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经典被改不可怕观念贬值才可怕)

  将“一分钱”变“一元钱”放到价值观层面讨论,并非小题大做、上纲上线。

  近日,一张截图在朋友圈流传,那首由潘振声作词作曲的著名儿童歌曲《一分钱》被改成了《一元钱》。有人感叹,时光飞逝,过去的“一分钱”成了“一元钱”;也有人质疑,这样改编经典,难道不是恶搞吗?对此,潘振声的女儿马莉接受采访时表示,这首歌写的是孩子天真无邪,跟物价上涨没有什么关系,如此消解经典不值得提倡。不少音乐创作者也持此观点。(9月8日《扬子晚报》)

  经典儿歌《一分钱》被改为《一元钱》,到底该不该、合不合适?事实上,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问题。且不说尊重原创、尊重经典、尊重传统文化等文艺常识和创作共识,单单从用当前的社会发展特征去审视诞生于半个多世纪以前的经典儿歌歌词这一点来说,这种改动就显得很无聊、荒唐,值得深思和警惕。

  捡到“一分钱”变“一元钱”,不是与时俱进,而是典型的削足适履、消解经典。按照“一元钱”的改编逻辑,今后这首儿歌是否还要改为捡到“十块钱”“一百元”甚至“手机”“二维码”等?聂耳《卖报歌》中的“七个铜板”是否要改?古典文艺作品中的“银子”是否也要改?如此,四大名著恐怕难以幸免,经典文化存在被解构的危险。

  儿歌“涨价”不可怕,可怕的是思想观念的“贬值”。更可怕的是,这种思想观念的“贬值”已经慢慢让社会大众放松了应有的警惕,“一分钱”变“一元钱”引发热议就是证明——部分网友认为这种改编未尝不可甚至合乎情理。“一元钱”改编者的本意也许并非调侃或恶搞,但其行为客观上造成了调侃或恶搞的效果,而且伤害的是年幼的孩子们。

  将“一分钱”变“一元钱”放到价值观层面讨论,并非小题大做、上纲上线。前几年,受“娱乐至死”观念的影响,调侃、恶搞经典和历史的现象流行一时,相关影视剧和视频内容时有爆出,甚至出现了令人大跌眼镜的雷人桥段,引发社会广泛担忧。对经典和历史缺乏基本的尊重和敬畏,无底线或无意识地进行调侃和恶搞,危害深远,不能一笑而过。

  以改编《一分钱》为例,现实中不仅存在这种主观恶意不明显的“一元钱”版本,还有一些刻意恶搞或调侃的版本。可以说,这首影响了几代人的经典儿歌,已经被改编得不成样子了。据报道,去年9月,陕西西安一男子故意将儿歌《一分钱》的歌词改编为带有明显侮辱人民警察的内容,公然向现场众多围观群众演唱,造成恶劣影响,被行政拘留5日。经典作品遭有意无意调侃或恶搞的案例,现实中不胜枚举。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前进,儿歌当然也应与时俱进,但我们需要的是像《一分钱》一样集时代性和超越性于一身的伟大作品,而不是无聊、无知地乱改经典。(陈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