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机场的那一刻,心情雀跃极了。三个半小时后,我们乘坐班机到达大理。那时候,上海已经天黑,而大理的下午五点半,正是天光最柔和美丽的时候。

  航程平稳,睡了前半段,打开舷窗看了一眼,后半程再也睡不着,眼前是太过久违的纯净风景,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一切都自动锐化了,天蓝得晃眼,浓重的大团云朵,周身发着湿润的光。

  飞行很平稳,但心却因为窗外的景象颤动了。明知道云是摸不着抓不住的,但感觉他们比我们的存在更真实更恒久。

  五点,飞机盘旋着准备降落,靠近机场的绿色山脉上慢慢开始出现飞机的投影,从一个模糊的圆点,渐变成清晰的飞机模样。五点半,我们一行人从机场出来,踏进了真正的大理阳光。

  一个小时后,我们跟着导航开到了大理古城南门外的文献路。泊心云舍位于古城南门往南100米左右的位置,貌不惊人,进去却发现眼前一片开阔,方知院子内别有洞天。

  泊心云舍不同于一般的酒店和民宿,不设置前台,才进大门,就有提前已经和我们联系过的专属小管家帮我们办理好了一切入住事宜。小管家们非常可爱,后来碰到大管家,他总害怕小管家不够主动、对我们照顾不周,我却感觉他们腼腆的刚好,不打扰,但总在每一个我们需要的时刻出现。

  大堂里免费提供水果、茶水、甜品等,所见即所得,没有任何二次消费,非常暖心。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为什么前不久来过大理的朋友强烈推荐我们预订这家泊心云舍。

  从大堂到房间,小管家不仅贴心的帮我们提行李重物,还边走边为我们介绍这院子里的一景一物。

  从大堂出来是开阔的园林式景观水系,三座白族风格建筑、两栋白族民居和一条古色古香的艺术连廊围合着无边际景观泳池,有着家一般感觉。

  泳池上流水淙淙而过的转运桥,伴随水的灵动,花木盎然;被泊心云舍创始人祥子命名为“心愿之门”的印度婆罗门教古门,经过三百多年时间的洗礼流露出浓厚的历史气息;象征着尼玛多吉先生创立的湄公河流域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的标志性物件方尖碑傲然屹立……

  看得出院子里每一处景致都是用心之作,倍感意外。怎知进房间后更加感到舒心了,小管家介绍,在泊心云舍将房间称为专属主卧,这里每一间主卧都具有不同的风格,是根据当地古城古镇古村落的民族特色来设计,用当地的景点、地名来命名,各具特色。

  每一间都融入了当地的传统元素,承载着故人故地的风土人情,而且每间专属主卧都有独立的衣帽间、化妆间,均采用慕思床垫、富安娜埃及棉床品、原装进口资生堂洗浴用品……简直就是自家卧室的样子。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主卧里还给每一位家人都准备了专属使用的竹纤维毛巾、浴巾和亚麻拖鞋,离家时可带走,这在其他酒店完全是不曾见到过的。

  我放下行李后细细欣赏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急匆匆要去朋友的“蝴蝶泉”参观,竟在大理石铺设的走道里遇到了蝴蝶,现在回想起那情景依然觉得太浪漫了。

  晚上十点,大理古城依然热闹不减,找了一家隐匿在巷子里的饭馆填肚子,饭馆叫口福人家,板鸭、酸辣鱼和铜锅饭非常可口,抚慰了疲劳,抖擞了精神,我们重返振奋,继续在古城里溜圈。

  一会儿被一条玫瑰花瓣铺就的深远小径吸引,顺着路进入了一家名叫gala的清吧。一人点上一杯酒,坐在露天的院子里,欣赏头顶的星星。

  最好笑的是,gala有一只巨大的阿拉斯加犬,会伴着乐队歌手的歌声仰天长嚎,可爱得每个客人都要揉揉它的头。

  回到酒店是深夜了,管家给我们房里送了助眠牛奶,道了晚安。我把自己扔到柔软舒服的大床上,才惊觉只在大理度过了六小时而已,但充实得好像过了一整天。

  大理天亮得晚,早上7点40,偶遇了日出,太阳滚烫烫地从低矮的屋瓦旁升起,熨热了我的一天。

  我的房间正对着一所小学,刷牙时听见小学生们吹响集合的号角,还看到教导主任拎着一个迟到的小朋友在操场罚站,我看着觉得有趣极了,全然忘记了当年自己也淌过了这样的“水深火热”,小朋友们,你们一定要平安幸福地长大呀。

