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60后铁路人:用2万多张火车票见证中国铁路发展变迁)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孙昆育用放大镜展示残缺的硬卡纸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孙昆育用放大镜展示残缺的硬卡纸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

    收集2万多张从1950年到2018年的火车票,其重量超过50公斤……孙昆育用28年收集的一张张小小的车票,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

  “这些火车票,在我心目中,是无价之宝。”

  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公司昆明客运段整备车间主任孙昆育一家三代都是铁路人,从小他就对这份职业充满了向往。这也成为后来他收藏火车票的契机。

  “我爷爷、我父亲和我,三代人都在铁路工作,小的时候在我心目中,铁路工人是一个比较崇高、神圣的职业,当我成为一名铁路客运人员以后,更加热爱我的岗位。”孙昆育说,“某种意义上说,火车票也是我这个岗位、这个行业的一种代表,所以发自内心的喜欢。”

  孙昆育自1990年进入到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公司工作后,就开始了他的火车票收藏之路。无论是出差的间隙,还是平时休假,只要把工作安排好后,他有事没事就出去到处转悠,每到一个地方,农贸市场、旧货摊、古玩市场他都要去转一转。多年来,除了昆明周边,贵阳、北京、南京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用他的话说就是“靠两条腿到处走、到处找”,只为一张小小的火车票。

  “这些火车票,在我心目中,是无价之宝。” 孙昆育说。

  据孙昆育介绍,几十年来,火车票的形式、材质、名称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火车票是一张收款证明,乘客凭借这张收款证明乘车。1997年,火车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变化。“第一张电子计算机信息化软纸火车票出现了,火车票面积比以前更大,票面印刻了一个条形码,这样的电子车票不是事先印好的,而是在售票时用相关的技术手段进行现场打印。”孙昆育认为,“它标志着铁路售票系统从硬板式火车票转变成为了电子计算机信息化软纸火车票。”

  2008年,硬板式火车票完全退出了公众视野,紧随其后被全国联网的电子车票所取代,凡是通过计算机联网售票的车站,都能够发售软纸式的火车票。2010年,火车票开始试行实名制。

  “电子计算机信息化软纸火车票也经历了一维码、二维码、实名制、隐实名制等历程。”孙昆育说。近年来,新版的火车票在功能上更加完善,不仅在信息处理方面进行了加密,同时二维码所具有的功能也进行了进一步升级,需要人工检验的车票现在只需要放入检票口,就会自动检票,原本普通的纸质火车票变成了磁卡火车票。

  孙昆育收藏了这么多的火车票,他认为最有价值的一张就是1969年的纸质代用票。“我出生于1969年,这张票是我出生后第6天的票,并且刚好是我参加工作后跑的第一趟列车T61次的车票,对我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他说,“但是在我眼里,每一张火车票都是我的宝贝,这些年搬了三次家,一张我都舍不得扔。”

  火车票见证了铁路的发展

  1990年,孙昆育毕业后就被分配到铁路客运段工作,28年来,供应车间、洗涤车间、整备车间……他几乎干遍了客运段的所有岗位,如今提起自己的工作,他依然滔滔不绝、充满热情。

  “旅客坐上这趟车,要让他们感到温馨、舒适,我现在的工作虽然在幕后,但是越是在这些旅客看不见的地方就越是要做好,我们就像是邀请客人到家里做客一样,客人看见的各方面都要是最美的东西。”孙昆育说。

  多年来,铁路的发展变迁不仅给旅客带来了便捷,作为一名铁路人,孙昆育也感同身受。他刚参加工作之初,担任昆明到北京区间的T61/T62次列车的列车乘务员。那时候从昆明到北京,单程需要54小时18分钟,孙昆育跑一次车,来回需要6天。

  “那时候还是很辛苦,时间长,现在乘坐高铁从昆明到北京,12个小时就到了,变化太大了。”孙昆育说,就连列车员工作时使用的车厢钥匙,也从过去的5把变为现在的1把,越来越便捷。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铁路从硬件水平到软件水平都越来越高,不断推陈出新满足旅客更高的需求。火车票也见证了铁路的发展,更加直观形象的反映了中国铁路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张小小的火车票,前后经历了收款证明、收费证明、代用票、电子计算机信息化软纸火车票、磁卡火车票等,变得越来越便捷、科学。

  而孙昆育收藏的每一张火车票背后,恰好反映出时代的变迁,这些火车票不仅伴随着孙昆育成长,也见证着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铁路交通取得的长足进步。每每想起,孙昆育都感慨万千。

  “如果是在20年前,我不会相信未来的火车票只用在家点下手机,然后无需人工检票,就能够乘坐火车,难以想象。”孙昆育说,改革开放以来,时代在不断地更替,社会在飞速地发展,火车票从硬板票变为了磁卡票,火车票的销售渠道从人工转变为信息化,“随着科技和时代的发展,未来纸质的火车票可能会被取代,也许我会感到失落,但是我更希望社会能够发展地更好、更快,我们的铁路系统也能够更加先进。”(詹晶晶 潘越 范芳钰)

50年代和60年代的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50年代和60年代的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
70年代和80年代的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70年代和80年代的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 
90年代和00年代的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90年代和00年代的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

 

孙昆育把一张1999年的车票与2010年后的火车票放在一起进行对比。 新华网 潘越 摄孙昆育把一张1999年的车票与2010年后的火车票放在一起进行对比。 新华网 潘越 摄

 

画着绿线的火车票代表有空调 新华网 潘越 摄画着绿线的火车票代表有空调 新华网 潘越 摄
曾经使用过的硬卡纸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曾经使用过的硬卡纸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
孙昆育收藏的面额最大的货运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孙昆育收藏的面额最大的货运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 
孙昆育将新收到的车票存进自己的小铁盒里 新华网 潘越 摄孙昆育将新收到的车票存进自己的小铁盒里 新华网 潘越 摄

 

孙昆育1990年参加工作,刚开始从事列车乘务员的工作,图为年轻时的孙昆育(右一)孙昆育1990年参加工作,刚开始从事列车乘务员的工作,图为年轻时的孙昆育(右一)
孙昆育收藏的几代列车员使用过的列车钥匙,从最开始需要5把钥匙,到如今只需要一把钥匙,反映了铁路改革开放40年的变迁 新华网 潘越 摄孙昆育收藏的几代列车员使用过的列车钥匙,从最开始需要5把钥匙,到如今只需要一把钥匙,反映了铁路改革开放40年的变迁 新华网 潘越 摄
目前孙昆育在昆明客运段列车整备车间工作,车厢内所有的细节他都要关注到,图为孙昆育正在检查列车窗帘 新华网 潘越 摄目前孙昆育在昆明客运段列车整备车间工作,车厢内所有的细节他都要关注到,图为孙昆育正在检查列车窗帘 新华网 潘越 摄
孙昆育日常巡检。 新华网 潘越 摄孙昆育日常巡检。 新华网 潘越 摄

 

一个纸盒、一个编织袋所装的火车票,有50多公斤重,这些都是孙昆育口中的“宝贝”。 新华网 潘越 摄一个纸盒、一个编织袋所装的火车票,有50多公斤重,这些都是孙昆育口中的“宝贝”。 新华网 潘越 摄
孙昆育收藏了成堆的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孙昆育收藏了成堆的火车票 新华网 潘越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