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医疗队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不仅让我以湖北人的身份对他们表示感谢,也让我极大地提升了对云南医疗水平的信心,更让我对“你的岁月静好,是有人在负重前行”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

  昨天,春城晚报报道了“幸得有你 云岭无恙”的专题,在感激这些英雄的同时,我还想起当时云南支援湖北的医疗队。因为工作关系,我接触了他们中很多人,春城晚报和云南日报当时也报道了不少他们的事迹,但时隔半年,我依然想旧事重提,因为他们的事迹曾经深深打动过我。

  在今年2月12日,云南省分批派出人数多达一千多人的医疗队援助湖北省。在为期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云南医疗队奋战在武汉和咸宁抗疫第一线,使得咸宁成为湖北省死亡率倒数第二,治愈率排名第二并且第一个双清零的城市。这份得之不易的成绩不仅是属于咸宁的,也是属于云南的。

  这份成绩的背后,是云南医疗队的整个指挥部被称为“最强大脑”,一抵达咸宁就集中收治重症,云南医疗队直接接管当地所有县市区重症,并且做到一人一策,也就是针对每个病人制定不同的治疗措施。除此之外,留守云南本土的专家还随时提供远程医疗服务。

  这份成绩的背后,还有云南支援咸宁的医护人员所做出的牺牲 。穿脱一套防护服要耗时半小时,抢救病患过程中的口罩脱落等等,让当时的随队记者李荣最动容的一件事,就是云南省对口援助湖北省云南医疗队赤壁队(昆钢医院)95后队员何美娇,在知道爸爸去世之后,因为在遥远的湖北咸宁赤壁无法赶回家参加爸爸的葬礼。在父亲下葬后的第三天,何美娇就主动提出要求开始工作。按照当地的民风民俗,美娇的爸爸落葬后的第一天是“回山”,也是真正意义上亲人们去送爸爸最后一程的仪式,而远在咸宁的美娇只能默默遥望着爸爸远去的方向,深深地鞠躬……

  战斗在抗疫一线的云南人还不止这些。就在抗疫的最前线,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二科,曲靖籍护士吴亚玲也经历了与何美娇相似的事情,她在老家曲靖过年的母亲,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无法参加母亲葬礼的她,只能在医院一角,掏出手机和视频中母亲的遗体告别……

  这些云南小护士的名字,在当时传遍网络,站在云南人的角度看,她们是云南人的骄傲,而站在整个抗疫大环境下看,她们深刻地诠释了为什么我们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控制疫情,在全世界陷入和疫情苦战的局面时,我们却能够摘下口罩,能够出门吃饭看电影,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去。

  不仅是这些护士,还有支援湖北的云南医生,乃至记者……这些战斗在湖北抗疫一线的云南人,面临的环境要比留在云南危险许多,当时的湖北感染人数较多,医疗资源又非常紧张,然而他们创造了医护人员零伤亡的纪录,这也体现了有关部门领导有方,调度有序的功劳。

  现在居住在云南的我也曾是半个湖北人,说实话,云南医疗队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不仅让我以湖北人的身份对他们表示感谢,也让我极大地提升了对云南医疗水平的信心,更让我对“你的岁月静好,是有人在负重前行”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从那之后,在经过昆明各大医院的时候,我都会行一个注目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