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理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4]段四兴:传承发扬剑川木雕技艺是我的终身事业 )

  闲时,段四兴热衷于购买图片形式的书籍,《中华手工》是他常年订阅的杂志;每逢外出,无论事情多少,必定要到当地博物馆参观;参加各种各样的展览,总站在每件工艺品前细细琢磨。他喜欢从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寻找创作灵感,每当奇思涌现,便用小笔记本记下,立意,绘图,下料,打胚,脱胎,修光,打磨……这些灵感便通过自己的双手镌刻在木头上了。

  段四兴,剑川木雕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他雕刻的木雕,图案精美,技艺精湛,栩栩如生地诉说着他与剑川木雕三十多年的情缘。

  家庭熏陶,职中学艺

  1973年,段四兴出生在剑川县金华镇,家里从曾祖父开始便是木匠,代代相传,父亲段国梁更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这是传统工艺从艺者能获得的最高荣誉称号,是剑川木雕工艺的代表人物。父亲十四岁做木雕,拜家族里两个前辈为老师,一个教雕刻,一个教组装。从事木雕行业50多年,擅长木雕家具、壁画、条屏以及传统古典家具的制作,剑川地区极流行、最能体现剑川木雕特色的花鸟四条屏便是他设计的。

  牙牙学语时,祖父和父亲在工作台上做木工活,小小的段四兴在工作台下捡木屑、木块当玩具。12岁,他跟随祖父、父亲学习剑川木雕技艺,从小受家庭熏陶,加之勤奋好学,15岁就能独立完成双层镂空花板雕刻。初中毕业,恰逢县里职业中学开设民族艺术班,技艺高超的著名白族画家杨郁生、陈永发等都是艺术班的老师。段四兴到班上学习了两年,第一年学习基础素描、白描、国画,第二年学习木雕和泥塑。“当时艺术班的老师都是剑川的大师,老师们启蒙了我,我如今也是集几个老师之长吧”,段四兴回忆。在职中的时光里,他较为系统的学习了民间传统美术知识,深入了解了剑川木雕的图案设计,为之后技艺提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巧夺天工,不负众望

  19岁,父亲着重培养段四兴,带他到东阳半年,回来马上做了一个《石宝情歌》小台屏。2009年,段四兴偶得机会到西安考察,在博物馆里发现青铜器上精美的纹饰非常多,联想到云南的青铜器。归来,便查阅了资料,将云南青铜器上的牛头、铜鼓舞等传统纹饰重新组合,创作出手工木雕作品《滇国庆舞》,生动地再现了古滇民载歌载舞庆祝丰收的场景。不仅如此,他还收集云南少数民族精美的工艺品,以剪影形式重新组合画面,利用闪点透视的构图方式,雕刻出作品《秘境云南》,让云南少数民族精美的工艺得以图案形式抽象表现。他的作品先后在第十届、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荣获“天工艺苑·百花杯”银奖和金奖,自己也获得了“中国民族工艺美术大师”“云岭首席技师”等响当当的称号。

  剑川木雕的核心技艺,第一是立意,“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第二就是打胚,要把想法立体呈现,非常考验师傅的悟性和从艺年限。这么多年,段四兴沉淀得很好。转眼间,已到不惑之年,作为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虽然很忙,但每年还是坚持做几件作品。“做手艺人非常艰辛,但回过头看看自己做木雕的这些年,没有后悔,唯有欣慰”。

  开办企业,传承创新

  职中毕业后,段四兴进入父亲所在的剑川县民族木器厂,在小件车间磨练了一年多,又到设计室帮老师傅临摹图纸。三年过去,父亲离开木器厂,段四兴也跟着出来,父子俩租了一小块地,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剑川兴艺古典木雕家具厂,所谓“兴艺”,寄托着父子俩“振兴艺术,振兴民族工艺”的美好愿望。家具厂慢慢壮大,父子俩买下了租赁的场地,又适逢国家大力推广文化产业,俩父子积极争取项目,成立了剑川兴艺木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家具厂生产加工家具、建筑装饰、室内装饰、旅游工艺品等剑川木雕四大类产品,公司文化创新、推广产品,木雕生意慢慢步入正轨。

