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沙溪古镇的古戏台。 苏金泉 摄图为沙溪古镇的古戏台。 苏金泉 摄

  沙溪——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至今完整保存有古戏台、兴教寺、玉津桥等古迹与众多的白族老宅院。十多年前,随着茶马古道旧日生活销声匿迹,人们逐渐从古镇老宅中搬离,仅剩下一些不愿离开的老人留守旧时光。

  近日,记者到访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沙溪古镇,当地对古镇进行了保护与开发,乡村古镇旅游兴起吸引大量青年来到沙溪,他们进入古镇老宅中工作、生活、创作、逐梦。

图为在沙溪古镇里写生的人。 苏金泉 摄图为在沙溪古镇里写生的人。 苏金泉 摄

  冬日阳光下起凿的木雕师

  午后,阳光照在沙溪古镇一间木雕店门口,刚满20岁的李志金身着单薄T恤,在店门口俯身专注雕刻一件木制茶台。

  不久前,他从剑川县职业高级中学毕业,之前在学校学到的绘画、雕塑、雕刻等工艺美术技能在沙溪古镇找到了“用武之地”。

  “我们剑川是木雕之乡,在唐宋时期雕刻技艺已经成熟,后来成中国八大木雕流派之一。”李志金告诉记者,“来到沙溪的游客大多是文化人,他们喜欢木雕这样的手工艺品。不仅如此,古镇内的客栈餐馆也钟爱木雕器具与装饰品。

  他正在雕刻的木制茶台长一米,需要雕刻的面积仅两张A4纸大小,“5天后完成雕刻,卖价可到1500元左右。”

  李志金说,沙溪古镇现为工艺品创作提供了安静优雅的环境,也提供了市场。“我想在这里传承剑川木雕技艺,当然也想获得财富。”

图为沙溪的景致。 苏金泉 摄图为沙溪的景致。 苏金泉 摄

  与沙溪一见钟情的归国学子

  傍晚,暮色渐浓,客栈餐吧斑斓的灯光将沙溪点缀得格外浪漫。

  李尊看着数对情侣牵手从他的西餐店前走过,“并没有因此沮丧,小店昨天才开始营业,在沙溪的日子还长着呢。”

  今年24岁的李尊是四川成都人,曾在瑞士留学,回中国后进入一家大酒店工作。他告诉记者,“我姐姐特别喜欢沙溪古镇,来过这里五次。”去年7月,姐姐带他来沙溪旅游,当时他就对沙溪一见钟情。

  于是,李尊辞去酒店繁杂的工作,在沙溪租下半座老宅子,筹备开一家西餐厅。他说,沙溪之前鲜为人知,十多年前是瑞士联邦理工大学的学者和学生无意中发现了沙溪,并将之推向世界。

  “所以这里每年都有许多外国人来沙溪旅游。”他告诉记者,外国游客也将是他西餐厅的重要客人。

  李尊希望,能够在沙溪远离大城市嘈杂忙碌的生活,拥抱宁静与悠闲。

图为沙溪古镇南寨门。 苏金泉 摄图为沙溪古镇南寨门。 苏金泉 摄

  从玉津桥走来的少女们

  次日清晨,穿过稻田,穿过薄雾,赵新爱与几名年轻女子从附近村庄走来,她们踏过玉津桥后进入沙溪古镇。

  沙溪旅游兴起后,古镇内现有16家酒吧茶室,13家木雕产品及绣花鞋等特色旅游商品店,111家客栈、酒店、宾馆,吸引了不少当地青年进入古镇工作,赵新爱就是其中之一。

  赵新爱告诉记者,她曾经去过昆明打工,但因父亲身体不好,母亲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一年前回家后在沙溪古镇一家客栈找了份工作。“在家附近工作,离父母近,离土地近。”

  “最近,我们村里也开了家客栈和咖啡馆。”赵新爱说,沙溪古镇周边有7个村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村庄内明清时期的传统建筑、特色民居和名木古树星罗棋布。

  “我们村也可以像沙溪古镇一样发展旅游。”赵新爱已萌生了将自家宅院改成客栈的想法。

图为沙溪玉津桥。 缪超 摄图为沙溪玉津桥。 缪超 摄

  河堤上等待日出的文艺青年

  天色越来越亮了,许玲趁着太阳还未爬上山脊,在沙溪小河河堤上选了块石头,静静坐下等待日出。

  数日前,她独自一人从四川来到沙溪,想在这片静美的隐世之地寻找绘画灵感。

  许玲带着画板走遍了沙溪古镇里里外外,“富有生活气息的田园风景,独特优雅厚重的白族古建筑,宁静温暖如归的古镇时光……沙溪有太多的绘画素材。”

  她对记者说,“我会常来,用绘画记录沙溪,将它展示给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