  泊心云舍的自助早餐丰富清爽,特别是甜糯的玉米和现做的白族特色米线,三天都不会吃腻。

  早饭后我们迫不及待开上车开始了环洱海游。从大理古城沿着大丽路一路向北,路边大片大片的田野,草木已经泛黄,不时还有当地独具特色的建筑,灰瓦白墙,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沿着环海西路开到朋友强力推荐要去的海舌公园,这个公园是免费开放的,但是停车的话需要收停车费。不负众望,整个公园延伸到洱海里,像是海的舌头。

  随后,我们又来到附近的喜洲古镇,老舍曾说:“喜洲却是个奇迹。我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街道很整齐,商店很多。有图书馆,馆前立大理石牌坊,字是贴金的;有警察局,有像王宫似的深宅大院,都是雕梁画柱。有许多祠堂,也都金碧辉煌。”

  在这里,我们遇上了外国人开的手作店,有不礼貌的游客和老板搭话,外国老板说:“sorry,I can’t speak Chinese。”等他们走了老板却过来用中文耐心地为我们介绍饰品。

  遇上了当地村子里办红事,穿着白族服装的老太太们聚坐在一块杀鱼做饭,我们朝他们道喜,他们开心地咧嘴直笑;遇上了白事,宅子门口挂着白条,一片肃穆的气氛;遇到了一块极漂亮的照壁,让人忍不住停下拍了无数张照片……

  一路上感受到的风土人情是旅行的精华所在,再说洱海本身之美,尽管人们说过太多遍,我也还想再赘述一番。洱海处处是景,路程开始恨不得每过一百米都停下,美景在前谁都不愿错过丝毫。

  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射下来,洒在湖面上折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芒。随意停在一处,坐下,只愿吹风、赏景、发呆,一切烦扰之事都可以抛诸脑后,心里当下就知道什么叫做 “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

  回到车上,放起了大理最常听见的歌《小宝贝》,和朋友们边唱边笑,一路开到了小普陀,那是洱海五岛中最小的岛,四面环水,小巧玲珑,形如一颗印章,被当地居民称之为“洱海一颗印”,登阁远眺,苍洱风光尽览,让人赏心悦目。

  附近的湖面上栖着大片的海鸥,吵吵闹闹,声音大到让人咋舌,不过拍出的照片却显得非常安静澄澈,很是滑稽。

  苍山也是必去的景点,次日我们一早乘坐索道通往苍山深处,原本还沉浸在侠义豪情剑影江湖的梦境里,顿时被这腾云驾雾般的感觉所震撼。

  远眺洱海,风平浪静波光粼粼,如同一块碧玉,静静的徜徉在大理坝子里;近观苍山,苍松翠柏怪石嶙峋,如同一幅水墨,留住了千年的时光。

  行至苍山半山腰,下了索道,青石台阶连接处便是七龙女池,这是一方水的世界,一帘幽梦的水晶垂帘云雾缭绕,瀑布与潭水岩石相击,水声轰鸣摄人心魄,冲出一个个深浅不一、大小各异的水潭,那池水高低分明、错落有致,而且一潭比一潭小,一潭比一潭清丽,一道激流串起七个晶莹的池塘,像一串串晶莹的玉翠,绵延数公里不绝。

  再次坐上索道,到达山顶,入眼帘的是一潭清泉,这是一个位于苍山玉驹峰与龙泉峰的交接处,海拔3920米的“山巅之湖”。穿越千年的杜鹃花竞相盛开,浸染在空山灵雨中吐纳着芬芳,在浓雾迷蒙中绽放出一片迷人的花海。

  而没有杜鹃花点缀的洗马潭也美得让人窒息,峰顶一潭清泉,四周绿树环抱,潭水晶莹明亮,宛若一颗镶嵌在这苍山之巅的明珠。在这如同仙境般的世外桃源,放空自我,净化灵魂,享受大自然。

  苍山脚下伫立着崇圣寺三塔,历经千年的风吹雨淋,三座塔依旧屹立在这苍洱之间,整个寺院大气磅礴、金碧辉煌,重现了“灵鹫山圣地,妙香国佛都”胜境。崇圣寺三塔仅仅是大理的名片和象征,更是一种信仰,是心灵的净土。

