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牛咋卖?”

  “一万三,给要?”

  “贵了嘛!”

  “你说多少?!”

  “6000给卖?”

  “好嘛,卖给你。”卖牛人想了想,果断答道。

  短短几句话的交谈,卖牛人言行让江兴警觉起来,基本确定这牛来历不明。

  今年2月18日,正在家中与亲友欢聚的村主任江兴接到一个村民打来的电话。“有外村人赶着两头黄牛来村里卖。”大过年的,正常情况下,谁会赶着牛去卖?闻出一丝不寻常,江兴丢下碗筷去现场看情况。于是有了开篇讲价的一幕。

  大过年卖牛本就很奇怪,价格一压再压,低出市场好几倍的价格都卖?最重要的是,江兴发现牛全身大面积破皮。为避免打草惊蛇,江兴稳住卖牛人的同时,打电话给辖区江坡派出所所长报告。

  “喂!老板,还要牛吗?我这里已经看好了!”江坡派出所副所长徐湘杰接到电话时,有些纳闷。紧接着电话那端又说道:“我在这里和他们谈得差不多了,你快来看看嘛!我们等着你!”

  徐湘杰是认识江兴的,他不仅是楚雄州牟定县和平村委会主任,同时还兼任派出所的警务助理。又称老板,又说买牛,徐湘杰警觉,这肯定是有案子了。于是,一路飞驰,15分钟后,他带着民警赶到和平村,对卖牛人进行盘查,果然查出了问题。

  卖牛人自称家里临时有事,要尽快将牛低价处理。但经调查发现,卖牛人其实是惯偷,先后3次从苍岭镇盗窃牛羊来卖,此次又盗窃了两头黄牛来卖。

  村民报给村主任兼警务助理,警务助理报给派出所,就这样一个偷牛案轻轻松松破了,还为老百姓挽回损失20000多元。

  “空心村”变“暖心村”

  “你爸病重了,快回来……”这已经是普成明今年第二次接到村里的电话了,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还未踏上回家之路,又接到父亲离世的噩耗。

  普成明是牟定县余丁坝村人,该村有常住人口300多人,却有200多人在北京、深圳等地务工,留下的都是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因为父母身体不好,自己还有个妹妹在上学,18岁的普成明跟着同乡到北京打工。

  在工地他学会了开塔吊,收入尚可,且是全家人的经济来源。为了能安心打工,不论是村里还是辖区派出所都给了他莫大的支持。特别近两年来,父亲反复住院,他赶不及回来,都是警务助理和村干部替他送父亲入院治疗。

  可这一次,父亲却永远地离开了。普成明紧赶慢赶,却赶塌飞机,只能改签。

  根据当地风俗,死者必须尽快入土为安,普成明只得再次麻烦村里。等他赶回去时,丧事已经接近尾声。

  “是他们替我照顾家,才让我可以放心在外打拼。”普成明的母亲两年前离世,妹妹又在外地读书,此次办完父亲的丧事后,他准备再次起航。可家怎们办?警务助理张晓龙告诉他:“放心吧,我们会帮你看着。”

  “我们这有27户家中无人生活,60岁以上的空巢老人达到33名,是一个典型的“空心村”。”张晓龙告诉记者,外出打工的普成明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既要赚钱给父亲治病,又要供妹妹在外面念书。在他外出务工期间,照顾这个空巢家庭,免除他的后顾之忧,是他这个警务助理的责任。

  今年刑事案同比下降两成

  据介绍,近年来,因青壮年纷纷外出打工,农村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比例大幅上升,牟定县出现大量像余丁坝村一样的“空心村”。留守家中的老人、孩子无人照顾,出了事情得不到及时照顾。警务助理的出现,极大帮助了他们。除了日常生活外,类似办理户口、身份证等,也是警务助理向驻村民警反映后代为办理。

  牟定县有21.1万常住人口,却只有民警166名,警力与全县人口比例为0.787%。如何破解警力不足的瓶颈问题,做实“空心村”治安防控工作、服务好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

  2016年牟定警方推行了“一村一警一助理”农村警务新机制,即在每个行政村派驻一名驻村民警,并由牟定县公安局牵头负责,在每个行政村聘用一名书记或主任兼任警务助理,协助社区民警做好信息情报收集、简易警情处置、公共安全管理、治安防范、人口管理、服务群众等基础工作。

  自实行“一村一警一助理”警务机制后,牟定县刑事案件发案2017年上半年与2016年同期相比下降16.7%,2018年上半年与2017年同期相比下降20.2%;破案数2017年上半年与2016年同期相比上升16.8%、2018年上半年与2017年同期相比上升18.9%。2017年,群众安全感满意度跃居全省12名,比2016年提升了33个位次。

  (记者 何瑾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