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

  我叫雨崩,诞生于四大神山之一的梅里雪山脚下,人们谈及我时总说“天堂在左,雨崩在右”,所以我也曾以为我是“天堂”的对立方。然而又有些人又评价我“身在地狱,心在天堂”,我的身世和定位就更不得而知,令自己都茫茫然。

  雨崩村位于梅里雪山的念慈母峰下五子峰脚下,那里的美无法用语言形容,晨曦或傍晚,山间云雾飘渺,都会让你有恍若仙境之感。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点亮主峰卡瓦格博的最高点时,金字塔状的主峰开始自上而下慢慢笼罩上一层金色,渐渐地,旁边一座山峰也涂上了金色,这便是著名奇观——日照金顶。

  在雨崩,有人喜欢春天,因为一切冰雪尚未消融,既保留着冬天的洁白,又透出春天的绿色;

  有人喜欢夏天,因为清风虫鸣远山炊烟,这在将是一个凉爽的夏天;

  有人喜欢秋天,满山金黄,能够一览梅里雪山的真容;

  有人喜欢冬天,白雪皑皑,静谧的梅里雪山又能带给你不一样的震撼。

  也始终说不上哪个季节最美,因为每一个季节都有它的特点,它的迷人之处,这一切的景色都值得我们去体验。

  探险家至死不忘的我

  熟悉我的都知道,我有跻身世界前十的徒步线路,其更是藏族人转了800多年的朝圣之路。

  但90多年前,藏区外的人根本没有听说过我,直至1923年的冬季,一个名为大卫·妮尔的法国女人靠近。妮尔和我的故事还有很多,她将这些都写进了书中——《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让整个世界人民为藏区疯狂,也让她最难忘的梅里内转经之路驰名中外。而我,由此正式进入大众的视野。

  外人难以察觉到美好的我

  什么是外人?我指的并不是藏区以外的人,而是那些从未走近过我的。

  这些人或许还不知道,我的守护父神山“梅里”之名只是艺名,真名是意为“白色雪山”的卡瓦格博,是世界公认最美的“雪山之神”;或许还以为我的子民只朝拜雪山,不知道还有神湖、冰湖、神瀑的朝圣;或许认为我只是深藏大山的不毛之地,不知道我的春季野花盎然盛开,夏季青稞金黄遍地,秋季五彩渐染山林,冬季雪花落满平地。

  关于我,坊间还有这么些传言:

  恨一个人,带ta去雨崩,承受地狱徒步之苦,

  爱一个人,带ta去雨崩,一览人间仙境之美,

  雨崩是地狱与天堂共生的幻界……

  而我只想自荐:

  雨崩,通往仙境的朝圣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