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上午,中国远征军“在世老兵”徐中平终于在去世一年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松山——中国远征军雕塑群。根据老人生前遗愿,徐中平与夫人钟富英(钟富英2014年过世)一同合葬在自己的雕像之下。

  2018年4月5日,在新疆生活了72年的抗日远征军老兵徐中平因器官衰竭,在新疆库尔勒的家中辞世,享年97岁。徐中平老人12岁就离开湖北老家,到重庆的汽车技工学校学习。1943年,国家民族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之际,在“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感召下,老人投笔从戎,与其他学生兵一道乘车从重庆到昆明,然后乘运输机经过驼峰航线飞达印度。开始被安排至驻印美军做翻译工作,后又被分配到中国驻印军指挥部运输队。

  据徐中平女儿交代,老人多次在被记者采访时,都不断讲道:“惭愧啊!惭愧,我未能亲自上战场杀敌”。作为一名中国远征军,雕塑家李春华以徐中平为原型创作的雕塑被安放在中国远征军雕塑群里的“在世老兵”方阵里。谈及雕塑,二女儿徐晓燕感激的说道:“作为远征军的后代,这个李春华老师,能有这份心,然后在龙陵县政府、云南(省)政府大力支持下,修建了这么一个宏伟的雕塑群,作为我们远征军的后代,我们觉得非常的感谢,然后也为他们感到自豪。”

  2013年9月3日,《中国远征军》雕塑群举行盛大的落成仪式。雕塑群落成前,徐中平老人收到了请柬后,就迫不及待订好机票、准备了好酒,渴望着能再次回到龙陵县,看一看将生命与青春奉献给国家和民族的战友、兄弟。临行前,老人突感身体不适,小女儿徐义替父亲完成心愿。

  据徐中平老人的小女儿徐义介绍,老人在世时,经常看抗战的影视作品,特别是中国远征军方面的,常常看得两泪纵横。在采访中,徐义谈到:“其实这些革命的先烈,他们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到了这个年代,他们并不需求更多物质上的补助,他们更希望的是对这段历史的认可,对他们身份的认可,这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因为我们要尊重历史,我们要对这段历史缅怀,我父亲对他的这段历史是非常看重的并引以为豪,因为在他年轻的时候用他的热血他用他的青春,为祖国能做出贡献,当这段历史也被认可得到承认的时候,他希望大家也永远记住,也希望我们永远记住这段历史,所以他希望他能回到松山来。”

  耿嘉陵的父亲耿萌龙一名中国远征军,同样伫立在中国远征军“在世老兵”方阵里,耿嘉陵连续5年到松山祭拜家父。在与老耿交谈中,老人谈到:“每年来我都抱着缅怀英模、缅怀先烈的这么一个心情来,也抱着一个感恩的心来,感恩这些民族先烈国家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保卫国家,也感谢滇西人民、龙陵人民提供了这么一个安息的地方,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祭拜的地方。”(李长明  雷雳)

  (来源:龙陵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