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1岁男孩厂区水塘溺亡涉案公司赔偿12.9万元  暑期是溺亡高发段,大家一定要警惕!)

  5月16日,大理鹤庆县象山小学11岁的5年级学生小清(化名) 外出玩耍时,不幸掉进距村100多米的有机肥料厂内的深水塘里溺亡。家属认为厂方疏于管理,水塘周围杂草丛生,围栏破损,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导致出现溺水事故,于是提出80多万元的索赔诉求。厂方认为,死者存在过错,家长也监管不力,只赔付18万元。到底谁该来担责?最近,鹤庆县人民法院对这起生命权纠纷案做出一审判决,厂家担责40%,一审判赔12.9万元。

  事故

  11岁儿子深水塘溺亡状告涉案公司索赔87万元

  5月16日,星期六,杨接旺的儿子小清出去玩耍,到吃晚饭时都还没有回家。家人四处寻找,一直未果。当天晚上11点多,焦急万分的杨接旺报警求助。

  鹤庆县公安局金墩派出所及刑侦大队民警立即出警,帮忙寻找。5月17日下午3时33分,同村村民在鹤庆县中宝现代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宝公司)厂区内的一深水塘里,发现并打捞出了小清的尸体。从穿着看,小清并不是去游泳发生的事故,杨家人猜测孩子是玩耍时失足掉到水塘里的。

  2015年8月25日,中宝公司与金墩乡银河村委会签订农村土地流转承包合同,承包了银河村委会金翅禾村附近的一块土地用于有机肥生产项目,平时村民都叫其为复合肥厂。在该公司承包土地范围内,有一个长约5.6米、宽约7.5米的水塘。水塘水面1.5米、水深1.85米,距村100多米。

  小清的家人认为,中宝公司未尽到安全管理义务,出事时中宝公司安全围栏设施不到位,厂址内的水塘附近没有设置任何警示标志,导致小清溺水死亡。

  发生事故后,中宝公司先行付了10万元给杨家夫妇。几经协商,中宝公司答应赔付给杨家夫妇18万元。杨家夫妇不同意,6月3日将中宝公司起诉到鹤庆县人民法院,共计索赔87万元。

  认定

  中宝公司安全防护措施不到位承担40%的责任赔偿12.9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2020年5月16日下午2点左右,杨家夫妇外出务农,小清外出玩耍,直至傍晚时仍未归家,杨家人寻找无果后向当地警方报警 。5月17日下午3时33分,村民在公司厂区水塘内打捞出小清的尸体。经司法鉴定,小清为溺水死亡。

  本案中,关于小清溺亡结果承担责任主体及责任承担比例的问题,法院认为受害人小清发生溺亡事故时已年满11周岁,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在深水塘边玩耍的危险性具有一定的认知,其去长有杂草、设置有铁丝网隔离带的深水塘边玩耍的行为,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故对于其溺亡结果,小清有一定的责任。杨接旺夫妇作为小清的法定监护人,未对小清进行足够的安全教育,未能在周末期间照管好小清,未能尽到充分的监护职责,故对受害人小清的溺亡,杨家夫妇也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涉案水塘较大较深,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被告中宝公司对安全隐患不够重视,未在水塘边设置警示标识,也未及时修复铁丝网隔离带,未能采取有效的安全防护措施,使得不安全因素增多,存在管理上的过失。故对小清溺亡结果,法院酌定由小清本人及其父母承担60%,由被告公司承担40%的责任。

  7月22日,杨家夫妇领到一审法院判决书,法院判决中宝公司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合计12.9万元。

  一审判决后,杨家夫妇认为,法院认定涉案水塘的长度和宽度以及水深存在错误,遗漏了部分事实,导致责任分配比例错误。7月26日,杨家夫妇向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中宝公司应承担80%的责任比例,索赔70万元。

  新闻延伸

  一月来发生多起溺水事故

  儿童溺亡事件发生的时间段,大多在暑假期间。近年来,少儿不幸落入水塘导致溺亡的事件时有发生。暑期正值天气炎热,孩子们喜欢玩水避暑,暑期更是这类不幸事件的高发段。

  一个多月的时间,云南相继发生多起溺水事故。

  6月26日,镇雄县塘房镇凉水村一名初二男生在林口水库游泳时溺水失踪,目击者下水施救未果后报警求助,虽经消防人员全力搜救,男生最终溺水身亡。

  就在26日下午,镇雄县赤水源镇两个小学男生放学后没有归家,去水塘里洗澡,不幸溺水身亡。

  6月30日,曲靖市宣威得禄乡永乐村4名学生结伴去小库塘游泳时,其中2名学生不幸溺水遇难。

  7月8日下午1点半,3名少年相约到昆明凉亭砖瓦厂附近的一个池塘游泳,可因水性不熟,3人刚下水就遭遇险情,其中2人不幸溺水身亡,另1人被1名拾荒者救起。

  7月18日上午,一名女子带着两名男孩在昆明大板桥兔耳村附近一个水库玩耍捞螺蛳时不慎落水。经过救援人员的努力,3人都打捞上岸,但已经不幸溺水身亡。落水的3人是母子关系,两名男孩分别为14岁和7岁。

  溺亡事件12岁以下儿童占七成

  本报记者梳理统计发现,儿童溺亡事件发生的地点大多在农村和城乡接合部的沙坑、水渠、鱼塘等有积水的地方。而家长和学生的安全意识差,以及水坑、鱼塘等地没有有效的防护和警示设施则是造成这类不幸事件的主要原因。

  据云南省急救中心的一组数据显示,去年6月至9月,全省共发生未成年人溺水死亡事件17起,相当于平均每14天便会发生一起溺亡事件。其中,12岁以下的儿童占了该事件总数的71%。而家长监护责任的缺失,也是发生此类事件的一大因素。这无疑为各位家长敲响警钟,要重视对孩子的安全教育与监护,以免悲剧发生。

  入夏以来,气温不断升高,加上暑假已经到来,昆明盘龙江、宝象河边嬉水、游泳的人也逐渐增多。

  本报记者提醒广大家长必须承担起监护人责任,切实增强安全意识和监护意识,避免溺水事故的再次发生。

  律师说法

  溺亡责任一般会涉及三方

  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主任陈维镖认为,关于溺亡责任:溺水死亡的主体一般情况下会涉及三方的责任主体,一是死者本人,二是溺水地点的管理人或所有人,三是死者的同行人。死者本人对自身安全缺乏必要的注意义务,一般是溺水死亡的重要原因 ,承担相应过错责任;溺水地点的管理人或所有人,从社会安全注意义务角度出发,应负有防止、控制或消除该危险的义务。一般会因为疏于管理及放任危险,存在一定过错。在不能证明自己尽到应尽义务的情况下,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死者的同行人,一般会因为作为过错或不作为对死者承担过错责任,除非能证明没有过错,否则亦应承担一定责任。

  陈维镖说,就本案而言,深水塘的管理使用者中宝公司并没有尽到安全防护、警示义务的情况下,造成未成年人在塘区溺水死亡,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但是在责任主体的划分上,确实存在一定的争议。

  责任如何划分?死者及家长为何要承担双重责任?这成了争议的焦点。陈维镖说,责任划分存在很大的自由裁量权,最后还是要靠证据说话。当然,如果公司已尽到相关义务责任的,法律规定不承担赔偿责任;溺水孩子及监护人存在过错的,可以减轻赔偿方的赔偿责任。

  本报记者 夏体雷 文 受访者供图