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理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7]寸发标的“小炉匠”到“传承人”之路)

  1996年,寸发标来到北京故宫博物院珍宝馆,想看看皇家工匠的手艺。走到雕刻着九龙环绕球体的金嵌珍珠天球仪前,驻足了整整两个小时,拿着相机拍了几百张照片。拍到细微之处,他的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尽管馆内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他“走火入魔一般”,身边出现不少工匠画图纸、焊接、制作的场景,一瞬间,把这个天球仪读懂了。

  “我看到这个作品,便可以做出八九不离十,这么多人都在看热闹,唯我一个人在看门道,我岂不是这些工匠、这门手艺的传承人?”想到此,寸发标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想,这是他和这些手工艺品的缘分,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匠人,一定要把自己的手艺弘扬好,传承好。

  在这之前,寸发标是16岁就从大理鹤庆新华村走出的走街串巷的小炉匠;在这之后,寸发标用天赋加努力,成为了银器锻制技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小炉匠”

  寸发标的天赋,在初中时就已显露锋芒。班主任李镜光老师戴着老花镜,上课时,看近处要戴上,看远处要把眼镜“架”在鼻子上。寸发标觉得这个样子好玩,拿着作业本把老师画下来。投入创作中时,连老师走到身后都不知不觉。下课时,老师问作业本里活灵活现的肖像究竟是出自谁人之手,寸发标说是自己。老师不信,拿出劲松牌墨水的盒子让他临摹,他几笔就将图案跃然纸上。老师十分惊喜,鼓励寸发标一定要去艺术学院学习。得到鼓励后,寸发标画画更起劲了,买了好大一摞白纸,每天放学回家就练习画画。

  在家乡大理州鹤庆县新华村,男人都背井离乡,在外面挑着担子走街串巷,靠帮人加工金银首饰来养家糊口,寸发标的父亲也是这样的小炉匠。初中毕业,寸发标收到了艺术学院预科班的录取通知,但当时母亲去世,家里经济本就拮据,何谈交出几十块的学费?父亲做出决定,“天干三年饿不死手艺人”,让他跟着学手艺。那一年,寸发标16岁,也就是那一年开始,寸发标跟着第一任银匠师傅——父亲一起,从小银饰品开始打起,敲着小锤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新华村匠人走街串巷很讲究。走在大山里,狗叫标志着生人来访,山里人便关门闭户,谢绝骚扰。这个时候,银匠们的外交才开始充分展现出来了。他们先走到其中房屋最高大、庭院最宽阔的一户人家的门口,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链子,隔着门告诉屋主,“我们是手艺人,是来打制银器的”。屋主听了他们绘声绘色的一通解释,就会打开一条门缝偷偷观察。等确认来者没有恶意后,银匠们就成功“敲门”进屋了。

  进屋以后,银匠们使出浑身解数,帮主人家打扫卫生、挑水洗菜,赢得主人好感。再经过不断地动员和说服,终于成功地为主人家打制了第一件银器,银匠们就在村里立定了脚跟。三天后,主人开始为银匠们杀鸡,到村里为他们招揽顾客。三个月后,银匠们要走时,主人一家人往往会哭着舍不得他们走。寸发标说,“新华银匠在走村串寨的过程中,锻炼了能适应任何环境的本事。从不让进门到进门的过程,犹如人生曲曲折折的奋进过程。”

  17岁那年,寸发标跟着父亲到了文山州丘北县。有一天,父亲和师兄弟们赶集去了,只留下他一人守家。偏偏这时一对母女急匆匆找上门来:后天女儿就要出嫁了,戴在胸前的银饰还没有!当时寸发标只会錾花,不会打银片,没有办法帮她们做银饰,原打算让母女俩等父亲回来,但禁不住那位母亲的苦苦哀求,寸发标决定孤注一掷,接下这个活。母女俩走后,他很幸运地从工具箱里翻出了一个银片,照着母女俩拿来的模板上的花样,先在银片上画出图案,再从背面舂打、灌铅,做出立体的浮雕图案。等父亲和师兄们回来时,寸发标已经拿着做好的银饰在清洗了。父亲很惊讶,也很满意,给了他很高的评价。第二天,母女俩来拿制作好的银饰,小姑娘看到比拿来的模板还漂亮,高兴地抱住了寸发标,连声道谢。从此以后,寸发标名声大振,村里人人都争着来找这位“小寸师傅”锻造银饰。

  18岁那年,寸发标第一次离开父亲,自己带着徒弟去西双版纳闯荡。因为没有办理通行证,不能直接通关,他们从普洱走路过去,途中经过小勐养的野象谷。他们4个小伙子,最大的19岁,最小的17岁,都是第一次走这条路。这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湿气非常大。到了夜里两点多钟,他们准备烧火取暖。打开火柴盒,里面还剩下两三根火柴,火柴头已经泛白。擦第一根火柴时,没有起火。寸发标又拿了第二根火柴,放在大腿上捂干,最后终于用信笺纸点燃了篝火,把留在身上避邪的几颗米抖出来,用铅饭盒煮了半小盒饭,几个人分着吃。夜里,从远处传来阵阵野象群的吼叫声,他们守着篝火,把背包绳拴在扁担上轮流站岗,一整夜都不敢合眼。直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他们才走出原始森林,到了住家户。