  最后一天实在心下眷恋泊心云舍美景,我们四个懒人不约而同决定泡在泊心云舍。基本每个房间都有自带的景观阳台,从宽敞的独立阳台望向中庭,都可以望到庭院中那个蓝色的游泳池,池水纯净如洗,映照蓝天白云,这一切美得都那么不真实。

  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楼顶的空中花园,艳紫色的三角梅开在各处,和白墙青瓦蓝天的大理契合得有如卯榫。

  大理有风花雪月,可是我最爱的却是大理的云。爱上大理的原因有很多种,总有一个理由是关于大理的云。大理天空游走的云,是悠悠光影里不可忽略的美,千姿万态、瞬息万变于浩瀚的天空之中。

  沈从文先生在《云南看云》里说:“云南的云似乎是用西藏高山的冰雪,和南海长年的热浪,两种原料经过一种神奇的手续完成的。色调出奇的单纯。惟其单纯反而见出伟大。尤以天时晴明的黄昏前后,光景异常动人。完全是水墨画,笔调超脱而大胆。天上一角有时黑得如一片漆,它的颜色虽然异样黑,给人感觉竟十分轻。

  在任何地方‘乌云蔽天’照例是个沉重可怕的象征,云南傍晚的黑云,越黑反而越不碍事……”大理的云是灵动的,即便是象征着邪恶、黑暗的乌云,漂浮在大理的天空中,也会透露出别样的温婉。

  相传南诏的公主与苍山一位年轻的猎人相爱,因父王反对,便与年轻的猎人逃到苍山玉局峰,父王请来罗荃法师,法师为逼公主下山,连下三天三夜大雪,猎人为给公主御寒,到罗荃半岛盗取七宝袈裟,法师将猎人打入海底化为石螺,公主得知消息,忧愤而死,化为一朵白云,忽起忽落,好像在向洱海深处探望。此时,洱海上空也有白云飘浮,两朵云互相呼应,狂风大作,掀起巨浪,吹开海水,现出石骡,风才止息。

  相爱的人总会选择最壮丽地方式去爱,无论是否有外力的阻挠,都终将是以悲剧结尾,或许化作那朵美丽的云彩就是最唯美的结局,至少还可以期待每年下关的风可以吹开洱海的波涛,见一见那被深埋在水底的爱人。

  下了楼顶花园可以去参观泊心云舍的艺术连廊和种满多肉和鲜花的院子,刚好遇到泊心云舍创始人祥子,很热情的邀请我们一起喝茶。

  祥子是一位有着民宿情结和有情怀的人,祥子说,最怕小管家们张口闭口就是“先生、女士”,彬彬有礼的面具下却是冷漠。既然是以兄弟姐妹相称的家人,就要有家的温度。这里的“五心”管家服务:“细心、耐心、贴心、暖心、交心”,每一颗心都要让来这里的人感受到心灵的回归,都要感觉是这里的主人。

  如果有可能,在这方庭院里长住数月也不会显得乏味。因为,这的确是家有温度的民宿。

  在和祥子聊天后得知,泊心云舍的前身是大理著名的MCA酒店,上世纪九十年代艺术家尼玛多吉在这里创办了“湄公河流域文化艺术交流中心”,这尼玛画廊也因此成为了许多艺术家在大理的工作室。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较为前沿和早期的文艺场馆,很多学术、诗歌、音乐、电影等文艺活动在这里举办。二十多年来,这里吸引了众多艺术家前来创作,岳敏君、方力钧、李季、叶永青、胡赤骏等大师都在这里留下过杰出的艺术作品。

  想到我这样粗浅的人也能和大师们呼吸同一处空气,在同一方蓝天下写字,不免心生感激。

  太美好的时光总是更显得短暂,四天三晚的旅程结束得很快,大理还有许多景点我们还未来得及解锁,还有家一般的泊心云舍和家人一般的管家们,真值得我们年年都来。

  大理归来,有三点建议,一是建议住在古城边,方便,夜生活也丰富,不必担心喧闹,院落内是非常安静的;二是选择自驾是很明智的决定,省时、自由,三整天租车加油费七百左右,不算很大的开销;三是大理属于高原地区,紫外线比较强,需要做好防晒工作,大理白族口味都偏酸辣,非常有必要备上一些肠胃药。其余大家可以各有各的玩法,甚至不用做过于详尽的攻略,相信旅途中自有惊喜。(信息来源:东方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