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云南新闻2月10日电(龙江 范朝东)“儿子,来,再带上两个鸡蛋,你还长着身体,容易饿,吃东西前记得洗手,警服妈给你消过毒了,放心穿……”

  “哎呀,老阚,你动作快点,儿子等着你呢,降压药放你乘务包里了,出门别忘了戴口罩,冰箱里有汤圆,晚上回来煮给儿子吃……”

  可敬天下父母心

  2020年2月8日,正月十五的清晨6点半,在送走了丈夫阚军和儿子阚渊浩这对父子乘警后,陈昆碧转身掩上了房门,一边给家里消着毒,一边为自己今晚的出乘进行着忙碌的准备。今年49岁的陈昆碧是昆明铁路客运段的一名列车行李员。自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他们全家就一直奋战在抗疫阻击战的第一线,一家三口在这个不平凡的春节里就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团圆饭。丈夫和儿子几乎每天一早就要出门,往返值乘昆明至成都的高铁动车,直至深夜才能回到家中,而她自己值乘的Z162次进京列车在抗疫的关键时期也成了昆明铁路集团公司唯一开行的一趟途经武汉的旅客列车,每一次的始发,行李车上都是满当当的装载着运往发往湖北地区的各类防疫物资,上货、登记、清点、看护、交接、卸货,陈昆碧总是细心负责的坚守着自己的岗位,确保着每一批防疫物资都能够完好无损的及时抵达目的地。一次出乘,四天往返,尽管回到家中时,她已累的直不起腰,可她总是不忘做好居家的消毒,并再三叮嘱老阚父子俩做好各种自身的防护措施,看着父子俩每次都能健健康康地出门,平平安安地回家,为人妻母的陈昆碧心里涌出的都是满满的欣慰。

  凝视

  陈昆碧的丈夫阚军是昆明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一名有着丰富列车乘务工作经验的老乘警。1993年从郑州铁道警察学院毕业后的,27年间一直在列车乘警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无怨无悔的辛勤工作着,曾先后荣获个人三等功二次,个人嘉奖三次。22岁的儿子阚渊浩子承父业,2019年8月与父亲阚军从同一所警院毕业后考入了昆明铁路公安,随即投入了大庆安保攻坚战,在昆明乘警支队实习的三个月里,他在父亲阚军亦父亦师的教诲下坚定的走出了自己从警之路的第一步。2020年春运伊始,小阚在经过派出所几个月的锻炼后,再次被抽调到了昆明乘警支队担负值乘任务。这一次,父子二人都被安排在同一天值乘昆明至成都的高铁动车,出乘时间相差不到一个小时,真正的成了“上阵父子兵”。

  “能够和父亲在一起并肩地战斗,我感到无比的自豪!”阚渊浩回顾着自己为时不长的列车乘警经历,心中总是那样地激动。虽然乘警的岗位及其平凡,但绝不平淡,从自己第一次独立值乘高铁动车、第一次处置列车警情、第一次应对列车晚点、第一次……,每一次遇到难题时,小阚总能通过电话在父亲那里找到答案。和父亲一起出乘,一起领取警务装备和防护用品,一起登上站台,一起整理警容,一起……,在与父亲阚军这所有的一起中,他学会了成长,也学会了成熟,而出行前父子俩一起的敬礼致意,总让他感到父亲的辛苦与伟大。“我一定要成为父亲那样优秀的铁路乘警!”小阚暗暗地在心中立下了誓言。

  上阵父子兵

  “儿子,知道咱们阚家是谁的后人吗?蚩尤!中国神话里的兵主战神,所以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要怕,不要慌,要沉着冷静的应对。”阚军每次在传授乘警业务知识给儿子时,总是离不开这个话题。“勤巡视、勤观察、勤询问,这是当一名乘警的基本功,眼明、腿勤、反应快,这是做一名好乘警必须具备的。”从巡视中要注意观察的重点环节,到开展列车消防和安全检查的重点问题;从规范执法值乘中的注意事项讲到列车警情的处置流程,老阚把自己几十年值乘工作中积累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渊浩,为儿子扣好了从警生涯的第一粒纽扣。

  夜幕垂临,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值乘工作,寂寥的大街上昏黄路灯拉长了老阚父子俩回家的背影。“爸,今天我在队上签了请战书,报名值乘Z162次列车,我想站在抗疫阻击战的最前沿!”听着儿子阚渊浩斩钉截铁的话语,老阚没有丝毫的责怪,他用力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到:“儿子,去吧,爸爸支持你。记住,咱们阚姓就是门里有个敢,勇敢的敢,敢于担当、敢作敢为的敢。17年前,你那时5岁,爸把年幼的你丢给了你的妈妈,自己顶在了抗非典的一线。今天,你长大了,就让咱们一家人在这滚滚车轮上勇敢地守住疫情防控这道门吧!”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看着父亲那略见老去的背影,阚渊浩被泪水浸润的双眼此时却显得格外的澈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