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期点翠佛手蝶纹步摇钗清早期点翠佛手蝶纹步摇钗

  用金丝,丝丝如发的盘绕做底托,再取翠鸟羽翼嵌入,这一抹夺魄的蓝赋予了点翠佛手蝶纹步摇钗以生命和灵气。簪于发髻上,移步一摇,环佩叮咛。近期,以清宫为故事背景的古装剧《延禧攻略》引发了收视热潮,演员精湛的演技、快节奏的剧情使得收视率飙升,而剧中女子精良的服装、化妆、道具质感,都成为观众热议的焦点。近日,由菩尘公讲主持,自得其所古典美学博物馆与世界书局联手打造、王玫梅老师主讲的“自得其所”美学博物馆之“清宫妆匣”开讲,展示百年前的清宫实物,再现了清宫剧《延禧攻略》中制作精良的首饰。

“清宫妆匣”由“自得其所”美学博物馆馆长王玫梅主讲“清宫妆匣”由“自得其所”美学博物馆馆长王玫梅主讲

  穿越:“老灵魂”与老饰品的碰撞

  位于昆明大都摩天商场四楼的世界书局似乎没有沾染上过多的商业气息,爱好阅读的人们站在一摞摞书堆中寻找着自己心目中的那一本。“自得其所”美学博物馆之“清宫妆匣”讲座就藏在这样一个文化气息浓厚的地方。

  讲座两点开始,但一点半之前就已有人陆陆续续来了,找好座位,静静等待着讲座开始。前来参加讲座的观众经自媒体“菩尘公讲”的公众号报名后,来聆听这天的讲座。

前来参加活动的观众前来参加活动的观众

  2015年8月,康乐拾翠茶苑创办了传统文化公益讲堂“菩尘公讲”,据创办此公讲的23岁青年魏浩帆现场介绍,菩尘公讲旨在拾遗补阙、茶海归宗,承中华传统之精华,扬中国茶道之美德,而之所以取名叫“菩尘公讲”,出自唐代禅宗六祖惠能大師的《菩提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自得其所”美学博物馆之“清宫妆匣”讲座是“菩尘公讲”的第十四期文化讲座,以“亲近传统 为爱倾注”——《延禧攻略》现场版之清宫妆匣为主题,介绍了清朝宫廷的首饰物品。妆匣是古代女子盛放梳妆用品的匣子,也是女子优雅生活的承载物。

王玫梅向观众展示清早期点翠凤纹对簪王玫梅向观众展示清早期点翠凤纹对簪

  这期讲座的主讲人为王玫梅老师,她是“自得其所”古典美学博物馆馆长、清华大学清美艺术品鉴定专家库成员、文化CHINA艺术品鉴赏委员会鉴赏专家、云南观妙自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国家一级艺术品鉴定师。

  “我有一颗老灵魂,也许每个人都有一颗老灵魂,正是这颗老灵魂,冥冥之中让我们相遇。”王玫梅用温柔的嗓音开场,对清代宫廷首饰物品进行了一次生动的讲解和展示。“老的器物,不止于眼。内里清明,自与神合。”老灵魂与老饰品的碰撞,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美妙绝伦的穿越之旅。

王玫梅展示着精美的首饰王玫梅展示着精美的首饰

  展示:揽镜自照 物我两忘

  这一次清宫妆匣讲座让人最为心旌摇荡的是听众们真正近距离接触到了那来自百年前清宫里妆匣里的精巧首饰和精致生活。王玫梅为大家带来了许多精妙绝伦的清宫首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燕京八绝。

妆匣内各种精美的首饰物品妆匣内各种精美的首饰物品

  步摇,是工匠对女性最大的贡献。一步一摇,耳边清脆,环佩叮咛,听之便心神摇曳。点翠,其上翠羽,随光流动,翠华流转。

  “把步摇簪于发髻上,我轻轻地一走,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叮咛声,那声音是如此微小,我相信就连离我很近的先生都没有听到。”王玫梅分享了自己簪上步摇后的感受。

清早期点翠佛手蝶纹步摇钗清早期点翠佛手蝶纹步摇钗

  据了解,点翠工艺是一项中国传统的金银首饰制作工艺。用点翠工艺制作出的首饰,光泽感好,色彩艳丽,只要在使用过程注意保护,光泽和色彩可以保存很长时间。在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点翠工艺达到顶峰,清朝的步摇钗上多以点翠作为点缀。王玫梅认为类似点翠佛手蝶纹步摇钗这样的工艺品是当时规矩森严的社会里女性们内心自由写照的一抹影阳。