  从此以后,寸发标先后去了省内的思茅、版纳、临沧、文山、曲靖等地和贵州、广西、四川等省份,将自己小炉匠的“小锤”,在外锤过了整整十八年。

  “家乡宝”

  后来,寸发标辗转到了西藏,一呆就是八年,练就了精湛的工艺,对手工艺人所承载的文化、艺术、智慧都有了更深切的感悟。

  1995年,云南日报援藏记者任琴在拉萨八角街买了很多小银饰,带回去送给家乡的亲戚朋友,亲朋们都说这些银饰出自一位鹤庆匠人之手。后来,在当地举办的一次赛马大会上,任琴用鹤庆标志性的银器认出了摆地摊的寸发标。作为大姐,作为朋友,任琴劝他回到家乡新华村去创业,既可以照看父母和孩子,又可以陪伴妻子,收入也不会比西藏差。“你的认识错了,你面对的不是鹤庆人,不是云南少数民族,不是西藏的藏族,而是整个世界!你一定要记住大姐的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听完任琴这一席话,寸发标感觉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每次半夜醒来,这些话都萦绕在耳畔。反反复复考虑了一年之后,他终于做出了回家的决定。

  1996年,34岁的寸发标回到新华村。刚回来时,寸发标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该做什么。他尝试着做了20个迎宾酒壶,赚了10万块钱。他又接着研制了一套酒具,在上面打上“鹤阳八景图”,送给县政府。几个月后,政府不要了。他拿到丽江,丽江人说这是白族人的东西,他们想要雪山、古城,东巴文化;拿到大理,大理人想要风花雪月,苍山洱海;拿到昆明,更是卖不出去了。

  在一次外出写生寻找素材的过程中,寸发标的脑子里一下子冒出了“龙”的概念。一笔一划画出两条龙,觉得不够。他想起了故宫珍宝馆里精美的九龙天球仪,在脑海中构思设计,打制出了一把盘着九条龙的九龙壶。做了壶做杯子,做了杯子做盘子。边做边改,边改边做。就在他制作完成整套九龙壶的那一天,寸发标在天井里清洗九龙壶,光芒四射,刚好被前来串门的鹤庆中医院院长兰瑜看到了,当即以6000元的价格买走了这套九龙壶。回到家里盛了壶酒,再把壶里的酒倒到杯子里,刚好倒满八杯酒,一滴不多,一滴不少。当天,寸发标就请照相馆拍照,申请了专利。九龙壶的出现,给鹤庆新华村带来了全新的机遇,寸发标也从此名声大振,他用自己设计的产品,影响了整个新华村。

  从此以后,寸发标以“九龙”作为模本,开发出了一系列产品:九龙火锅,九龙烟筒,龙凤手镯……许多银匠不会画画,而寸发标把画画的天赋运用到银器打造中,他打造出的龙雄姿飒爽,他打造出的牡丹好像迎着朝露开放,栩栩如生。

  “传承人”

  2013年4月12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王正伟到新华村调研民族团结进步工作,参观了寸发标的小院子。他们一见如故,讲述了新华村的小锤如何敲过一千年,一代代吃万家饭、行万里路的新华人怎么传承技艺、学习手艺。寸发标表达了自己想用一件作品讲述自己对国家的爱和祝福的愿望,“传承好手艺,带好我的徒弟,带好我的子女,建设好自己的小家,成为大家的一份子,就是爱国”,他说。王正伟很感动,当即告诉他全国民族博物馆正在建设,向全国征集精品,让他设计体现中华大地民族团结进步、以56个民族为主题的作品。

  四年零两个月零20天后,宽6.6米,高3.5米,厚70厘米;利用了圆雕,高浮雕,浮雕,平雕,微雕等技法;展现我国56个民族112个鲜活的人物形象;人物背景以三山五岳、长城、天安门、长江、黄河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等地的山川衬托;以祥云、和平鸽和牡丹为点缀;展现各民族团结永固、和谐共荣场景的屏风《中华民族一家亲 同心共筑中国梦》被寸发标带领他的团队打造完成。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它作为北京展览馆“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的重量级作品展出,获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社会各界高度赞誉,之后,它被完整地安放在北京国家民族文化宫序厅里。

  早在1998年,寸发标就被云南民族学院艺术系聘为客座教授。2010年,寸发标受中央美院邀请,定期到学校授课,把自己的银器制作经验和大学课堂相结合,累计带出了包括高校生在内的380多名弟子。作品完工的这一年,寸发标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名单,次年被文化和旅游部正式公布为鹤庆银器锻制技艺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目前,寸发标的“鹤庆标祥手工艺加工厂”已经成为清华大学、中央美术学院在内的众多高校的民间传统工艺文化实践培训基地,并影响和带动新华村及周边村寨,学习金属打制工艺蔚然成风,形成了“家家有工匠,户户是作坊”的良好局面,这也是他回报社会,培养人才的方式。

  走进鹤庆新华村,沿着石板路,伴着潺潺的流水,敲打银器的小锤清脆的响声远远就传来。寸发标谦虚地说,自己只是新华村的一份子,村里有比他更厉害的工匠,但他有幸成为代表,就得将这清脆的小锤,长长的,长长的,一直打下去……(秦蒙琳 秦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