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心目影院。摄影 周权昆明心目影院。摄影 周权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除了家人,最想见到的就是老周。”“看”完电影后的盲人高云华感慨到,他说的老周就是昆明助盲公益电影院——心目影院的创始人周权。

  在昆明市北郊的金鼎山1919文化创意园内,牵牛花开得正热闹,鲜有人知道这里隐藏着一个助盲公益电影院。

昆明心目影院。摄影 周权昆明心目影院。摄影 周权

  2017年,为了让昆明的广大盲人能“看”上电影,周权盘下金鼎山一个废弃工厂车间一角,前后花40余万元将其打造成了可容纳百余位盲人观影的公益性影院。“盲人和我们正常人一样,他们也有权利分享电影文化带来的快乐。”这是他给盲人讲电影的初衷。

  30平方米的小屋里,一个投影仪、一台DVD、一些座椅……却被盲人朋友们称作“天堂”。

昆明心目影院。摄影 周权昆明心目影院。摄影 周权

  “以前我是个‘电影穷人’,现在已经听老周讲了二十多部电影,算‘半个富人’了 。”53岁的朱立新(化名)坐在影院里乐呵呵地说道。先天性眼盲的他每周六都会从北市区花近两小时坐公交过来“看”电影,从不缺席。“不来听老周唠电影,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

  让盲人把电影“看”得“有声有色”是个技术活,为了让盲友们有身临其境的“观影”体验,除了对电影人物的形象、年龄、动作、神态、服饰的解读要把握精准,对电影情节的描述、电影的构图以及场景的切换也容不得丝毫马虎。周权认为要讲好电影,最要紧的就是付出真情感,心心相印才能把故事讲好,还要讲盲友喜闻乐见的故事,“否则大家都不愿听,也听不进去。”

  周权每讲一部电影至少要先看三四遍,两三天的准备才能拟好满意的脚本,“要从盲人的角度去理解电影,每一个细节都至关重要。”电影开讲前,周权还要为志愿者做助盲培训,为志愿者传授助盲过程中的技巧和注意事项,他让志愿者蒙住眼睛亲自感受盲人出行的困难。志愿者们表示:“体验过才知道原来盲人的世界是这么艰难,他们才是生活的强者。”

  2018年1月31日,周权讲述第一场电影《阿甘正传》时,有15个盲友冒着严寒到场,一场电影走心地讲下来,周权把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听完后,盲友说周权的声音“京味儿十足,讲起电影来抑扬顿挫,很过瘾。”

  一传十,十传百,良好的口碑让周权和心目影院的声名传播开来,此后电影场场爆满。

  心目影院落成半年多来,周权已讲述了26场电影,既有《芳华》《战狼2》《摔跤吧!爸爸》等院线新宠,也有《智取威虎山》《阿甘正传》《烈日灼心》等经典老片,获得了盲友的一致好评。

十分享受“观影”的盲人大叔。摄影 廖涵雨十分享受“观影”的盲人大叔。摄影 廖涵雨

  目前,心目影院已服务超过600名盲人,志愿者也从原来的三五好友发展到云南大学、西南林业大学、云南警官学院等大学生群体。但主讲人依然只有周权一个,原因是别人讲盲友们不爱听、不答应。对此,周权表示将会选拔培训一些志愿者来参讲,另外还准备招募一批播音、主持专业的人员补充进来。“想让盲友们听到不同的声音,感受多种类型影片的风采。”

  朱立新(化名)是一家按摩店的工人,日子重复而单调,周末休闲时他最喜欢的就是听评书、唱戏、山歌,偶尔也会“看”书。自从有了心目影院,“最喜欢的还是‘看’电影,这个更带劲儿。”他的家人都很支持他多出来走动,因为来这里结交了很多朋友,“在家里笑声更多了。”刘美琼(化名)老人退休前在五金厂工作,退休后腿脚不太好,很少出门。“盲人竟能看电影?”听说昆明有个地方可以让盲人“看电影”,她惊讶极了。第一次来心目影院是家人送她来的,从那以后她就成了忠实的影迷,“上下车都有志愿者接送,家里人很放心。”最近她还准备学盲文。文化生活丰富了,盲友们心劲也更足了。

志愿者蒙着眼睛感受盲人的世界。摄影 周权志愿者蒙着眼睛感受盲人的世界。摄影 周权

  每逢周六,盲友们从城市的各个角落赶来心目影院这个设施简单却温馨的家。几十号人在这里“看”电影、听趣事、拉家常、交朋友、如同一个大家庭般热闹。“老兄弟们几天不见怪想的,聚在一起抽根烟都比平时香。”家住金星小区高云华大爷对此感触颇深。

  看完电影后,盲友们通常不急着离开,他们聚在院落里,彼此敬支烟,交流并回味一下电影情节。周权用电影叩开了盲人的心扉,盲友用发自内心的掌声回应他的付出,以表达感恩。“周老师讲电影接地气,把电影都讲到人心里去了”“假如给我三天光明,除了家人,最想见到的就是老周,他人好呐”……一句句真情的表达是盲友们共同的心声。

  但随着心目影院越做越大,参与的人数越来越多,新的困难开始出现。“房东嫌吵,想赶我们走,甚至还和员工起了冲突。”周权的爱人杨婧说。“志愿者和盲人人数较多,说话大声显得嘈杂,为此房东有点不满。但我们走了,这么多盲人能去哪里看电影呢?” 对此,杨婧表示他们会尽量平衡各方的利益,积极与房东协商解决分歧。

昆明心目影院。摄影 周全江昆明心目影院。摄影 周全江

  从成立至今,杨婧一直非常支持影院的发展。作为心目影院的义工,杨婧还是盲友们公认的“女神”。她说当好盲友们的的“盲杖”,不仅要“搭把手”,还要“送一程”,下一步他们想把心目影院发展为一个能帮助盲人创业、相亲、出游的平台,甚至跨界打造一个线下的公益的摄影培训基地……为盲人提供更多的便利。

  对于未来,周权充满了希望:“将来,盲人能够享有的不仅仅是一两家公益电影院,而是一个能很好融入的充满尊重、平等的和谐社会。”(徐前、周全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