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山泉的叮咚划破幽静的山谷,让人觉得来自天籁的声音胜过千言万语;看看数不胜数的潺潺溪涧流淌在十万大山之间,不竭的生命之源年复一年滋润了这片神奇的高原;俯瞰金沙江、怒江、澜沧江百转千回、汹涌澎湃,高原人与生俱来的坦荡情怀,就这样义无反顾,构织成滇西北最动人心魄的“三江并流”奇观,令世人赞叹不已!这是涌动在高原人血脉里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它丰润了高原人的精髓,也鼓动了人们梦想的翅膀。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在香格里拉,无处不在的庞大水系,以静态、柔美、跌宕、喧哗……等等呈现在天地之间,并赋予了最深情的韵味。

  当千年的雪山在姗姗来迟的春天醒来,尘封的坚冰渐渐融化成一滴一滴的甘露,高原上最唯美的阳光也在这点点滴滴的水露中灿烂开去,它慢慢的汇聚、集结、分流,形成无以计数的山泉和溪涧,滋润了雪山草原的万物。由此,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才得以繁茂,诗意栖居的村庄才有了袅袅炊烟,才有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才有了柔情似水的舞蹈和歌咏……这是守望在高原上的人们一代又一代聊以慰藉的渴望和梦想。对于那些不辞辛劳、跋山涉水、一路叩拜匍匐而来的香客而言,除了图腾崇拜的雪山,能得到神山圣水的沐浴,让灵魂得到洗礼,则是一生中最大的夙愿。

  高原的湖泊显得幽静、澄澈、透明而又蔚蓝,碧蓝的湖水似天上的瑶池,碧玉琼浆盛满远山的杯盏。微澜之处,漾起翩跹的涟漪,向人们诉说着此去经年的往事。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公园的属都湖、碧塔海,还有千湖山的天池等等,总是充满了神秘魔幻的色彩,深邃悠远,缥缈清幽,恍若仙境。让人分不清哪是山、哪是水,置身其中,天音渺渺,每天的太阳闪耀着江河湖海跃动的音符,弹奏出一曲曲天上人间的美妙乐章;而有月亮爬上树梢的夜晚,静谧的湖水则闪动着粼粼波光,把你也带进了如诗如幻的梦境,那些传说和故事,一遍遍叩动着你的心弦,牧房之外的篝火,慢慢点燃了心中的怀想,让你痴痴的畅想、迷惘。

  在中国最大的华泉台地——白水台。你的思绪会豁然洞开,“仙人遗田”就这样展露在你的眼前,层层叠叠的玉液琼浆不漫不浸,像挂在天幕之上的一幅静态油画,山色失颜,流水无声,它承载着纳西东巴文化的渊源一路走来,无声的告诉世界,这鬼斧神工的自然造化,不需要人们的喧哗和嘈杂,当你放下一颗驿动的心,静静品味大自然赐予人类的清音,你才发现水的韵致无与伦比,是它哺育了远山、村庄、田园,还有淡淡的炊烟。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江河无以成大海。香格里拉正因为有了水的灵性,才使得万涓细流的躁动与迸发,最后凝聚成不可遏制的力量,汹涌成沸腾的三条大江,让人惊叹和仰慕。

  虎跳峡四季奔腾的生命源流,折射着岁月轮回的日月辉光,像穿越时空的古歌,烙满曾经来与去的路。孤傲的雄鹰翱翔在风云之巅、悬崖峭壁、波峰浪谷之间,练就一身利眼铁翅和捕食的本领,最重要的还有胆魄与勇气,它们是绝境中最坚强的勇士。

  老虎一跃千年,铸成永恒的雕塑不朽的神话,让寻觅的知音踏醉梦中的家园。有人说,虎跳峡是智者,总是以威仪的姿态傲视群雄,但它不藐视千峰叠翠、万山葱茏;有人说,虎跳峡是仁者,总是以澎湃的喧嚣湮没万流,但它不嫌弃高山流水、潺潺溪涧;即便海枯石烂,老虎也会从巨石上一跃而过,站成一尊威武的自然雕塑,让过往的人们敬仰评说!

  虎跳峡素有“虎跳峡谷天下险”之说,险之俊美奇绝、夺人心魄,自然天成。江水以崩天裂地之势冲腾奔泻,身入峡中,真是看天一条缝,看江一条龙,头顶绝壁,脚临激流,惊险无比。江水态势,瞬息万变,或狂驰怒号,石乱水激,雪浪翻飞;或旋涡漫卷,飞瀑轰鸣,雾气空蒙,构成世上罕见的山水奇观!
     上虎跳距虎跳峡镇9公里,是整个峡谷中最窄的一段,峡宽仅叨余米,江心右一个13米高的大石——虎跳石,巨石犹如孤峰突起,屹然独尊,江流与巨石相互搏击,山轰谷鸣,气势非凡。

  虎跳峡号称“长江第一峡”,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美国人洛克就曾经三次驾机飞越这条峡谷,拍摄了大量的照片,从此让虎跳峡闻名世界,成为国外探险旅游者心目中寻胜探险的地方。

  伫立于一米阳光的高度,看风卷云涌,听鹰戾惊涛,人生的坎坷磨砺远不及这千年猛虎的一跃。恍然中,你被一种无以言说的东西感动得潸然泪下,那就是一生寻觅和需要释怀的情结啊!你的背囊已经装满神圣的责任和担当,你由来已久的洞悉之门慢慢打开,你在酝酿新的人生该怎样启程!宁愿就这样醉在峡谷的传说里,让风雨慢慢涤荡心灵的尘埃!久久不愿醒来。

  君住长江头,我住江之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同饮一江水。祖祖辈辈守望着长江源的岁月已经跨越了千年,它让你我共同编织了一个蔚蓝色的梦,守住生命之源的绿色屏障,守住我们赖以生存的幸福家园!(洪耀辉)

  (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