  压襟,工必有意,意必吉祥。银烧蓝,温润的包浆,是它最令人着迷的地方。

  在《延禧攻略》里,无论是后妃还是宫女,衣襟上都挂着一个精美的挂饰,这叫压襟,也叫“事儿”。压襟的主要作用是压住宽大的衣摆,维持优雅的仪态。精心制作的压襟也具有装饰性,增添了几分美感。

王玫梅向观众展示清中期的吉庆有余老银烧蓝压襟王玫梅向观众展示清中期的吉庆有余老银烧蓝压襟

  当王玫梅从妆匣中取出属于清朝中期制作的吉庆有余老银烧蓝压襟时,在场的观众都敛声屏气,凝神盯着她手里的饰品。据了解,银烧蓝又谓银胎珐琅,因为其颜料的特殊性质,一旦温度控制不好,便极其难得成品。沉稳的蓝色沉淀着历史的厚重感,视线穿过这一小小的物件,仿佛可以看到当年佩戴此物件的女子是何等风姿。

吉庆有余老银烧蓝压襟上的四个小物件吉庆有余老银烧蓝压襟上的四个小物件

  据介绍,吉庆有余老银烧蓝压襟上部寓意四季平安,下方挂有四个“生活小物件”:挖耳、舌刮、牙签、夹子。压襟一般有“四事儿”和“五事儿”,有的压襟上挂着的是缩小版的刀剑等武器,增添了美感的同时,也格外多了一丝侠气。

  在清宫剧《延禧攻略》中,细心的观众们留意到,宫廷后妃们的无名指和小指上都戴着长长的制作精美的指套,其主要作用是保护手指上的长指甲,同时彰显自己尊贵的身份和地位,指套也称作“护甲”。

观众亲身体验护甲的魅力观众亲身体验护甲的魅力

  在讲座现场,王老师也带来两枚护甲,她认为在戴上指套之后,动作会变得轻柔,内心也会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感受。她介绍,中国的男性和女性在对指甲的爱护上,起初是男性比女性更甚,当时的士大夫阶层为了彰显生活的优越而蓄长指甲。后来女性认为蓄长指甲能够让手指显得更纤细柔美,于是也开始效仿。为了保护脆弱的长指甲,护甲是最好的选择。

王玫梅认为首饰是女子最大的自由王玫梅认为首饰是女子最大的自由

  “首饰,是女子最大的自由。我曾深夜着古装,揽镜自照,物我两忘,不知我与镜中之女子孰美?”手执一件精美的压襟,王玫梅说,许多老首饰,不只是时间的化石。一把古琴,只待它琴声再起,才是琴魂重生。一件美器,若冷冰冰的躺在玻璃柜里,就没了生气,而临它所处,艺术不死,文化不死,只是凋零。

  期盼:文化传承还需得言传身教

  “自得其所”美学博物馆之“清宫妆匣”讲座持续近两小时,给观众带来一场视觉与听觉的享受,也对古代女子的优雅生活有了更多的了解。正如王枚梅在讲座中所说:“今天我们讲到的是首饰,也许我们讲的不只是首饰本身,首饰只是一根主线,通过首饰可以把我们带到过去的时代和记忆,然后来启动当今。”

王玫梅谈首饰之美王玫梅谈首饰之美

  “少时读明末清初时,怪人金圣叹的天下才子书系列,你以为他在讲佛经,其实他在讲唐诗,你以为他在参禅打机锋,其实他在讲西厢。“在讲座开篇,王玫梅便说,你以为我在讲青瓷,其实我在讲诗词,你以为我在讲诗词,其实我在讲书法,你以为在讲书法,其实我在讲韵律。

  王玫梅说,朱光潜先生在《谈美》一书尽谈美学之道,艺术有不同,美学却殊途同归。“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先生极爱一句诗,意境幽远,回味无穷,极具禅味。可是如何意味悠远,不可说不可说。正是这不可说,造就了这艺术之间的通感与关联。

观众们在欣赏这些精美的首饰观众们在欣赏这些精美的首饰

  虽以所谓“现场版延禧攻略”为噱头,但王玫梅盼着更多人参与到文化本身中来,文化传承还需得言传身教。“今日我们种下一颗种子,也许他日破土,长成参天大树,再去庇护另一颗幼苗。意义不在今日,不在此时。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器物是死物,美学却永远鲜活。文化之间有渗透,艺术之间有渗透,美学之间有通感。”

  (来源:“自得其所”美学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