  在段四兴眼里,木雕技艺和旁的不一样,“使用是最好的传承”,有更多人喜欢木雕产品,就会推动更多人来学习、从事这门技艺。现在年轻人很难接受传统木雕,段四兴便在把核心技艺原汁原味保存的基础上创新出发簪,胸花等产品,迎合年轻人消费观念,融入当代生活。“对于剑川木雕技艺,既要保护,也要创新传承,让它更好地走下去”。

  生意蒸蒸日上,在剑川木雕文化保护方面的工作也没停。他收集整理了反映剑川木匠生产生活的民间故事、歌谣和老一辈木雕艺人的经验,编写成教材;搜集了老艺人的部分木雕作品、工具、图纸;祖父、父亲的工具、木雕构件及作品也被他收藏保护起来。

  授人与渔,模式创新

  2007年,文化局送来了剑川木雕技艺传习院的牌子,段四兴开始担任传艺传承工作,对年轻一代进行技艺的传授和培训,陆续培训了300多个社会富余劳动力参与传统的木雕手艺活。2010年,兴艺木雕厂与县残联合作,共办了6期残疾人培训班,帮助162名残疾人学到一技之长。其中的18名残疾人留在了家具厂,还有7、8人参与厂里的工程,“做传统手工艺企业,利润不高,但我们想尽自己所能去技术扶贫,教会人们手艺,让他们自己谋生,也算对家乡脱贫尽一份绵薄的力量吧”,段四兴笑着说。对于徒弟们,段四兴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生产方式,将厂里做不完的大订单分发给农户、学员,家庭小作坊,为他们提供平台和收入。

  传统的师徒关系,要父母领进门,拜师,当满三年学徒,才能出师,但是现在,这个模式已经行不通。以往,传习班每年集中开设一个班,有20多名学徒。但学剑川木雕手艺,必须要静下心来,在一个小工作台前磨砺三五年,想学这门手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2010年后,统一开班已经实现不了。“很多我们看好的好苗子,也想精心培训,让他尽量成才。但是培训了两三年,感觉他已经雕得差不多,以后努力就可以慢慢成长,但外面有更好的就业机会,他就不学了,非常遗憾”。对于段四兴来说,传承手艺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年轻人来学。于是他采取短期三个月培训班形式,随到随学,先学习工具的磨制、识图能力、简单的花卉雕刻,让学徒先感兴趣,再慢慢引导他们进到传统手艺中去,以此,吸引更多年轻人来学习这门手艺。

  身体力行,美好愿景

  家具厂里,有一栋四层小楼,第一层是门店;第二层是展厅,里面放满了各类木雕精品;第三层则是车间、工作室、培训教室、设计室。一楼一进门,便可看见两张很大的白族民居样式的建筑设计图,这是段四兴下一步想完成的事——建一个容剑川木雕博物馆、技术研究、技能培训、生产加工为一体的场地。“接下来,想积极争取10亩地,建一些工业厂房,建一个传习院、一个剑川木雕研究院。把原来天井里的石棉瓦厂房拆掉,建成图纸中的白族民居,作为一个博物馆存在,放一些木雕精品在博物馆”。在他的规划里,以后客人来了,可先参观最能代表剑川木雕手艺的博物馆,然后到小楼二楼的展厅去看木雕精品,下来可以买一些文创类木雕产品带回家。若是对生产感兴趣,可去参观家具厂生产线,若是对学习感兴趣,也可去传习院学习。

  “我们家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人做木雕,我也是把木雕当成终身事业来做的”,段四兴说,他想作为一个中坚力量,继承传统,发扬创新,把剑川木雕技艺带到一个更好的方向,更大的舞台。(秦蒙琳  朱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