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天黑赶紧回宿舍”墓葬文化让学生又爱又怕~听听云艺的特色课都讲些啥?)

  运动减脂课、名侦探柯南与化学探秘、恋爱学理论与实践、宠物欣赏与饲养、电子游戏通论……近年来,省外许多高校都开设了各类特色选修课程,彰显着大学课堂的魅力。羡慕“别人家的”选修课?省内高校同样有多门别具魅力的特色课程,深受学生喜爱。云南艺术学院的《中国墓葬文化》和《音乐治疗临床实践》就是如此,开课多年一直火爆,学生们也从这些不一样的课堂中收获满满。

  走近墓葬 学生又爱又怕

  什么是坟?什么是墓?在云南艺术学院的《中国墓葬文化》课堂上,副教授杨洋身穿灰色棉麻衫,手上拿着一把扇子,正为同学们津津有味地讲着“挖坟掘墓”。

  这门选修课从2011年开始开设,每次选课都要靠抢。杨洋说,其实这门课是以墓葬作为主线索,让同学们了解不同时代的历史文化。为了上好这门课,他利用假期走遍了全国20多个博物馆。“很喜欢这门课,内容很有意思。但上课后每次到有土有山的地方,就会有些心惊胆战。每天晚上天一黑,我就赶紧回宿舍了”,大二女生董思芮说。

  听课名额一秒被抢光

  “听课有风险,选修需谨慎。”《中国墓葬文化》早已是云艺的“网红”课程,每个学期选课,都是一秒就被抢光。许多抢到这门课的学生,总是不忘发朋友圈炫耀。而每次都挤满了来蹭课的同学,幽默风趣、内容独特的课堂十分吸引学生。

  “来得晚就没有座位了,我们都是提前10多分钟到教室门口排队,等上一节课下了就冲进来,争取坐第一排。每节课都有同学站着听,有时还有同学坐到教室前面摆着的钢琴凳上”,云艺音乐表演专业大三女生郅荃馨说。

  跑遍了20多个博物馆

  从2011年至今,已经有4000多名学生上过这门选修课。“2004年,陪我一起长大的外公离开了,对我触动很大。从那个时候开始,对生死我有了很多思考,与其害怕不如去了解,所以我开始系统地了解墓葬文化。后来盗墓小说和电影风靡,也有许多学生来问我相关问题,所以就向学校申请开设了这门课。”

  杨洋说,由于墓葬文化相关的文字和实物资料都较少,他利用假期走遍了全国20多个博物馆,拍很多照片回去与同学们分享。“我也走访过有盗墓经历的人,采访过‘赶尸人’。许多人之所以迷信是源于恐惧,而了解之后便不再恐惧。但课堂上一些图片会出现死亡、尸体、葬法等内容,可能令人不适,所以每学期都会提醒同学们听课有风险。”

  被学生称“教盗墓的”

  悬念、新奇、刺激,是《中国墓葬文化》留给许多学生的印象。在课堂之外,也会有一些学生找到杨洋分享自己遇到的“灵异事件”或者梦魇问题,杨洋则用科学为他们解释。其实,杨洋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戏剧文学专业。除了教授墓葬文化,他上的专业课涵盖表演、台词、创作等课程,他的身份还有导演、演员、编剧。

  但在很多学生眼中,杨洋仍旧显得非常神秘,授课期间他也遇到了许多趣事。“因为教授这门课,我备受误解。在校园里,会有同学看到我,跟身边同学说我就是那个‘教盗墓的’;有同学回家去拍照,让我帮看风水;有次去食堂,食堂阿姨还让我帮他们家看坟……与墓葬有关的,大家都会觉得神秘。”

  走进病房 音乐助人康复

  你相信音乐可以治疗吗?在云南艺术学院,还有一门课程《音乐治疗临床实践》,每周学生们都会走进病房,通过歌曲游戏、乐器演奏等形式,帮助病人康复。这门课是云艺音乐治疗专业的重要课程之一,该专业从2012年开始招生,每年都吸引了许多学生报考。在校期间,学生们不仅要学习音乐,还要学习医学和心理学。而在临床实践课上,这些大学生更是帮助了许多病人,也体会到了不一样的感动和成就。

  7年91名学生毕业

  2012年,云艺音乐治疗专业招收了第一批学生。今年,该专业已经是第7年招生。截至今年,云艺音乐治疗专业已有91名学生毕业。许多毕业生都去到了特教学校、中小学或康复机构,让音乐跨领域发挥着魅力。

  音乐治疗专业除了理论学习,从大二开始学生们还要到校外进行临床实践。目前,该专业已有云南省残疾人康复中心、云南省聋儿康复学校、云大医院疼痛科、昆明市儿童福利院、呈贡第一敬老院、云南省精神病院等12个校外实践点,涵盖儿童、成年人、老人各个群体。

  非药物的绿色手段

  云艺音乐治疗专业教师王茜茹介绍,音乐除了欣赏也有其他深远意义。音乐治疗专业20世纪40年代兴起于美国,中国最早是20世纪90年代在中央音乐学院开设,目前国内有10多所高校开设了该专业。这个专业的学生除了音乐治疗的专业核心课程,还要学习声乐、钢琴、吉他等音乐课程,同时也要学习医学和心理学。

  在云南省残疾人康复中心的《音乐治疗临床实践》课上,大四女生杨黎坐在中央,弹奏着尤克里里。每名孩子旁边除了有父母,还有音乐治疗专业的学生,一起学唱《两只老虎》等歌曲和肢体动作,气氛十分活跃。“音乐治疗可以通过音乐活动达到音乐之外的目的,这里很多孩子都有脑瘫、痉挛、孤独症等问题,音乐就是一种非药物的绿色手段,帮助他们康复”,王茜茹说。

  帮许多病人开口说话

  音乐治疗专业不仅有临床实践课程,每学期还有专门的教学实践周,学生要直接与病人面对面。杨黎告诉记者,“这个专业刚开始觉得挺难的,要学的内容很多。尤其是临床实践,一开始有些孩子不理我,也觉得很尴尬。在宿舍里,大家经常商量怎么做活动,假装面对着这些小朋友自己练习,自己的热情够才能带动起他们。”

  在一次次与病人的接触中,许多学生收获了不一样的感动。杨黎印象最深的,是在云南省聋儿康复学校,通过音乐活动帮助五六岁的孩子发音。“由于听不到,那些孩子也不会说话。课堂上他们带着助听器,我们就教他们唱歌,让他们发音。一个学期下来,那些听障儿童也能叫出‘爸爸’‘妈妈’了,有的还会说‘老师好’。我们特别感动,也很有成就感,感觉自己有了‘治愈能力’,能帮助很多人。”(记者 李思家 文 王宇衡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