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凤庆县营盘镇京立安村下京立安小组的陈增伟,1958年出生,今年64岁,因为他老实能干,众人给他的爱称“老陈”。老陈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一人一户,独居在京立安温泉之畔。他是一名有30年党龄的老党员,也是一位退伍老兵。

  有安全住房是脱贫考核的硬指标之一,必须百分之百过关,不可漏下一户。可就在此时,村里张正虎支书说,老陈带口信来,说不愿意改他那间住房。谈好的事变了卦,我心里有点打鼓,暗忖是不是又遇上了一户“钉子户”?

  第一次去老陈的家,大约在2018年11月中旬,时值脱贫攻坚工作进入最为紧张的阶段。那天一大早,我和县林草局奎洪副局长,村监委主任杨家豹,驻村工作队长杨德志、队员赵亚森等一行五人去老陈家。

  老陈的家位于山脚的泵丙河谷。离开了镇村公路,通往老陈家的是一条不宽不窄仅能通车的山路,约有1.4公里,路头的一段杂草丛生,末端几处坡陡弯急,中间有一处位于陡崖之上,直让人不容迫近、小腿发软。

  “这条路是老陈半年前自己出资5000多元,找挖机挖出来的。”杨家豹介绍道。

  车子前进了一段,实在不能再冒险了,我们下了车,穿过一片密密的原始森林。山谷很静,偶尔听到几声鸟鸣,哗哗的河流声越来越近。摸出森林,眼前是一片开阔地,大约有十多亩的样子,老陈那间房子就立在河的岸边。我们连爬带滚,下了陡坡地,到了老陈家。

  老陈家与普通的农家没有什么两样,一间是普通的土木平房,用来居住和存放生活资料,在住房的左前方有一间用木条搭建起来的简易房,那是老陈的厨房。厨房的后侧建有鸡舍。有一群鸡,大约五六十只的样子散落在房前屋后,在幽静的山谷显得十分可观。看到有陌生的人来,鸡群警惕的眼神好奇地打量着。

  要说什么不同,那就是老陈在厨房的后边不远处,用石块支砌了一间十平米见方的石头房,房子垒的时间不太长,里面空空的,令人啧啧称奇。

  老陈没在家,厨房里的火还热着,山里的手机信号不好,也不知道他上哪儿了。

  第一次来找老陈,没想到却赴了个空。后来,在张支书和本村施工队张东老板的几经沟通后,老陈重新答应可以改造住房。老陈的住房问题解决了,我却一直未能遇见老陈。

  临近年末,建立农户帮扶台账、核算农户收入,是脱贫攻坚的一项业务。村里在核算老陈的年收入时,突然发现老陈年龄超过60周岁,却没有享受到五保政策。于是连忙通知老陈带上个人证件到村上办理业务。没想到,过了几天老陈没有动静,后经几次催促,他仍然未上村里办理五保手续。为了能尽快办理手续,村里只好亲自上门讨要证件。让人出乎意料的是,他却拒绝提供证件,说他自己的收入没问题,不用办五保。

  老陈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心里究竟装着什么秘密?大伙都猜不透。

  时间转眼到了2019年的“七一”建党节,全村能到的党员纷纷回到村党支部开会。传烟倒茶之际,我一下认识了老陈。

  他黝黑的皮肤,修长的身材,右手夹着一根香烟,翘着二郎腿,四平八稳地靠在椅子上,看上去身板十分硬朗。

  都是乡里乡亲的,又是七一节庆,回来开会的同志越来越多,村里的气氛更加活跃起来。老陈不拘言笑,多少显得有点独处,总是平和地听着别人说着些什么。

  我边添水边和他拉话,我说一句他搭一句。一来二去,相互之间感觉亲近了许多。我凑近老陈,和他挨坐在一块,继续了解打听他的情况。

  老陈兄妹五人,他排行老大。1979年他21岁,那年1月报名入伍,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争,曾到过蒙自、开远、文山等地,跟随35271部队从河口打入越南老街等地。在备战训练施工和战争期间表现勇敢,吃苦耐功,先后荣获“三等功”一次,优秀共青团员二次,任过步兵副班长,于1982年在部队期间入党。

  “老陈,有个事我很纳闷,总想问问您,您为什么不办五保政策呢?”

  “我还能劳动,又有退伍军人补贴,想给国家省点钱!”老陈说话不紧不慢,声音浑沉有力。

  “您家的路那么难走,您办五保政策拿到钱不就可以修路吗?而且那里又有温泉,村里去泡澡的人也不少,也是一桩好事呀!”我继续问。

  “就是要给国家省点钱,至于修路则是我自己的事。”老陈的眼神中透过一丝坚毅。

  我没有继续追问老陈,我明白了他的心。

  当初脱贫攻坚他不愿改房,那也是因为他认为房子住了那么多年没什么不好的,不必让国家多出钱,省一点是一点。自己还能劳动,丰衣足食,已经很满足了。

  老陈把国家看得很重,也把自己看得很重。

  我想,老陈就是这样一个人。(禹智明)

  (来源:凤庆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