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走,克买火烤糖吃克!”)

  每个人的孩提时代都有一个难忘的记忆。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来说,孩提时代最深的记忆莫过于能美美地吃上心爱的小吃。保山市施甸县姚关镇有一种名叫“火烤糖”的甜食,这个贯穿了当地人半个多世纪的小吃,以悠久的岁月,传统的工艺,香脆、甜而不腻的口感伴随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承载了多少姚关人挥之不去的甜蜜记忆。

  “火烤糖”就是姚关人甜蜜的记忆

  “走,克买火烤糖吃克!”在姚关,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闲暇时总会围坐在一起,一边拉着家常,一边将一块块香甜可口的糖饼喂入口中。姚关人说的“火烤糖”,是当地一个有50多年生产历史、名为“老供销社” 的手工作坊用面食制作,包含“鸡骨糖”、“草鞋饼”、“白饼”、“口苏”、“落地松糖”和“杂糖”等系列甜品糕点,因为是用灶火烤制而成,所以也被当地人习惯地叫做“火烤糖”。

  说起“火烤糖”,今年60岁、家住姚关街子的杨师傅满满都是甜蜜的回忆。杨师傅介绍说,还在他读小学时,每天放学回家途中,只要从老供销社门前走过,门店里飘出来的香味就会惹出他一肚子的馋虫。“那时候家里生活困难,一家人能吃饱肚子就很不错了,要是能吃上几块供销社生产的‘火烤糖’,那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一种奢求了。”

  杨师傅说,但不管再怎样困难,姚关的每家每户总要想办法从生活费中“挤出”一点钱来,在逢年过节时去称上几斤“火烤糖”,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慢慢享用。“那时最喜欢吃的就是‘口苏’、‘ 芝麻饼’和‘杂糖’,一口咬下去,那种香甜酥脆的感觉就会溢满全身。只是那时的孩子们就跟大肚罗汉似的,无论再多的‘火烤糖’,却总也填不饱肚子。”

  杨师傅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份乡愁,随着年轮的成长深藏在记忆里。对于姚关人来说,“火烤糖”带给当地人儿时甜蜜的记忆是永远挥之不去的。特别是在那个经济落后,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供销社”的火烤糖几乎就是姚关人品味生活甜蜜的唯一选择。“虽然现在生活条件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想吃什么对大家来说已不是什么难事,但‘火烤糖’在姚关人的心里因为记忆太深刻,现在很多上了年纪的人习惯成自然,仍然会经常带着小孩来这里买糖吃。”

  一个做“火烤糖”40多年的手艺人

  “火烤糖”是姚关人甜蜜的记忆,制作“火烤糖”的师傅也就成了当地的名人,他就是今年60岁的姚关人李元富。李元富是姚关供销社的一名老职工,从参加工作起就开始跟着当时的师傅学做“火烤糖”。 在那个国营体制的时代,吃什么都要有计划的供应,个体家庭是没有资本和资格做糖的。

  李元福从小伙子时候就开始跟着同事们一起钻研制糖工艺,经历结婚生子,供销社解体,一直都在做糖,起初只是养家糊口,慢慢的成为一种每天都在重复的习惯,到如今已经40多年,而李元富也将“老供销社”和“火烤糖”两块牌子越做越响。

  走进“老供销社”生产作坊,你会看到一个清瘦的男人正用双手在一张宽大的案板上搓揉着面团,雪白的面团在他娴熟的双手中变换着造型,旁边摆着几件充满年代感木制的擀面杖,早已被岁月打磨的光滑透亮。他就是李元富。在他身边帮忙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在历经多年的传承后,如今老李一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仍然不知疲倦地用多年钻研出来的手艺经营着这家老店,在他们身边是一锅锅已经和即将出炉的鲜美的“火烤糖”。

  “供销社解体后,为了找出路,我干脆就将这门手艺全部传承了下来,并带着一家人一起经营,承蒙邻里乡亲们多年的关照,现在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老李说。

  看老李一家人制作“火烤糖”是一种乐趣——从面粉到变成糖的过程如流水行云一般自然而然,每一个环节都彰显着精湛的技艺,这种技艺如水滴穿石一般,非朝九晚五不能练就,有些环节就连镜头都不能清晰的记录。老李一边做糖,一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讲解着制作工序,但是对于我们和很多外行看热闹的人来讲,一时间怎么也记不住那多多东西,但在老李的话语中还是能让人感到,“配料、手工、火候”是制作“火烤糖”的核心,这些东西都是经过时间的积累摸索出来的经验,如人饮水一般冷暖自知。

  看老李一家人制作“火烤糖”是一种享受——40多年的老灶闪动着通红的火焰,做好的面粉倒模放在大烤盘里进去烤,十多分钟后出来就成为了糖,弥漫着香味,咬上一口,香甜酥脆在口间缠绕,一丝温暖迂回不散,一股火的味道久久回味。

  如今,虽然已过去了数十年,但“老供销社卖糖那家”已成为当地老百姓口中说糖地道与否的标准,它既是一个标签,也唤醒着多少姚关人对舌尖上乡愁的追忆。虽然传统的糕点传统的做法,但老李一家却依然做得有滋有味。老李告诉我们,他们一家还会继续将姚关的“火烤糖”做下去,让这份甜蜜的记忆一直飘香……(崔敏 张天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