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视频|手术刀下焕新生!古籍修复导师,了解一下~ )

  他不是外科医生,但凡上课,却给每个学生都配发手术刀;他不从事造纸,却实验成功了人工纸浆补书法——2012年在迪庆州纳格拉藏经洞发现了一批破损极为严重的藏文古籍,他带领团队,利用狼毒草根肉熬制的汁与纸浆混合后修补古籍,让老旧、破损古籍重焕青春。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在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大力支持下,2014年至2017年,受聘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修复导师的杨利群和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工作人员一道组织修复藏经1861页,完成了“纳格拉洞藏经”的修复,为今后探究其他少数民族古籍的修复积累了经验。

  示范用手术刀修古籍

  手术刀只能用来给人体做手术吗?2012年在迪庆州纳格拉藏经洞发现了一批破损极为严重的藏文古籍,如果不进行抢救性修复,这批古籍将每况愈下。

  在国内基本没有藏经修复人才的情况下,杨利群不得不挑起重担,创新修复方式。杨利群的母亲在云南省图书馆、父亲在云南省博物馆,都和文物、古籍修复有关。从小他对父母的工作便耳濡目染,领悟了古籍修复的精神。在云南省图书馆43年的工作经历,更为他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环境。所以,即便已经退休,杨利群仍被返聘回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承担修复培训等工作。

  7月3日至14日,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在云南省图书馆举办“第八期全国少数民族古籍修复技术培训班”,重点是进一步加强全国藏文古籍修复人才的培养力度,让学员掌握藏文古籍的修复技法。杨利群为学员现场示范如何利用手术刀和现磨纸浆修复藏经古籍。

  刮掉多余新老浑然一体

  不像其他修复学习,培训班使用的是“纳格拉洞藏经”的残留部分,是真东西,但也都是些残损严重的边角料。这样操作起来,更能让学员领会修复技艺的真谛。

  传授的第一招是夹补修复。发给学员的器具有:手术刀、喷壶、刷子、刮板、毛笔、镊子、碗、鬃刷等8件;后面还会用到构皮纸、浆糊、尺子、铅笔等。这些器物中,构皮纸比较陌生。构皮纸得名于制作这种纸的原料:构皮麻,它的学名叫楮树。

  杨利群先用手术刀把古籍边缘被火烧焦的部分剔除,遇有字迹的地方,就保留不动。然后用构皮纸蒙着残经边缘,用铅笔勾勒,再照着样子裁剪构皮纸,与此对应古籍边缘。构皮纸可以从中间分成两层,撕多少分多少,把先前分好的边缘部分撕开成两层,夹入古籍,左右对齐,大致就差不多了。

  之后是涂浆糊,刮边,要把接头部分的构皮纸用手术刀刮薄,这样修复后的古籍基本就能和新接上的构皮纸在厚度上浑然一体。

  颜色方面,杨利群说,刚买来的构皮纸颜色其实和古籍相差不大,但随着摆放时间的变化,就出现了不一致。

  对于新学员来说,手术刀会不会把古籍切多了?杨利群坦言,的确存在这样的情况,所以新手要多看少动,不管修什么古籍,动手之前都要照相,修完后也要照相存档,以方便进行比对。如果有不慎刮掉的,也才方便修复。

  现场造纸填平古籍缺页

  杨利群带领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工作人员创新的是人工纸浆补书法。第一次修复藏经时使用的是镶补法,但看上去不美观,现在修个洞,一点纸浆就解决了,看上去非常和谐。这种修补藏经文的方法,是在4年的修补中总结出的。

  之前采用的夹补法,一般用于汉文古籍修复,汉文古籍的纸张比较薄,透光,而少数民族的书籍用纸比较厚。藏经纸张是利用狼毒草制作的,材料特殊。为了让修复更富原始味道,杨利群决定现场造纸。纸浆是外购的,要利用狼毒草根肉熬制的汁与纸浆混合。使用时先兑水,再放入搅拌机打至合适液体样。示范这个技法时,杨利群把一页古籍平铺在一个镂空金属架网的竹帘上,喷壶湿润古籍,用特定的夹子固定古籍边缘,然后开始往格子限定的古籍缺失部分倾倒纸浆,有些点状缺失的地方,要用镊子把纸浆夹过去,用铲子摊平。后面基本就只剩下除水晾干了。

  用手工操作,纸浆在后期很难保持平整,所以得用上压书机和木板、羊毛毡等工具配合。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能修复完一页古籍。

  新闻多一点

  3日下午,由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主办,在省图还举行了“藏文古籍保护工作调研会”。

  据介绍,云南省少数民族文字古籍达10万余册卷,口传古籍达4万余种。藏族先民用本民族文字写下了数以万计的古籍文献和文书档案,其数量仅次于汉文古籍,内容涵盖佛典、佛典注疏、历史、文学、医药、哲学、艺术、星相、历算等方面。形制特殊,装帧、书名、句读等别具一格。

  另一方面,云南无文字民族甚多,其传统文化主要是靠民间艺人传承。许多口碑古籍并未落于笔端,而是保留在传承人脑中。据统计,云南省无文字民族的民间艺人现仅有500多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终将老逝,再加上口碑古籍面临着被强势文化销蚀的危机,少数民族古籍传承人流失加速。(记者 张勇 文 翟剑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