡谷。横跨藏东南与横断山区,拥有远古地球飘移碰撞的痕迹,雪山、冰川、峡谷、湖泊、草甸造就了丰富的地质地貌,是地质地貌的天然博物馆。是第四季冰季冰期动植物的避难所,蕴藏关演化了众多孑遗物种。

  横跨云南北亚热常经阔叶林向青藏高原高寒植被带的过度地带,是全世界34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之一。

  三江并流遗产地和喜马拉雅东南部,观赏野生植物的最佳地点在香格里拉的碧沽天池和纳帕海,高山植物园,向西到白马雪山。

  三月底到四月初,滇藏线开始进入桃花盛开的季节。春浓时节,喜马拉雅岩梅悄然铺盖地面。接着,滇藏线上的杜鹃花把山脚草甸染成五颜六色。杜鹃花期刚过,随之登场的是黄色的锡金报春和黄花杓兰、紫红色的偏花钟报春和滇蜀豹子花,蓝色的西南鸢尾等等。

  七月,整个香格里拉高山草甸被玫瑰色马先蒿和开黄花的网脉橐吾代替,进入一年一度的鲜花高潮期,绿绒蒿也次第开放。绿绒蒿是青藏高原颜值最高的植物,颜色最多样,你能想到的颜色它都有:醉人的喜马拉雅罂粟蓝、纯洁无暇的白色、黄色、蓝紫色,有的甚至接近紫黑色。

  在香格里拉高山植物园,你能看到中甸刺玫(全世界花瓣最大的野生蔷薇)、金铁锁、景天点地梅、中甸绿绒蒿(香格里拉特有)、匍茎百合、西藏杓兰、云南杓兰、黄花杓兰等。

  翻越白马雪山,进入普金浪吧,报春、丛菔、紫堇、绿绒蒿、红景天、雪兔子……你需要带一本图鉴才能全部认得出来。

  一座雪山,冰川边缘最初全是硬石头,像石墙一样,只长藻类。经年累月的寒冻、风化,石墙会变成大石头,继而变成小石头,当石头越来越小,最后会变成土壤。然后,土壤里开始积攒水分、矿物质,于是,有了植物,而且有了开花植物。

  彭建生先生是香格里拉本土生长的高级生态摄影师,从1998年开始走滇藏线,在横断山区与青藏高原长期从事生物多样性调查,同时也是香格里拉旅行社的董事长,每年都会带队开展生态旅游实践,彭先生的公众号“三江主人”,专注推送青藏高原自然影像与生态旅行。

  香格里拉大环线在地家访旅行

  香格里拉—奔子栏—德钦(梅里雪山)—茨中—塔城—丽江

  从金沙江到澜沧江,从藏族到纳西族的聚集区,中间是多民族多信仰的过渡带。如果只是走一圈,自驾两三天的时间就够了。但你不可能深入到这条线的更深处。更细微的、更真实的生活,只有住下来,由当地人的带领,安静的去体会。

  松赞是在香格里拉本土长起来的酒店,用十多年的时间,布局在香格里大环线上,在每个点研发出不同家访和旅行线路,跟着他们的在管家,接近更细节的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的藏民家访,吃当地人家待客时的菜品,你和一家人,穿着藏装在弦子声中边歌边舞。

  奔子栏的木碗闻名全藏区,给自己彩绘一个藏碗,也能让手艺人多一份收入。尼丁高原徒步之后,安逸的下午茶时光,是高原度假才有的别样感受。

  松赞梅里在只有5户人家的山里,过去一妻多夫不分家,阿里嘎是其中一户的小爷爷,他认识山上的每一样是最好的向导。每一面窗都迎着梅里雪山的日出日落,夏秋时山里徒步,看得到的白马雪山丰富的野生植被。在阿呢嘎家用雕版印制出经幡,带到山上去,系在迎风的山口,经文如被风唱颂。

  澜沧江岸的茨中天主教堂,周末村民礼拜,圣诞节神父主持的隆重仪式后,不同民族圣装歌舞。松赞茨中山居更像是大花园,种田摘花的下午,田园生活的体验。

  塔城的好气候生产出最好的食材,不同季节的节日有不同的物产相伴。在塔城要吃好。去哈达村的纳西族人家,自己用石磨磨豆腐,煮豆浆,卤水点出来的豆腐鲜嫩润滑。

  在藏族和纳西族混居的金沙江河谷穿过,江的西侧属于香格里拉,东侧进入丽江境内。松赞在丽江古城外,玉龙雪山下的纳西族村子里。熟知民俗的纳西族人,带你跳一段模仿动物的东巴舞,教你用东巴文记下日月时辰。

  松赞建在香格里拉环线的隐秘之地,住的是酒店,更是在一个自然文化长廓里做自己的深度体验。之于香格里拉的旅行,确实值得被推荐。关注松赞酒店或松赞旅行的公众号,可以定制自己的旅行划了。(文/ 王郢)

  推荐香格里拉旅行背景阅读:

  《一个藏地女子的拉萨历险记》法 大卫·妮尔

  《消失的地平线》美 詹姆斯·希尔顿

  《雪山之书》 郭净著

  《雪山短歌》 马骅著

  《王文采口述自传》 胡宗刚著

  《纳帕海的鸟》 韩联宪著、彭建生摄影

  《喜马拉雅植物大图鉴》吉田外司夫著

  《横断山区高山冰缘带种子植物》徐波著

  《云南植物采集史略》 包士英、毛品一、苑淑秀著

  《青藏高原野花大图鉴》 牛洋、王辰、彭建生编著

  《雅鲁藏布的眼睛:大峡谷生物多样性观测手册》 西藏户外协会编著

  《横断山“三江并流”腹地野生观赏植物》 潘发生著、彭建生摄影

  电影《碧罗雪山》 刘杰导演

  电影《茶马古道-德拉姆》 田壮壮导演

       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