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皆是好儿郎,如今已是耄耋客;千里祭奠车马累,惟愿青史传后人。”,4月2日,10名四川中国远征军老兵在家人及志愿者的搀扶下,不惧舟车劳顿重返滇西主战场——龙陵松山,祭奠长眠于此的战友。

  祭奠活动在低沉的气氛中进行,在陆军第八军第一百零三师抗战阵亡将士公墓前,全体人员垂手肃立,四川普善公益慈善促进会会长蒲寒宣读了《祭中国远征军抗日英烈文》,紧接着曾经参加松山战役的95高龄的廖沛林老人代表全体参与祭奠的中国远征军老兵讲话。在庄严的军礼过后,廖老情真意切的道:“长官!兄弟!同学们!当年强渡怒江,我负伤了退下了那个战场。为什么我还活着……。”说着说着,老人哽咽难语、泣不成声,在场人员被廖老感染得无不泪湿眼眶。随后,廖沛林老人向阵亡的战友敬奠了三杯白酒,大家有序的向阵亡将士敬献了鲜花。

  据蒲寒女士介绍,本次一行的10位抗战老兵,年纪最大98岁,最小为90岁。在攀谈中,记者获悉,廖沛林是中国远征军71军第28师老兵,先后五次登上松山。 1925出生于四川乐山市井研县,曾在成都国立高级工业职业学校专修无线电,1943年还未毕业,作为一乡之长的父亲,没有商量就替他报名参加了中国远征军。1944年6月的强渡怒江战役中,右手腕被弹片击中,伤口周围感染变黑、血流如注,为保住右手,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硬生生挖掉了感染部分,如今伤疤清晰可见。老人也因伤被迫转至昆明野战医院养伤,错过了松山大反攻,至今成憾。对于滇西抗战的主战场——龙陵松山,他有着特殊的感情,在采访中,老人谈到:“我今后想到松山来,陪伴我长眠在这里的战友、兄弟,我想和他们在一起。”

  在祭奠的抗战老兵队伍中,现年91岁的曹泽富,耳聪目明、精神矍铄是唯一一位没有家属随同的抗战老兵。父亲曹善群是中将副军长,毕业于黄埔五期高等教育班。1944年年仅16岁的他,在听闻日本侵略者即将打到贵州独山的消息,与众多同学一道投笔从戎。担心年纪小参军被拒之门外的他,情急之下,冒用同学表弟的名字入伍,顺利入伍后,被编入中国驻印新编第1军第38师113团3营12连机枪排任中士班长。日本投降时,随部队奉命到广州接受日军投降。抗战结束后,老人无心内战,在得到退役请求后,先是考上四川大学攻读法学,随后又到华西协合大学医学院专攻儿科专业,自此一生悬壶济世,是四川南充有名的儿科医生。如今每天都健步到社区卫生室,为群众问诊把脉。谈及松山战役的重要性,曹泽富由衷道:“没有云南的远征军拼命的往外面打,光靠我们驻印军是是打不回来的。首先得拿下松山,才能够很快的消灭日本鬼子。”

  “珍爱和平,勿忘国耻。”历经70多年的风雨洗礼,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曾经娃娃兵,如今都已是垂暮的耄耋老人。在民族危亡之际,他们挺身而出,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他们英雄事迹将彪炳千秋、流芳百世。在谈及本次公益活动,远征军后人四川普善公益慈善促进会会长蒲寒,眼眶盈泪的向记者谈到“远征军老兵都想回到他们战斗过的地方,去祭祀他们的战友,他们觉得战友很年轻就埋骨异乡,他们活着很幸运。我每次来到滇西这个地方,我就觉得他们那些将士的魂都在这个空中飞舞,每一个地方我都觉得应该有他们的身影在哪儿。我父亲也是中国远征军,他和我讲过他很多战友在他身边倒下了,当时收尸都来不及,所以我觉得我来祭拜他们就是我父亲的一个心愿似的,我每次都觉得我摸摸这些泥土,我都觉得是他们的身体。”

  祭奠仪式后,全体远征军老兵一同乘车到龙陵县城抗日战争纪念馆进行了参观,一幅幅波浪壮阔的战争场面犹在眼前。(李长明 雷雳)

  (来源:龙陵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