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理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16]流淌于青瓦白墙间的艺术——白族民居彩绘)

  从双廊镇的南诏风情岛往西看,苍山在周城村的上方打开了一道“生命之门”,1400多座白族民居院落从门中流淌而出,就像冲积扇一样在眼前缓缓铺开,绵延近2平方公里,蔚为壮观。

  这些建筑以典型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为主,青瓦、白墙、飞檐,古色古香。大门、照壁、山墙、腰线、龙马角上,一幅幅生动的白族民居彩绘图案,将这一幢幢古老的民居点缀得熠熠生辉。

  白族民居彩绘是大理白族地区一种流传久远的民居装饰艺术,内涵丰富,形式讲究,风格朴素而不失庄重,不仅用作神祠、庙宇和大型古建筑群体上的装饰,而且广泛应用于白族民居建筑。

  在大理,凡是白族聚居的村镇,都能看到独具特色的白族民居彩绘。它是白族人民长期生产生活实践和艺术创造的结晶,集中体现了白族人民的审美意识、价值取向,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2008年6月,白族民居彩绘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白族民居彩绘历史悠久,远在唐代南诏时期所绘的《南诏图传》中就有“修廊曲庑”图,证明了白族彩绘在建筑中的应用。后经元、明、清历代发展,白族建筑彩绘的内容不断丰富,到20世纪30-40年代已达成熟的阶段。大理市喜洲镇严家大院、董家大院为代表的白族民居传统建筑群即是白族民居彩绘的代表作。现代的白族民居彩绘基本上沿袭20世纪的工艺,但所使用的材料更加丰富。

  《南诏图传》中有“修廊曲庑”图

  白族建筑多为土木结构,青砖、白墙、灰瓦与建筑彩绘相互协调映衬,以黑、白、灰三色为主,着重突出“白色”这一主体色调。彩绘多为雕、画结合,多集中于门楼、照壁、腰檐、围屏、转角马头、山墙及檐廊下的天花、藻井、板壁等部位,宛如画在房子上的水墨淡彩画,使建筑“屋不显财,墙不露形”,别有诗情画意。

  彩绘艺人根据大理建筑的不同类型和实际情况,在建筑上绘制精美的彩色图案。“粉墙画壁”是白族建筑装饰的一大特色。清一色的青石墙基,外墙面多为上白(石灰)。墙体的砖柱和巾砖都刷灰色缝,墙心粉白。照壁檐口下,由方形、扇形、圆形等各种花空连续成一条彩绘带。宽窄不同的彩绘带,饰有色彩相同的装饰带,图案包括书法绘画,山水花鸟,唐诗宋词,林林总总,古典雅。历经百年,仍清晰可辨。

  白族民居彩绘图案丰富,有动物、植物、器物、诗词、山水、人物、还有历史神话故事等,寓意深刻,寄托了白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企盼和祝福。常见的有香草纹(如草龙、草凤、缠卷草纹等)、如意纹、云纹、回文(又称万字纹)等。还有各种含意深刻的吉祥图案,如“渔樵耕读”“琴棋书画”“一路(鹭)连升”“锦上添花”“四季平安”等以及用毛笔书写的诗词,这些色彩和图案除了装饰外,还起到驱邪禳灾、祈祥求福、陶冶情操的作用。

  秘密武器“纸筋灰”

  在制作工艺上,白族民居彩绘也有其自身特点,其中颜料的打底工序是保证彩绘不褪色的基本条件,最为重要。白族民居彩绘的打底工艺独具地方特色,木结构部位的彩绘打底一般用猪血、桐油和石灰调和成的“猪石灰”。泥砖墙的打底更为讲究,通常是先选用发好的纯质石膏,将白棉纸一张张地掇在膏里,拌合成“纸筋灰”。彩绘时,将“纸筋灰”抿在需要彩绘的部位,等石灰半干时,开始彩绘。如果当天抿好的石灰彩绘不完,收工前要将其铲掉,第二天彩绘时重做,始终在石灰半干的状态下完成,才能何证彩绘永不褪色。

  白族民居彩绘有着悠久的历史,同时也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彩绘艺人,他们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丰富发展了白族民居彩绘。目前已公布命名一批白族民居彩绘的国家级、省级、州级、县级代表性传承人,其中李云义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民间的白族民居彩绘从业者和传承人群逐渐增多,保护传承队伍力量不断壮大,使白族民居彩绘得到有效的保护传承。

  白族民居彩绘技艺独特、图案丰富、文化底蕴丰厚,是白族建筑艺术精华部分,不仅融合了白族建筑艺术与汉族民族建筑彩绘艺术的精华,寓意深长,且彩绘多取材于自然,绘画精美。许多古老的白族民居彩绘建筑已成为当地价值杰出、具有影响力的历史文化遗迹,其中喜洲白族民居古建筑群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时,白族民居彩绘也集中展现了白族文化多元、开放、包容的特点,成为白族与汉族及其他各民族文化交融、和谐发展最好的诠释和见证。(秦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