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由于次日即将登台表演滇剧《代纣斩妖》的两位演员临时告假,这件事让73岁的张德元有些“头疼”。图为滇剧表演中的穆桂英(右)与杨宗保(左)。(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演出前,张德元还是抓紧时间去这两户演员家做沟通工作,劝说他们再坚持演完这两天。忙碌了一早上,张德元感叹道:“我这一辈子,所有的开心事、烦心事都注定和滇剧有关了。”图为张德元(男 左)在与演员们交流。(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张德元是昆明市牛街庄业余滇戏班第四代掌班人,牛街庄素有“滇戏窝子”之称,村中的“牛街庄滇戏班”自清朝光绪年间就存在了,至今已有上百年的历史。牛街庄的第一批唱戏班子是由一位范姓人承头并联合周边滇剧爱好者参加组建起来的,之后牛街庄滇戏班主更迭,传到张德元这里时已是第四代了。图为在幕帘后准备登台的滇戏演员们。(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张德元从11岁就开始学习滇戏中的吹拉打弹唱,不仅如此,由于张德元非常热爱滇戏,对于戏剧中的白话、改剧本、安排角色、导演、道具等方面,张德元也都去学习了解。图为张德元正在拍摄滇戏表演。(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张德元说,1978年是滇戏的黄金期,当时的牛街庄戏班子人数由30多人扩大到了70多人,其中年轻人就占了70%。张德元记得,在表演《水浒传》中一个情节时,当时上台表演的小伙子就有20多人。图为戏服道具。(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但是渐渐地,张德元发现,表演滇剧已经不怎么赚钱了,许多演员纷纷离开戏班外出打工,演员的缺失使得他们表演的次数减少。于是,戏班散了,观众没有了。图为一位小戏迷在浏览演出节目单。(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张德元于是开始四处奔走寻找那些离开的滇剧爱好者。直到2006年,张德元和30余名滇剧爱好者重新把牛街庄业余滇戏班组建起来。图为工作人员正在帮助演员戴上头饰。(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牛街庄业余滇戏班的成员赵静9年前就来到戏班里了,据赵静介绍,最初她什么都不会,是张德元一点一点的教她。如今,她不仅会根据不同的角色给自己画不同的妆,而且在唱戏方面她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图为饰演穆桂英的演员赵静正在化妆。(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像赵静这样不是专业出身的参演人员在剧团中比比皆是,凭着对滇剧的热爱,他们就纷纷投入到了这项事业里,尽自己的力量传承滇剧。与此同时,当地政府也做出了许多努力。图为演员正在戴发套。(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在政府的帮助下,6名专业剧团的老师来到牛街庄业余滇戏班里教授指点演员们如何唱词,如何表演。而由于戏班是免费演出,其经费有限,在经费宽裕的情况下,每年滇戏班的老师们能够得到一两千元的收入。图为演员们在后台准备。(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给牛街庄业余滇戏班子写剧本、编排导演的黄晓瑞,从事滇剧艺术事业已经有50余年了,由于家里人也从事着滇剧艺术,黄晓瑞自小就收集了很多历史剧本。他告诉记者,反复演相同的戏,观众会产生疲惫感,于是他来这里帮戏班成员编排一些观众没有看过的历史剧,帮助他们一起将滇剧传承下去。图为黄晓瑞(中间)在表演滇剧。(新华网 范芳钰/文 供图 新华网发)

  不止如此,因为戏班里的成员年龄普遍在35岁以上到70岁以下,没有年轻人,于是在政府的协调帮助下,包括黄晓瑞在内的几名老师就常去牛街庄附近的学校里,教授爱好滇剧的孩子学习,戏班则拿出攒下来的5万元给孩子们买服装。图为学滇剧的孩子们。(新华网 范芳钰/文 供图 新华网发)

  黄晓瑞发现,在教授过程中许多孩子都对滇剧非常喜欢,唱腔、眼神,一教就会,但是因为孩子还有学业需要完成,在表演完以后许多家长都不让孩子继续表演滇剧了。图为黄晓瑞(左)在教孩子们表演。(新华网 范芳钰/文 供图 新华网发)

  不仅是滇剧里负责唱腔的年轻演员缺失,在滇剧表演中,负责打击乐的演员更是少之又少。图为在舞台侧一旁的戏曲乐队。(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 摄)

  俗话说“一台锣鼓半台戏”。在滇剧中,开场、过门和间奏都需要辅以丰富的打击乐进行伴奏,而敲打锣鼓的演员就是整个剧中的指挥家,他不仅需要懂戏、还要了解其他乐器,掌握节奏,控制全场。图为演员扮演的穆桂英。(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何元贵是在牛街庄业余滇戏班里负责锣鼓的演员,15岁时,何元贵就开始学习这门技艺,他告诉记者,每次表演时,心里一定要有板,有板才能有戏。想要学会击打锣鼓,初学者至少要学习三五年,如果要熟练,那至少得学习十年以上了。图为何元贵在击打锣鼓。(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在滇剧表演中,何元贵不仅要耳听八方,同时还要眼观六路,随时盯紧演员的动作来迅速判定敲打的时机。舞台上的所有乐器,何元贵都会,由于参演的人员不够,所以何元贵在敲锣打鼓之余还需要奏响其他乐器。图为表演现场。(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每一场戏都是一个故事,每场戏背后都有深刻的含义。”张德元认为,观众们不看源于接触滇剧不多,且不了解故事的历史背景,所以不懂戏剧里在讲什么。正如大家爱看到小说翻拍的电视剧一样,源于对这个故事的了解,所以更想去看演员们会如何表现书中的人物,“滇剧也是这样表现的。”张德元说。图为服装师正在后台做准备工作。(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

  “只要观众了解历史,多看滇剧,滇剧仍然会受到大家的热爱。”张德元始终坚信,滇剧文化在大家的努力传承下,终将会被众人所熟知并热爱,滇剧会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图为戏班里的服装师在等待着表演。(新华网 范芳钰/文 潘越/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