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7月,22岁的拉祜族青年扎培成为一名正式党员。“将来我想做一个致富带头人,带大家学会新的养殖技术”,在云南勐海县布朗山乡曼囡村,扎培会定期用汉语和拉祜语给村民上课。

  今年1月,34岁的布朗族青年倪罗迎来了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儿子。“这些年,路通了,电来了,游客也多了。儿子出生后,我想把民宿生意再做大些。”在云南澜沧县翁基古村落,倪罗坐在自己的茶室里,满脸笑容。

  明年7月,32岁的景颇族青年勒干打算带妻子去大城市过个生日。“结婚时她跟着我很辛苦嘛,现在生活好了,我想带着老婆去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看看。”在云南瑞丽勐秀乡户瓦村,勒干对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大山深处,从过去、现在到将来,一条简单的时间线串起三个“直过民族”青年的不同愿望。而在他们身后,一场“直过民族”从“千年直过”迈向“百年跨越”的历史征程也已悄然起步。

  “要多学习知识和技能,多去外面看看”

云南勐海县布朗山乡曼囡村,22岁的拉祜族青年扎培在自家门前。(贾翔 摄)云南勐海县布朗山乡曼囡村,22岁的拉祜族青年扎培在自家门前。(贾翔 摄)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才由原始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直过民族”受历史原因、自然地理、文化习俗等因素的影响,仍然相对落后闭塞。

  长期以来,生活在“直过区”的人们,以刀耕火种、采集渔猎为生,缺乏对现代种养殖技术的熟练掌握,教育意识和学习能力也存在欠缺。

  因此,扎培的出现,对他所在的整个拉祜族村寨而言,仿佛一道希望之光。

  在驻村扶贫工作组组长罗志华的带领下,上过小学、有汉语基础的扎培开始学习组织召开群众大会,通过广播把党和国家的好政策传达给村里的老百姓。在扫盲教学中,扎培还可以用汉语和拉祜语给村民上课。

  “大家也希望学东西,学会了,猪、鸡都长得一年比一年肥壮。”扎培说,有了榜样的示范作用,曼班三队村民已经能很好地运用新技术种养殖。

  去年农闲时,工作队带着扎培外出打工,年收入增加了七八千,扎培也在逐步融入村外世界的过程中,收获了更多感悟。“要多学习知识和技能,多去外面看看,把自己的文化水平再提升起来。”扎培的愿望是成为一个像罗志华组长那样的致富带头人,带着乡亲们盖房子、买汽车,把日子过得更好。

  “路通了,电来了,生意就火起来了”

云南澜沧县翁基古村落,34岁的布朗族青年倪罗的民宿生意越来越红火。(贾翔 摄)云南澜沧县翁基古村落,34岁的布朗族青年倪罗的民宿生意越来越红火。(贾翔 摄)

  云南普洱景迈山古茶林中,深藏着一个典型的布朗族山寨——芒景村翁基古村落。这里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林木茂盛,林下古茶和天然林错落相伴相生,满目郁葱。

  布朗族青年倪罗,就生活在这里。今年1月,他迎来了双胞胎儿子的出生。伴随着这件喜事,他的民宿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10多年前,我们这儿路不通、电不通,这么好的茶叶卖不出去,大家靠种甘蔗和玉米生活。日子挺难的!”2011年,倪罗做起了自己的民宿生意,在他看来,修路通电这样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他生意火起来的主要原因。

  “这些年,随着进村的公路修通,来的游客越来越多,我们这里风景好茶叶好,能留住不少游客呢。”2018年,倪罗重新翻修了自己的民宿客栈,现在靠民宿和茶叶生意,年收入超过了20万。

  “生活富起来以后,越来越多的人把孩子送到县城上学。跟以前相比,不仅要接受教育,更要接受好的教育。”倪罗说,自己的愿望是让孩子们走出大山,去城里闯闯。

  “村里有了产业,我们就更有奔头了”

云南瑞丽勐秀乡户瓦村,32岁的景颇族青年勒干搭上了“产业扶贫”快车。(贾翔 摄)云南瑞丽勐秀乡户瓦村,32岁的景颇族青年勒干搭上了“产业扶贫”快车。(贾翔 摄)

  云南瑞丽勐秀乡户瓦村,是个以景颇族为主的边境少数民族行政村。2019年,这里达到脱贫退出标准,成功脱帽退出贫困。

  小伙子勒干,则是村里最早脱贫致富的那一批。

  勒干有个好朋友,也是云南有名的致富带头人叫段必清。2009年大学毕业后,“村官”段必清分配到户瓦村。他用筹集到的资金向村民租赁了15亩荒山,建起了养鸡场。2014年初,他成立了“瑞丽市户瓦山土鸡养殖专业合作社”,探索“合作社+公司+科技+农户”的养鸡生产模式。

  勒干,就加入了这个合作社。如今,合作社已拥有50亩育雏基地、70亩林下养殖示范基地、5亩标准化屠宰冷库基地,年生产鸡蛋超过70万枚,户均增收9000余元。

  “从以前种甘蔗收入不高,现在我养殖了200多只鸡,家里收入也翻了十几倍。”不太会表达的勒干始终带着憨厚的微笑,在他看来,正是加入了朋友的扶贫产业,让他的生活有了质的提升。

  “现在我们更有奔头了,我老婆跟我结婚后吃了不少苦,现在就想买辆好车带她出去逛逛。”勒干说,他也想像段必清那样当个老板,但还要再学习,尤其要学会使用电脑办公。

  今天,随着“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在云南“直过区”的落实深入,越来越多的扎培、倪罗和勒干正在出现,而他们正彰显着“直过民族”新青年的气象与希望。

  “第雅勒勒打比”,这句扎培常挂在嘴边的话,在拉祜语中是“样样好”的意思,代表欢乐,更代表祝福。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我们相信,未来的“直过民族”,一定会样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