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的兄弟姐妹,很想见见他们……”1993年4月8日,沈伟鸾的父亲沈治平带着无尽遗憾与世长辞。67年魂牵梦萦的故乡,沈治平能思而未能归。

  父亲沈治平的遗愿成了沈伟鸾和兄弟姐妹寻亲的动力。按照父亲生平的经历,沈伟鸾和兄弟姐妹们开始了漫长的寻亲之路。

  1926年,15岁的沈治平与二弟沈获利被父亲带着,离开了家乡广东惠阳淡水,满怀着希望与梦想来到南洋,家乡留下了母亲和三弟、小妹。

  1939年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际,3000多名南侨精英组成了南侨机工回国抗战服务团奔赴祖国支援抗战,在马来西亚一家巴士公司上班的沈治平就是其中一员。归国后,他当时担任先锋第二大队五中队的司机班班长,驻扎在遮放。因驾驶技术精良,在滇缅路行驶两年多从未出过事故,他曾荣获“为国效劳”锦旗。

  从1942年5月滇缅公路被日寇切断至1945年1月28日中国远征军和中国驻印军在芒友会师,部分机工或在当地结婚生儿育女,或因参加滇西大反攻再次来到德宏,或因其他原因,一部分复员回到了南洋或祖籍地,还有40多人留在了德宏。

  沈治平选择了留在德宏,娶了遮放的一位傣家少女生儿育女,照顾岳父岳母,从此扎根德宏,放弃了复员回到马来西亚的机会。时代变迁,他彻底与家乡的母亲、三弟、小妹和远在南洋的父亲、二弟断了联系,这一断便是几十年。

  英雄的南侨机工一直怀念远在南洋的亲人,直到他们含泪谢世都在盼望与亲人们见面,南侨机工二代三代也曾多次组成寻亲团赴南洋寻亲,告慰亲人。

  2012年,沈伟鸾在父亲沈治平去世后9年,几经辗转,获马来西亚南侨机工史料搜研工作室暨缅怀机工之友刘道南和卢观英夫妇的帮助,通过华文报章寻人。由于一直按照“沈治平”这个名字来寻找,多次与亲人失之交臂。后按“沈治平”的原名“沈获权”来寻亲,这才有了消息。

  2017年11月,通过广州热心机工后人杜康的帮助,终于有了线索,沈伟鸾与三叔沈获名、姑姑沈秀莲在广东惠阳淡水的后代联系上了,沈伟鸾非常激动。

  在刘道南和卢观英夫妇及其他机工后人的帮助下,今年1月,沈伟鸾与7位家人在吉隆坡终于见到了父亲沈治平的二弟沈获利的家人。

  父辈们的团圆梦此刻终于圆满,跨越半个多世纪的团圆寻亲之旅画上了句号。 (本报通讯员 段秋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