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稳、细腻、厚重,没有过于繁复的花纹,只有表面的细纹和凸起暗示着它在火中锤炼的过往。正如把它从泥中带出的这片土地上的劳动人民一般,剑川黑陶总是出现在最不起眼、而又最接近生活的地方。

  黑陶在剑川的历史,可追溯到唐宋时期,海门口一带的优质土壤为黑陶的生产提供了良好的原料,海门口的两次考古发掘,每一层文化层中都出土了剑川白族土陶碎片,说明剑川土陶与先民生活紧密相随。鼎盛时,从上登村到天马、发达一线长约2公里的公路边,陶制品琳琅满目,形成了“陶制品”一条街。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黑陶制作也渐趋衰微。

  为了探访现代剑川黑陶的制作与传承,我来到了陶艺人董志明的土陶作坊。他的作坊依传统民居而建,院子里摆放着木桌与黑陶制作的茶具供客人休憩,厢房内分别是黑陶拉胚、修胚、打磨与晒胚的场所,地上整齐地码放着未经打磨的胚具,有大的罐,也有小的壶、杯、盘。制陶师傅在角落里认真拍打一个已成型的罐,热情地向我们介绍,这一步是打磨,通过对罐身的不断拍打、敲击,一来可以使罐的密度、硬度增加,二来可以确保陶制品的形状不受破坏。制陶的每一步都要倾注心血,不能马虎。拉胚的过程也令人称奇,只见师傅拿了块泥放在转盘中心,用水濯湿手掌,脚踏转盘的开关,泥块在师傅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一番熟练地按压推拉,泥块旋转着变薄、拉长、逐渐有了形状,一番动作看似简单,实则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能达到熟练,不禁令人称赞,好熟稔的手艺、好细致的匠人!

  除了黑陶,董志明的作坊还制作瓦猫。瓦猫是陶制品,造型多为长着大口的猫,多放置于屋脊正中处,外型略显狰狞,是寓虎于猫,取虎凶猛无畏之意,以达到镇宅、消灾的目的。董志明专门划出一个天井,教人瓦猫的制作方法,常有游客慕名而来,体验制作瓦猫的乐趣。瓦猫的制作过程步骤繁多,先将泥捏成不同形状,组合出瓦猫的“骨架”,接着用泥包覆,使外表平滑,再细化牙齿、眼睛,最后雕刻花纹,一只瓦猫才初具雏形。展示架上陈列着许多造型各异的瓦猫,有高有矮,胖瘦各异,有眼睛眯成一条缝的,也有怒目圆睁的,甚至有瓦猫从瓦上站起来手舞足蹈,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一位白族阿姨坐在椅子上细致雕刻瓦猫头部的纹路,花纹细细密密地延伸,赋予了瓦猫灵气;外省来的小男孩举着手里的半成品,兴奋地向我们展示自己的杰作,脸上、手上的泥也盖不住眼里喜悦的光。

  人们制作了黑陶,把脚下的泥土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见证了黑陶从陶、碗、盘,到“兰花热”时期的花盆,再到如今的茶具、陈设,从另一种角度来说,黑陶又何尝不见证了人们的变迁?每个地方的黑陶工艺都有细微的差距,我们可以从不同地区的黑陶作品看出当时当地人的性格与禀赋。如今的陶制品,人们更多地将其作为艺术品,而非生活用品使用,我们更该思考,类似于黑陶、瓦猫制作的传统技术,该怎样在物质文化高速发展的今天延续下去。(王馨颖  吴剑熔)

  (来源:剑川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