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

  广袤的草原,炊烟袅娜的牧房点缀其间。每年炎热的夏天,牧民们就会赶着自家的牧群来到高山牧场,伴随着叮当的牛铃,高亢甜美的山歌,牧群尽情的撒欢,牧民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来一次野外野炊,其乐融融的场景让人羡慕不已。

  藏族是一个具有悠久游牧历史和文化的民族,在这天籁之间,游客可感受从古到今千年不变的藏族原始游牧生活方式,又可亲身体验挤奶、打奶、提炼酥油等藏族牧人的劳作过程。

  听着远古的传说,仿佛就在昨天,给碧沽天池添上了几分更加迷幻的魅影!远远近近,林海与草场浑然一体,交相辉映,景观层次分明,如诗如画,给人以阴柔与阳刚相济的和谐美。

  碧古天池景区位于特提斯海洋闭合、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碰撞、横断山造山运动、青藏高原隆升等地球演化重要历史阶段和重大事件的关键性地域区,是高山地貌类型和演化过程的杰出代表地区之一,拥有众多的地质、地貌自然遗迹:高山峡谷、冰川遗迹、高山丹霞地貌、高山草原、高山冰蚀湖等等。特别是丹霞地貌和冰川自然遗迹等对研究地质地貌发展史、恢复古地理环境具有重要意义,对于研究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的活动频率、周期、抬升幅度,金沙江水系的形成、发展和演化等,都具有很高的科考价值。

  另外,碧古天池森林资源丰富,品种多样,蓄积量大,森林覆盖率91.7%。主要乔木有云杉、长苞冷杉、大果红杉、云南松、高山松等针叶树。区内地处种子植物的分化和起源中心,其生物多样性地位在我国乃至全世界都是极为特殊和重要的。植被类型丰富且保存相对完整,是滇西北地区保存比较完整的地段之一。山体从低海拔到高海拔,保存了由半湿润常绿阔叶林、针阔混交林、亚高山针叶林、杜鹃苔藓矮林、高山杜鹃灌丛、高山草甸、到高山流石滩植被组成的垂直植被带,垂直带谱较明显,植物群落受干扰程度较低,群落结构较为完整,生态系统功能良好,具有较高的保护价值。海拔4200米以上地带为亚高山寒漠土,地表为高山寒漠流石滩类型,海拔高,气候寒冷,植被差。海拔3500-4200米地带为亚高山草甸土,植被为耐寒草类和小灌木组成的灌丛草甸。海拔3600-3800米地带为暗针叶林土。植被多为成片云纱、冷杉林,为水源林地。海拔3200-3600米地带为暗棕壤。植被以混生的针叶林、阔叶林及杜鹃灌丛为主。植被以混生的针阔混交林及阔叶林为主。针阔混交林是青藏高原西南边缘的独特植被类型,该植被类型中保存了许多受保护的和重要的动植物物种,具有重要的资源和保护价值。

  碧古天池南接千湖山,北靠石卡景区,离机场相隔50公里左右,和214国道相距仅24公里左右。交通便利,区位优势明显。这里广阔的林海郁郁葱葱,茫茫草场繁花似锦,是酷暑中的凉爽之地。游客在这里既可以策马扬鞭,体验草原的豪情,又可以漫步林间,享受休闲的时光……春天,这里山花烂漫,鸟语花香,是踏青的好地方;夏天,广阔的林海郁郁葱葱,茫茫草地繁花似锦,高山牧场云雾缭绕,是酷热中的避暑胜地;秋天,绚丽的高原杜鹃花海是一幅令人心醉的油画;冬天,林海雪原,大地冰封雪裹,远山松枝银花怒放,高洁优雅令人神往。

  在摄影师的眼中,手中的镜头已经太小;在画家的心里,人工的色彩已经无法雕饰;在作家诗人的灵魂深处,目及之处都是最美的篇章和灵动的诗行……高原上的人家年复一年,用虔诚的爱心守护着这片美丽的家园,他们为人类创造的财富是无与伦比的。

  游玩了碧沽天池,走进雪山脚下草原深处的藏族人家,好客的主人会轻轻推开门扉,热情的邀你走进家门,在熊熊燃烧的火塘边,打酥油茶、吃奶渣和糌粑,一同品尝山珍野菜和藏家的美味,然后走进草原,感受一番异域别样的风情,那种美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高远碧蓝的天空,圣洁巍峨的雪山,辽阔起伏的牧场,险峻幽深的峡谷,成就了迪庆高原的美丽。但如果没有那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海,也许那美丽就会少一分妩媚。因为那花海,香格里拉就美得刚柔并济,收放自如。如果你去虎跳峡回来的路上,刚刚经过了惊心动魄的洗礼,再走进那花海,接受一番花海的沐浴,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

  路过小中甸,坐在车上远远地望去,满地满坡铺展了粉色、紫色、红色的杜鹃花,一直延伸到山林深处。有游人在其中拍照,有牦牛散布其中。一路来的游客忍俊不禁花海的诱惑,纷纷要求师傅停车。在被告知前面还有更大的花海时,仍然按捺不住地左顾右盼、翘首眺望着,终于看到大片的粉紫明亮了眼眸,众人蜂拥而至,纷纷像鱼儿入水一样迫切地扑进花海。

  这里的杜鹃花并不硕大,都是星星般簇拥的小小花朵,由近及远,花海雾岚,霓裳飞扬,蜂蝶翩跹,一丛丛,一蓬蓬,一片片,一坡坡,铺天盖地,如云似雾,如同一幅随意泼墨的水粉,又如天边飘来的一幅巨大的彩毡,有一种让人说不出、道不明怦然心动的美丽。与碧沽天池的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是粗犷豪放,一个是婉约芳菲。

  杜鹃花海中间的土地,有些颇像沼泽地带,不敢轻易下脚。空地上还长了一些各色的黄的、白的、紫的小花,把大地装点得姹紫嫣红,分外妖娆。

  大大小小的花海,一片连着一片,一望无际。走在其中,就有一种走向最深处的欲望,如同一个多彩的梦境吸引着人醉入其中。其实,大地上所有的美丽景色,又何尝不是造物主留给人类的一个梦境?现实的生活让人心力交悴,让人索然无味,让人不胜其烦,让人心中无梦,于是人们出行,游走,不远千万里,寻找可以安放心灵的栖息之地。

  徜徉花海,鹰击长空、云雀欢舞,牧歌悠扬,我似醉,非醉。似梦,非梦。人有多少时候,能够醉在美景之中,梦在现实之外?不去管它,且让我梦在此刻,醉入花海。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碧沽天池的美是无限的,花海的梦是永恒的,揭开它神秘的面纱,需要有一颗坦荡博爱的心,去静静的守望!(洪耀辉/文 彭建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