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云识天气,这是人们对自然规律一种定性的说法。但在香格里拉看云,去了特定的气候环境,却别有一番韵致,欣赏的是一道瑰丽的风景,它似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巍峨的雪山如果没有云絮的飘渺,好像就失却了诗意的灵性;湛蓝的天边有了绚烂的彩霞,雪域高原才显得更加壮美!于是,彩云之南牵引了人们的目光,香格里拉也因为这些迷幻多姿的唯美色彩,让世人痴恋和着迷!

  春天给予香格里拉的恩赐是奢侈的,远山之上,皑皑的白雪拥裹着不愿醒来的梦,当牧群用散漫的蹄印踏响草原的沉默,一朵又一朵、一片又一片、一层又一层悠悠忽忽、漂淡不定的白云告诉你,乍暖还寒的春天,还一直在猎猎的寒风中冬眠。

  云是这个季节唯一可以私通的语言,它们不紧不慢,灿烂的阳光似乎也是冷的,湛蓝的天空好像被小孩无意间的涂鸦,变得散淡、冷峻,却不乏诗意。但这些云朵比较吝啬,无意间就会悄声匿迹,对于艺术家来说,这样的景致显得太过夸张,如果失去了白云的陪衬,蓝莓一样的天空像是虚构布幕的幻影,总是让人不敢相信,渴望盘旋的雄鹰衔着云朵的翅膀,久久不要离去。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样的诗句,也正应对了香格里拉“长冬无夏春秋短”的特殊气候。姗姗来迟的春天才在夏天的萌动中悄然苏醒,一朵摇曳的野花、一条冰释消融的溪流,都是雪山最美的眼睛、最动情的歌唱。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慢慢爬过东山顶上,蒸腾弥漫的雾气已经集结在八瓣莲花盛开的绵延群山之巅,层层叠叠,像哈达随着柔风的轻佻曼舞,又像绒絮烟岚的曼妙幻化,阳光慢慢点缀着奇幻的色彩,此时的声音是宁静的,你只能伫立在属于自己的一隅,吐气如兰,痴痴的呆望和幻想。

  悠忽之间,太阳已经跳到了半空,炽烈的光芒让人睁不开双眼。此时的云朵似乎已经读懂了人们的心绪,一下子跑向了南、北、西的方向,它们如同刚刚出笼的牧群,追赶着天空一般碧绿的草原,腾跃着、欢叫着、嬉戏着,时而聚拢,时而分开,它们是茫茫苍穹赐予人类的祝福,是大自然告慰生灵最美的乐章。

  高原上空瑰丽多姿的云朵,揽入怀中就会稍纵即逝,念在梦里却始终如一。在我的影像里,对云朵特定的称谓不外乎有层积云、积雨云、彩云、乌云、火烧云、鱼鳞云、祥云……等等,但是香格里拉的云似乎还远不止这些,需要天文、气象学家对这些云进行重新命名。

  不经意的抬头仰望,我们会忍俊不禁,有时漫天的云朵像放射的天梯,一直伸向九天揽月,只要乘着这些跳跃的音符,遥不可及的梦就能马上实现;有时候是七仙女沐浴出更时随手撒落的霓裳,在微澜之中弥漫着海发的余香,即便是神笔马良在世,也无法点幻这些自然纯美的律动;当欢快的鱼儿遨游在空旷的天宇,粼粼的波光总让人按捺不住,似乎想一头跃上波澜浩淼的天池,让自己的身心也来一次灵魂出窍。当一团团、一簇簇、一片片的火焰在天空燃烧舞蹈,一种渴求的欲望在心里慢慢升腾,我就感到远在他乡的故人,怎样一步步走到温暖的火塘边,让浓烈的水酒烧红我们的记忆,然后围着熊熊的篝火,纵情狂欢。

  一次次的离别和聚首,一回回的追忆和畅想,总让游子牵肠挂肚。就像香格里拉上空雨后的彩虹,风轻云淡换来的淡定人生;寺庙钟声辉映的满天彩云,总让来与去的路变得清澈和真实;如果需要诗意的栖居,我想旅途中的你,还要背上智慧的锦囊,天上漂浮的祥云会告诉你,哪里是家的方向!

  杜鹃花散落的远方,没有悲伤和忧愁,轻轻的你来——不带走天边一片云彩!

  地址:云南迪庆香格里拉城区长征大道绒巴巷5号迪庆州图书馆

  (洪耀辉)

  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