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元阳县大力推广“稻鱼鸭”综合种养模式,带动群众脱贫致富。图为梯田里的鸭子。(新华网 詹晶晶 摄) 近年来元阳县大力推广“稻鱼鸭”综合种养模式,带动群众脱贫致富。图为梯田里的鸭子。(新华网 詹晶晶 摄)

  春耕时节,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阳县大渔塘村的梯田里呈现出一派繁忙的景象,村民正忙着准备春耕,梯田中的水面上不时荡起一圈圈涟漪,那是田里的鲤鱼在游动,远处的鸭舍里热闹非凡,人还未走近就能听到鸭群的叫声。

  记者见到元阳县呼山众创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正雄时,他正同元阳县农业农村和科学技术局的工作人员在田间作指导。

  “我们现在正在做的是一个‘稻鱼鸭’的综合种养模式,这是一个纯生态的模式,鱼可以吃掉梯田里的害虫,鸭子也可以把害虫吃掉,不施化肥,既生态,又能提高综合产值。”张正雄说。

  为了将哈尼梯田的保护利用、脱贫攻坚、产业发展、品牌打造有机结合,近年来元阳县大力推广“稻鱼鸭”综合种养模式。2017年,元阳县以“公司+合作社+农户、合作社+农户、种植大户带动”等方式,打造“稻鱼鸭”综合种养连片示范点13片2万亩,辐射带动3万亩,覆盖22个贫困村、4792户贫困户,示范区亩产值达10174.2元。

农户正在梯田里忙碌,准备春耕。(新华网 詹晶晶 摄)农户正在梯田里忙碌,准备春耕。(新华网 詹晶晶 摄)

  元阳县呼山众创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于2016年12月注册成立,2017年开始推广“稻鱼鸭”模式,目前以“公司+合作社+农户”的形式流转了2800亩梯田,涉及两个村委会。

  张正雄算了一笔账,如果农户仅以传统的方式种植红米,按照以前3元一公斤的市场价格,一亩地一年的收入只能达到1000元左右。

  “现在根据我们基地这两年的测产情况,每亩的红米产量在410公斤,鱼的产量在50公斤,一亩投放16只鸭子(15只母鸭,1只公鸭),鸭蛋一年的产量在2500枚左右,算下来综合产值接近1万元。”张正雄说。

  除此之外,农户将土地租给公司,每年每亩地能收入1200元的租金,农忙时期还能回梯田里务工,每天的工资从100元至300元不等。

  梯田里产出的红米、鱼、鸭蛋等农产品,公司再通过和合作社签定合作协议进行回购。

  “现在红米我们以7元一公斤来回购,鱼是40元一公斤回购,鸭蛋是每枚2元回购。”张正雄说。

  “‘稻鱼鸭’模式其实并非我们首创。”张正雄对记者说,1300多年来哈尼族的耕种方式中就有这个模式,只是没有大规模的推广,在元阳县农业农村和科学技术局总结了经验和规律后,和公司一起推广这个模式。开展“稻鱼鸭”模式之初,当地也做过许多尝试,例如水产的选择,尝试过鲤鱼、鲫鱼、江鳅、螺蛳等,根据当地的海拔高度和气候特点,最终发现,鲤鱼是最适合养殖的品种。

  “鱼沟怎么开?鱼怎么养?水稻插秧怎么插?这些我们都提供技术培训。”张正雄说,希望通过对一些明白人、带头人的培训,提供技术支持,以及给予适当资金扶持,让这些带头人在村子里面形成一定的示范效应,从而让更多人一起来开展“稻鱼鸭”综合种养,保护好梯田。

 元阳当地对一些明白人、带头人进行培训,提供技术支持,给予适当资金扶持,让这些带头人在村子里形成一定的示范效应,从而让更多人一起通过“稻鱼鸭”种养模式,保护好梯田。(新华网 詹晶晶 摄) 元阳当地对一些明白人、带头人进行培训,提供技术支持,给予适当资金扶持,让这些带头人在村子里形成一定的示范效应,从而让更多人一起通过“稻鱼鸭”种养模式,保护好梯田。(新华网 詹晶晶 摄)

  目前,呼山众创公司的销售渠道主要以线下推广为主,例如通过在上海的合作商进行销售,红米主要销往广东、上海等地,鱼鸭等鲜货产品则主要针对本地市场,发往昆明定点的经销商进行销售。

  经过探索,元阳呼山众创稻渔综合种养示范区荣获“国家级稻渔综合示范区”称号, 元阳县研究制定了《元阳县“稻鱼鸭”绿色高产高效综合种养模式发展规划(2017—2020年)》,主要布局在当地13个乡镇,力争到2020年发展“稻鱼鸭”综合种养模式10万亩。

  张正雄说,以前不开展“稻鱼鸭”模式的时候,老百姓收入低,没人愿意来种田,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一旦田地撂荒,田坎就会坍塌,从而会造成梯田环境的破坏。

  如今,千年梯田被激发出新的活力,很多年轻人也选择了返乡。出生于1988年的张正雄介绍,目前呼山众创公司共有46个人,大多都是和他一样的80后、90后,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很多工作人员都是元阳当地人,还有一些是哈尼族,这些年轻人外出读了大学以后,又重新返回家乡创业。

  “现在推行‘稻鱼鸭’种养模式之后,群众收入明显提高,很多年轻人都选择回来承担起一份责任来保护梯田,大家再怎么累都会非常开心。”张正雄说。(詹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